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九十五章,骗人功夫
    话说这樱空桃子在吕嘉一处吃了一口暗憋,也不好明说,只得忍气作罢,却又装作清纯可人的样子一阵寒暄。

      驼队便准备休整一天,养足精神才去出发。

      风沙大漠,烈日熔金,倬西卡带着驼队,跋涉了两天,来到一处荒漠说什么也不在往前走了。

      只见得远方数里外,黄沙万里,沙丘起伏,风蚀岩石连绵不断,烈日的烘烤之下,光影发生了折射,真不知绝域之中还有多远。

      “再往里进去就是“先知之海”叻,这沙漠深处是胡大的火狱,我们也没去过!如今驼队死了人,我们得回去交代。前面的路你们外乡人自己走吧。”倬西卡勒住骆驼,对樱空桃子说道。

      小狐狸混迹在驼队团里,见得倬西卡要带着驼队成员走,连忙带着戴好面纱头巾的陈浩鹏,王泽斌上前说道:“领队你要是回去了,那科考队回来的路道路怎么去走呢?”

      “我们这几天走的都是东西往来的直线,是沿着天山余脉霍拉山走向西走的。若是找不见路,沿着天山回来就是,有什么难的?只愿胡大保佑他们别被炼狱收了去。”说罢倬西卡清点了一下人数,便要带着驼队成员离开。

      他色眯眯的眼睛打量着小狐狸的下身,从后面搂过小狐狸细软软的大腿,一边在她细嫩的身上蹭着,一边一双大手在她小小嫩嫩的身上摸索,说道:“哈哈哈,走吧跟阿哥回去,你可是答应让阿哥尝一尝没长毛的小女孩儿滋味。”

      薛璞瞧见这个壮硕男子把和小萝莉娃娃一样的小狐狸搂在怀里,做着当众猥琐的占便宜,薛璞登时震怒。

      小狐狸忙使眼色,让他停下,倘若薛璞吃醋坏事暴露身份,这数日奔波就要功亏一篑!

      一旁的陈浩鹏看了小狐狸的眼色,急忙和王泽斌一并赶上,拦住薛璞。

      那倬西卡身上又臊又臭,而小狐狸却是香喷喷的。

      小狐狸身子一颤,显然是身体敏感出现反应,显然极是痛苦,手捂着要害,两条细腿夹得紧紧的,喘息也愈发气促撩人。

      面纱之下的一双大眼睛,销魂迷离,修长的睫毛似蝶翼一般,振振呼扇。

      她的全身急剧且婀娜的扭动着,双靥之上,已经遍布红晕。

      很明显,小狐狸能带着大家混迹驼队,而得到倬西卡同意,就是用美色相诱,许他事成之后可以对她随便。

      而到了“先知之海”之后,倬西卡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冲动了。

      小狐狸的身子敏感,比旁人怕痛,同时对于抚摸后的反应也十分强烈,薛璞和她生活之时都很少摸她的身子,知道她体质与旁人不同。

      如今见她被人当中虽然隔着衣服如此占便宜,而自己又无能为力,薛璞心底甚不是滋味。

      见了这一切,吕嘉一也暗暗吃惊。

      众人无语之时,倬西卡突然精神一竦,目光顿时呆滞,大嘴猛张口涎流出,小狐狸却又神色自若了起来,眼眸妩媚坏笑忙扯着倬西卡的手离开了众人视线。

      二人来到了一处风化岩石后面。

      过了一支烟的功夫,听得几记大大的耳光,小狐狸几声疼哼,和倬西卡粗犷的咆哮之声,小狐狸带着倬西卡从岩石后面走了回来。

      倬西卡依旧目光呆滞,却便走系上了腰带,而小狐狸虽有面纱嘴里却似乎含了,或是吞咽了什么东西。

      小狐狸两条玉腿夹得紧紧的,单手掩着裆部怕什么东西露出,走起路来也蹑手蹑脚不敢迈步。

      她垂着头羞答答的避开吕嘉一疑惑的目光,取了水袋不停漱口,还提醒吕嘉千万不要看。

      又拿了纸巾,说是去找地方解手,自己蹲在地上擦拭了好半天。

      而吕嘉一无意当中窥见,小狐狸白皙的脸上平添了一道深红的掌纹。

      人群当中发泄完毕的倬西卡道:“诸位没事了,我带着十三名队员回去,留下四名队员跟着大伙进入“将军原”。”

      薛璞神色一愣,倬西卡平日里都依照他们的叫法称之为“先知之海”为何会突然改口成为汉人口中的“将军原”?

