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九十四章,真假之握
    那老狼王亦是身经百战,目光斜视,匍匐蹲身。

      正见薛璞挥尺杀到,它旋即抖擞鬃毛,回身一咬,激起一片烟尘!

      见得薛璞闪避,迅速后腿猛蹬,一双巨爪狠扑在薛璞肩头。

      “好大的力!”薛璞一声感叹,只觉得对面有龙虎之力,薛璞横尺一架,身子不自觉的后栽。

      突然,老狼王大嘴喷张,空气里尽是血肉的腥臭。

      老狼王神色狰狞,獠牙似两排力起的钢刀,这一口一下去非人要成两截不可。

      薛璞脚下蹬地,顺势施展“罗天十二桩”马步顶膝,沉肩坠肘,身子后仰,双臂上扬,把狼王正往身后去带,好一招“野马分鬃”,这老狼王的巨力瞬间消弭于无形!

      不料巨狼的前爪搭住薛璞的肩头,后腿顺势跟上,砰的一声两个粗壮的后肢正蹬在薛璞的腰间。

      那巨狼何等之大,一瞬间把薛璞裹倒,地下厮打起来,激起阵阵烟尘。

      薛璞心道不妙,只觉得老狼王虎 躯猛拧,狼腰巧动,一顿天旋地转,把薛璞按在地上。

      那大口立刻扑来,身边小狼也顷刻跟上。

      谁知薛璞手中“量天尺”施展棒法,双臂横架长铁,一下顶在老狼上颚口中,它闭嘴之时,獠牙正贴着咽喉一划而过,险些毙命。

      然而他神色不慌,眼见身边无数小狼扑上,他右腿似钩偏踹老狼腹部,左肩猛进靠住老狼咽下,令其咬不到自己,左手挥爪顺势猛戳老狼王右眼。

      老狼王一双招子仅剩一个,见得薛璞铁指,急忙后撤。

      薛璞觅得机会,右手撑地身体顺势跃起三尺,半空之中顺势用“量天尺”挥了一圈,长铁呼啸一阵罡风扫过。

      周遭狼群规避锋芒,不敢冒进,薛璞顺势挥尺反击,一招“辜云打狗”正击在老狼膝盖。

      那“量天尺”是何等神兵,无支祁尚且对他十分忌惮,又何况是老狼王?

      “呜唔!”老狼王前爪猛痛,向后猛缩,抽搐了几下,踉跄要走,前爪苟罗起来不敢着地,赶忙遁走。

      看着手中神器,薛璞方知这“量天尺”的威力。

      “孽畜休走!”薛璞铁尺挥上,虚晃狼头,反打狼腿,虚击前爪,反抽狼头。  砰砰狼王几声怪叫,被薛璞打得反复挣扎,嘴角肿的老高,仅剩的一只眼睛也耷拉下来。

      薛璞侧身跨步,骑在狼身对着它的屁股一阵猛击。

      “呜呜呜呜....”那野狼王被薛璞打得呜咽不止,频频示弱,疯狂窜到一处岩石之下,把头埋进沙土,又是开始摇尾乞怜了。

      见得狼王落败,薛璞心动恻隐,所谓万物有灵这动物亦不例外,看着远方巨岩之上,狼群眼见得攻破驼队的驻守。

      薛璞勒住狼头怒斥道:“孽畜,还不住手!”

      这狼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薛璞,丝毫没有了起初的轩昂嚣张的气焰,在薛璞的量天尺下乖顺的像一条小狗。

      薛璞很是无奈,禽兽就是禽兽,驱利而来,利去则散,弱则卑服,强必盗寇,无仁义廉耻其天性使然。

      所以说中国古人以禽兽类比四方蛮夷,这个比喻委实恰当不过。

      群狼见得首领被俘,无顾首领死活,可是看着驼队们浴血奋战,打死打伤狼群无数,早就萌生退意,见得群狼首领呜咽,开始陆续撤退,很快沙漠之上就剩下几匹重伤难退的病狼了。

      终于天边一片新红之时,大漠之上一片血色,狼群终于全部退去。

      大石头之下,众人一番休整,一夜肉搏,驼队里十多人各有轻重的受伤,而五位成员不幸去世。

      科考队员们感伤不已。

      薛璞压着他生擒的狼王,问道:“大家觉得如何处置这匹狼王?”

      众人犹疑之时,向导倬西卡登时震怒,拎起砍刀就要杀了老狼王泄愤。

      刚才还胡大的狼呢,这狼群一退就要泄愤,委实令人无语。

      眼见手起刀落,吕嘉一赶忙拦下:“你这个鸹貔!不行,不行啊!”

      一旁的周昀峰说道:“对啊,有什么不可?这老狼王给我添了这么些麻烦,死了多少人啊,怎么就能把他放了!”

      樱空桃子看着这个少女,神色一凝开始疑惑便也问道:“姑娘,为什么?”

      她始终不是中国人,故而听不出中国人口音的分别。

      否则情急之下,吕嘉一爆出的秦腔,定会令樱空桃子和他的手下们生疑。

      为此,薛璞心底捏了一把汗。

      薛璞周昀峰等人说的都是东北话,而小狐狸平时和薛璞讲东北话,和吕嘉一却满口关中方言,和新疆驼队便是新疆口音,和贾教授说话却又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和薛璞斗嘴的时候还带着京味说切口。

      小狐狸陈浩鹏等人也是暗自觉得把狼这么杀了总归不好,可是总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大伙愿闻其详,只听吕嘉一当众说道:“大家听我说,有道是夷狄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这夷狄如禽兽,这禽兽也好似夷狄。如今这沙漠当中的狼群部落以此狼王,马首是瞻。倘若这狼王被我们杀了,沙漠里群狼无首,难免会出现新的狼王。

      到时候新狼王不惧怕人类的厉害,还会带着狼群继续袭击人群,然而这老狼王今日被璞哥教训了一番,而从此对人类有了敬畏,回去狼子传狼孙,狼群几世几代都不敢侵犯人类,如此岂不是一劳永逸吗?所以我建议,放了老狼王。”

      听到这里,薛璞也心中赞叹,这个小姑娘不愧是家学渊源,心有聪慧,只是内心尚在单纯,不晓得这时在人前出彩,实际上是会引起樱空桃子的注意的。

      虽然樱空桃子认不出吕嘉一来。

      于是樱空桃子脸色阴鸷了一下,又换成单纯的笑脸,一手轻搭在吕嘉一的手上,装笑着说道:“哈哈,姑娘好见识!听了姑娘的意见,在下茅塞顿开。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小狐狸忽然一惊,心知樱空桃子起疑,目色全对在二人身上。

      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众人瞬间安静了片刻,大漠上只有风声。薛璞心知一旦吕嘉一的身份识破,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看着樱空桃子,轻搭着吕嘉一的端起来的手,薛璞心知这女人,练过空手道的手刀。

      倘若一旦有变她立指为刃,一下子就能戳中吕嘉一的小腹,顺势一掏这肠子可就出来了。

      仇人在侧,吕嘉一怎能全无应对,她捂住樱空桃子的手顺势一推,后撤半步:“我叫阿依莎,论起见识怎么可以和法克吕先生的后人相比呢?”

      这话不温不火,装作无知,却直戳樱空桃子的心坎,她这个冒牌后人顿觉自己被人暗讽一下,心底万般不是滋味。 

      而吕嘉一口中的“阿依莎”正是她在驼队中的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