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九十六章、熔化城
    “赶路,知道怎么走吗?撞见我洗澡都害怕了三天的向导大人!”薛璞嘴上仍是不饶。

      “哼!你那个棒球棒能把我弄穿了!我还敢看你洗澡?也不瞧瞧我这六七十斤的小身板吃得住你几分力!你若用到五分非要死在你身上不可!”小狐狸怒道。

      吕嘉一一脸发懵,俩人说的什么和什么,在吵架吗?

      “你说你自己和别的男人可以夜夜笙歌,为何独我不行?”薛璞神色严肃。

      “你塞不进来!”小狐狸猛地一怒。

      “那只是一方面。你对我的隐瞒我不追问,我薛璞不论你从前什么样子,但是今后谁也不许欺负你!那个倬西卡返程的水袋,五天的路程,我只给他们留了两天半的!剩下两天半天,他们只能喝尿!”

      小狐狸被薛璞的行为弄得哭笑不得,换了人家水袋,害人家两天喝尿,这种注意亏他想得出来,“幼稚!万一出了人命怎么办!?那个倬西卡明明是中了我的摄魂香,听我调遣分明是我欺负他,他根本就没和我...”

      “没和你什么?”薛璞神色轻佻。

      小狐狸一把推在他的怀里,脸上带着怒色:“呸,腹黑鬼!我让他睡了,我处女给他了,我还给他生宝宝了,给你看我这血!”说罢就要去掏自己的卫生巾。

      “傻瓜...”薛璞捂着脸,不知说什么好却也清楚她在撒谎骗人,不过看小狐狸吵架的力气知道她没什么事情,便也欢喜了。

      “脸还疼吗?”薛璞问道。

      “傻瓜...要你管。”小狐狸喃喃念着。

      科考队稍作休整之后,就再次出发。

      石谷越走越深,而不知前路如何的樱空桃子开始泛起了嘀咕,不由得问道薛璞:“薛桑...先知之海,我们该去什么方向?总不能到处乱走吧!”

      薛璞催着骆驼笑道:“驾,樱空小姐怎么能是乱走呢?我们从轮台西出,沿着古丝路走了这么多公里。想来已经到了古代龟兹国境地,古代中国讲究堪舆风水,这龟兹国虽是西域番邦,但是必然也受到我中华文明的熏陶。自古大城大邑都要依靠大江大河而建,这龟兹古国,虽在天山脚下却也不外如是,沿着这条古河道找到古绿洲,就必然能找到古代龟兹城邦,找到龟兹遗迹,法克吕先生的下落想必也能清楚了。”

      听了这话,众人纷纷面有喜色,加紧赶路。

      河谷不是很长,但是深度却足够,颇为避暑,科考队走到了半晚,便来到了河谷的出口。

      夕阳半落,万里黄云,远远前的一座雪峰赫然出现在天边。

      “你们快看!”周昀峰欢呼一指。

      贾文章教授推了推眼镜,不由得感叹:“是天山到了!是天山啊!”

      连日奔波骆驼也尥蹶子了,陈浩鹏胯下骆驼很不耐烦,差点把他悠下,无奈陈浩鹏下了骆驼。而骆驼却跑到地上去吃黄草。

      王泽斌隐藏身份一路上不能用剑,也不会说话,很是无聊于是就薅骆驼头发解闷,他骑的骆驼如今已是谢顶了。

      结果他便和薛璞换了骆驼来骑。

      顺着天山方向望去,虽然仍是一片乱石沙地,但是一些枯黄的植物已经有了些许。

      薛璞看着天山,四周环顾,瞧见这处沙漠,乱石堆颇多,而且乱石堆排列颇有规矩,旋即下骆驼,走上前去查看。

      看着这些似黄土是白石堆砌起来的土堆,风一吹直掉渣,然而这些土堆高的甚至有两三米高,而且又宽又大,薛璞心中多半有数。

      “贾教授你看这些石碓...”薛璞说道。

      贾教授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白发苍苍的他很快会心一笑:“好啊,好啊!大家快来看,这是人为修建的建筑。”掏出放大镜好个查看。

      他一招手,科考队的成员们都纷纷赶来了。

      “建筑?”陈浩鹏疑问。

      贾教授很是开心:“不错,现在不少古城墙遗址都和这些土堆一样,有的上面还长满了草。都是风蚀的产物啊。”

      陈浩鹏问道:“教授您能推断年份吗?”

      “具体年份无法判断,不过从肉眼上和风化程度来看,也有一千年以上。应该是古代龟兹国的城邑。”

      陈浩鹏大为一喜:“哈哈,我们发现了遗址?”

      熟悉文物工作的陈浩鹏很快陪着贾教授在做着文物的拍照和记录工作,而薛璞的脸色却蓦然一厉。

      他望着吕嘉一怔怔默然。

      “不对,当年如果沙漠中只是城邑遗址的话,以法克吕和秦九一两位先生的护航这一路上必然会顺风顺水,但是为何会遭遇意外呢?”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薛璞心头犹然而生。

      这古人的遗迹无外乎地上遗址和地下墓葬,这片遗址显然无法断定是不是法克吕失踪的地址。

      小狐狸听得土堆下面有文物线索,神色一喜直接用手去剥土。

      土堆一层层被剥离,突然她指尖一痛,竟然被石头的碎片割伤了。

      吕嘉一急忙去查看,薛璞则拿着小扫帚轻轻扫开最上面一层的砖土。

      很快一小块墙被清扫出来,然而出现的墙砖令薛璞感到吃惊,只见的遗址上的墙壁呈半光滑的黑色,外侧似乎有熔化的痕迹,确切的说是高温之下后天形成的墙壁发生了窑变后的熔化,有些融化的部分日久风蚀,变成许多细小的碎片。

      小狐狸就是被这些小碎片割伤的。

      薛璞向吕嘉一问道:“阿依莎,这西域人还会用瓷器筑墙吗?”

      “瓷器?怎么会?古代能烧制瓷器的也只有中国,丝绸之路上瓷价如黄金。再有钱也不能用瓷器来做屋子的啊?就是瓷砖也是现代工业窑才普及的产物。”吕嘉一说道。

      “不错,况且烧瓷产生的窑变也要达到一千三百多度。这正面墙都开始有些瓷化了,得多大的窑 子啊。”

      贾教授看着大家清理出来的有些许窑变的黑色墙壁,推了推眼镜,只觉得匪夷所思。

      而且大家清理出来的墙面也纷纷出现了墙体熔化后瓷化的情况。

      都是墙外面向北方天山的窑变程度高,而墙内几乎没有窑变现象。

      不过就算是如此,这个城邑也可以称之为“熔化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