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九十三章,地支十二阵
    沙漠夜黑,狂风怒卷,很快一场沙尘暴就要吹来了。

      巨岩之上,骆驼一阵惊厥,开始骚乱,科考队们一边要安抚住骆驼,一边还要对付下面的狼群无疑增添了不少困难。

      吕嘉一见得骆驼发毛,使劲扯住缰绳,那骆驼极大脖子一扬,就要把她丢下悬崖。

      正好骆驼的缰绳被薛璞勒住:“嘉一,你小心啦!”

      “嗯!”

      说罢薛璞纵身一跃,跳下巨岩石。

      吕嘉一手中的缰绳已然平稳,骆驼的惊恐消去。她怔怔的看着薛璞长身俊,神采照人的背影腿,一时痴了。

      想起男子举手投足间,谈笑春风,又是儒雅随和,少女明眸闪动不由得生出情愫来,心底只喃喃祝福他小心,眼神也不由得随之去了。

      她面对薛璞的神色,全看在小狐狸的眼里,小狐狸忽然眼神落寞,苦笑一番。

      只看得薛璞一人跳下,瞬间吸引力无数饿狼的注意。

      饿狼瞬间如浪潮一般冲了过去,开始对薛璞拼命追逐,沙漠之上甚是壮观。

      看着潮水一般的狼群,薛璞把刀咬在嘴里,迅速疾跑袖子一挥,手结雷法印,心底默念“纵地金光。”

      突然,旁边的狼群迂回,从斜刺里包抄了薛璞的前路。

      后面几十头饿狼,已然跟上。

      薛璞手掐奇门神遁,神行百变,两个薛璞跃上扯住狼身,开始撕扯搏斗,结果狼群一拥而上把他们扑倒在地,中间的薛璞继续奔着狼群后的狼王去追。

      不料身边无数饿狼冲来把他扑倒在地。

      千钧一发之际薛璞,的另一个化身飞出,紧接着又化成了三个分身。

      那狼群来时凶猛,当中两个已赫然被狼群扯住,他们顺势推在剩下一个薛璞的腰间,把他推了出去。

      那狼王在沙丘之上,见得有人来追,有些吃惊,一声呜咽便要遁走。

      怎生见得薛璞,已经赫然杀到沙丘坡下。

      他手握利刃,从远处十多米的地方起手就刺,利刃猛举,身子也随之袭来。

      狼王刚一俯身,薛璞已然冲到了三米之内,动作之快更似雷霆,好一招“仙人指路”

      不由分说利刃已刺到跟前,转瞬之间,狼王已然到了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之境。

      突然一只快狼杀出,拦在中间,正中薛璞的刀刃,一下子便把薛璞手中的刀刃撞翻了。

      “什么?!”薛璞倏然一愣。

      只看十二头白狼个个身材健瘦,肌肉雄壮,他们四下盘桓很快便把薛璞围住。

      薛璞赫然一愣,这些白狼,毛发浓密,气势沉稳,肌肉壮硕想来都是狼群中的个把好手。

      难不成是狼王的护卫?

      那老狼王也不逃脱,蹲坐在高丘岩石之上。

      见得护卫在此,顺势一嚎,白狼们结成阵势...

      只看那老狼王双眸湛亮有神,渊渟岳峙,鬃毛花白,但瞎了一只眼睛,一副饱经风霜之色。

      它嘴下的白鬃好像一撮胡须,骨骼雄健,一匹巨狼竟然比猛虎还要硕大,毛色异常漂亮。

      薛璞目光一利,扯出量天尺来,心中忽凛:“原来是狼妖。”