      此时瞥见,远处蹲在地上擦干净身体的小狐狸,心头一颤原来又是小狐狸在搞鬼。

      只看她从包裹里,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放心爱”,顺水喝了下去,身体酥软无力别有风致欹在沙地上安静的休息。

      离去的驼队,给科考队们留下了十多匹骆驼和十五天的水粮。

      樱空家的人也让随从跟着回去报信,只留下樱空桃子和王晓东,伊贺高丸,大山倍力,麦克特鲁这四名高手。

      而留下队员,便是吕嘉一,小狐狸,王泽斌,陈浩鹏这四个混在驼队里的同伴。

      算上薛璞,周昀峰,贾文章教授,科考队也只剩下十二人。

      而冒充向导的小狐狸则以向导领队的身份,带着大伙前进。前路渺茫小狐狸也之推脱说,她和其他成员也从没来过。

      这将军原,黄沙万里,依旧是丝绸之路的古道。

      科考队们走了半日也没发现,这里和沙域外的道路有何不同,直到他们驾着骆驼来到了数里外的延绵长石谷中。

      这一片延绵数里的石谷,气温稍凉,刚好成荫,石谷最深的地方有二三十米深,最浅的地方也不过一人高度。

      石谷沟壑纵横,偶尔看见枯枝古木和动物遗骨,顿时倍感萧条。

      陈浩鹏说道:“这处地方应该是,古代天山下的河谷,后来河水干涸方才形成的。”

      “不错,看样子这河谷应该也干涸了几万年了。”贾文章教授答道。

      听得二人的讨论,薛璞打着瞌睡,优哉游哉的骑着骆驼。他回头想去关心小狐狸,而小狐狸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和规避他。

      科考队驻足休息,小狐狸看了看手表,从拿过什么药又服了下去。

      看着如此模样的小狐狸,新入队的吕嘉一甚是无措,心底不禁生出太多疑问。

      “小狐狸...你和璞哥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怎么可以和那个倬西卡如此那般呢?”

      “关系?”小狐狸的眼睛泛起无尽悲意,似有神伤:“我和他又能有什么关系,若是有不过是嫖 客和妓 女罢了。”

      吕嘉一看着清纯可人的小狐狸就是没长成的个小姑娘,心头一愣:“妓....女?”

      “噗~对啊,我七岁会骗,八岁会抢,九岁杀人,十岁给人舔,我十二岁把处女傻乎乎的给了男朋友,结果他却让我怀了孕,我十四岁做了援 交每天最少要接三回客人,十五岁被黑人白人轮着上,算上今年年初我打过四次孩子,我被人滴过蜡,灌过肠,打过鞭,烫过情疤,用刀子写过字,塞过大的小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我千面狐狸,没有名字只有绰号,知道为什么吗?”

      吕嘉一心生同情,双目颤动轻轻捂住小狐狸的肩头,却听小狐狸说道:“我千面狐狸,是个不折不扣的烂女人。”

      正说到这里突然吕嘉一脸色一变,只看薛璞闯了过来。

      小狐狸心头一颤,有些呆滞...“刚刚你都听到了?”

      薛璞目色一怒:“你之前和我说,你十三岁被歹徒糟蹋了?我还对你心生怜悯,今天又骗嘉一说你十二岁给了男朋友。一个连看我洗澡都要捂眼睛的人,在这里骗嘉一真是过分!”

      似有悲伤的眼眸瞬间变得狡黠无比,小狐狸道:“哼~你懂什么,谎言是女人的修饰...不和你说了,我要去赶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