      人修成仙,兽炼为妖,这天山脚下,得龙望水,自是天下间少有的洞天福地。

      洞天福地灵气充沛,自然滋生各样的奇花异草,怪石美玉。

      兽类本就比人类更善于感悟天地灵气,所以触类旁通,无意中成为成为妖精不足为奇。

      只是这样的兽类,没有开蒙心性,智慧和能力也只是比同类兽族更高一些罢了,所以称之为“妖兽”。

      薛璞手中握得就是当年大禹手中的“量天尺”,大禹治水,一路上开山摧石,降妖除魔。

      这“量天尺”自然是他的神兵利器。

      不过他既然是尺,便是用于测量,自然也有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属性。

      而且究竟能使用出多大威力,也要根据使用者的修为进行加成。

      若是一介凡人使用,不过是一根犀利的铁鞭铁锏罢了。

      十二个白狼,依照老狼王的指引,结成了战阵,依照十二地支将薛璞围在中间。

      突然,上下四方,白狼突袭左右四方尽是攻势。

      薛璞持手持量天尺,奔着西方申酉位,两只狼去攻打,结果北边亥子两只前来救援,谁知左边土位的一只巨狼有斜刺里撕咬,好一个冷不防!

      薛璞手里量天尺猛挥,眼见其余十一只狼,一并突袭。

      瞬间一顿乱咬。

      薛璞身法迅捷,躲开攻势,自己险些被狼群咬住脖子。

      他望向远处的狼王,兀自深思一凛,地支十二阵?薛璞怒色一看,真不知这老狼王还有这等本事。

      兀自神色一凛,严阵以待。

      所谓地支十二阵,便是依据十二地支的方位,五行生克关系,来组合形成的阵法,阵中或人或兽,依照此法的规律进行配合攻击,施展起来鬼神莫测,可以使阵中的威力陡然增加数十倍。

      薛璞环视四周,他身为灵探自是深谙,阴阳五行,天干地支。

      不由多想,狼群顺势袭来,在他东南西北,一顿乱咬,薛璞只得闪躲招架,险些遮拦不定。

      只看得一狼越起,一狼复击,薛璞趁势反击,目标一退,四面八方又是恶狼袭来。

      置身阵中,已然是杀机四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了。

      薛璞半伏在地上喘着粗气,夜色清冷,他却已然汗流浃背了。

      看着远方巨岩之上此起彼伏攻击巨岩的狼群。

      他忽然心中有数。

      阴阳五行,相生相克自是天地间自然的道理。

      然而他身为灵探自然要比别人理解的更透彻一些。

      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对应了“东西南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的八方地理。

      正好形成一个四方闭环,把薛璞围在中间。

      而这个方位闭环,恰好是后天八卦之数,便是,亥子在北,寅卯在东,巳午在南,申酉在西,而丑辰未戌,分别对应四隅,东北,东南,西南,西北。

      丑辰未戌正好在东南西北中间的四隅之地,故而属土。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土位恰恰是作为大地承载万物。

      而地支十二阵中的阵眼,或者说基石就是在这四隅土位上。

      所以只要破了土位,此战必胜。

      薛璞心中暗喜,以鞭使剑,正使出从王泽斌那骗来的“木笔剑法”中的“花木逢春”一招,手中“量天尺”剑花顺势一转,身子跟着剑招顺势刺出。

      这剑此出去并不迅速,只看薛璞的步伐诡异身体似植物的枝干一样,缓慢前进,但路线上却是十分巧妙的穿梭尽狼群密布的身体四周。

      显然是柔和了太极劲在内。

      他脚下迈着九宫八卦步,纯以劲力灌输在兵刃的威力,揉开狼群,一剑抵进。

      那守在阵眼的土狼赫然一惊, 不由得趔趄,反应过来时只看薛璞的兵刃,已然撞在饿狼腰间!

      “呜呜——”

      饿狼一声呜咽,被击飞三丈吐了满口的血液。

      其余白狼瞬间混乱了,地支十二卦中,皆为整体,不可分割,这一下损了一员阵眼,阵法一下迷糊大乱,而且又都是狼,这样地支十二就是人也未必立刻排的明白四正四隅,何况是狼呢?

      结果阵法一乱不要紧,野狼们陷入了迷惑,而陷入了攻不敢攻守不敢手之地。

      它们前后踟蹰,匍匐着爪子,大眼瞪小眼。

      薛璞觅得机会,挥尺而出,手中量天尺如同一杆乌墨色的游龙,反复挥击很快十二头精英白狼被打得骨断筋折,四下逃走。

      而老狼王也见势不妙,横跃而出,四爪飞腾,紧忙逃走。

      怎料薛璞手中的“量天尺”已赫然挥到老狼王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