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九十二章,岩壁大战
    狼群如潮水般涌上,小狐狸在狼群中苦苦支撑,照理说以她的轻功在狼群之中,应该是来去自如,会轻易脱困的,但是不知为何,她的身体太过虚弱。

      一番搏斗下来,竟然一脚软下,倒在地上。

      只见狼群跟上,撕咬而来。

      突然一块非金非玉的乌黑铁棒拦在中间,她定睛瞧去薛璞已然打退了狼群,把她护在身后。

      “上来!”薛璞一声呼唤,单手一扯,把她背在身后,手中的“量天尺”施展剑法,左砍又击,似一杆神出鬼没的钢鞭,把群狼震慑一旁。

      那量天尺胜钢摧铁,坚不可当挥落之处,无数豺狼骨断筋折。

      “薛璞...”小狐狸见得薛璞及时出现,心底忽然暖暖的,看着荒原恶漠,萧条风沙,竟然在眼里也变成了无边风景,清风明月了。

      只把头轻轻埋在他的肩头。

      很快薛璞杀出一条血路,把小狐狸背上了巨岩,驼队们都守在上面,狼群在外侧围堵的层层叠叠,水泄不通。

      狼群一时间难以攻上,但是沙漠深处想在群狼的围堵下,是实在没有脱困的办法的。

      众人带在岩壁上一筹莫展,倘若狼群把大家围困,到了白天之后,烈日如火,不葬身狼腹也要被太阳晒死啊。

      向导倬西卡跪在悬崖边上,对天而拜,嘴里念念有词说着他们独有的语言,不停的念着古兰经。

      “是胡大发怒了!这里是先知的禁地,外人闯入把胡大惹怒啦!!于是就派下了天狼,来消灭我们!”

      科考队们虽然都要秉承着科学思维,但是从这里被称为“先知之海”开始,这片沙漠就赋予了诡秘色彩。

      谁也不知道,这沙漠里到底有怎样的杀机。

      心里也都纷纷开始对着似有非有的所谓“真神”去祈祷。

      而且,一番搏斗下来,已经有十余人各有程度的受伤,而且驼队当中也有人牺牲。

      领队倬西卡一慌神,队员们也开始骚动:“对对对,一定是胡大降下来的惩罚,我们善闯了圣地,是犯下了大错啊!”

      几个当地维疆人开始骚乱:“既然已经犯下罪责,我们只有以身殉教,才能进入天堂!”

      两三个人用猎枪指着,科考队中的薛璞和贾文章教授骂骂咧咧:“对,就是这帮肮脏的汉人一定闯入圣地玷污了先知之海!我杀了他们然后再殉教,才能平息天神的怒火啊!”

      结果这话说完之后,一呼百应:“不错,杀了他们!胡大兴许就会放过我们啊!”

      说时迟那时快,驼队们纷纷举起了枪支,对着薛璞。

      樱空家的一众人员见了此番混局,竟然各自无所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状。

      周昀峰急迫道:“你们干什么,我也是汉人!存心欺负我们啊!”

      樱空桃子点了一颗香烟,掐着腰慢慢抽着,看着众人内讧,甚是瞧不起。

      她也不管情郎周昀峰的安危,看着如此巨石也是无聊的摇摇头。

      薛璞示意带着面纱伪装成驼队的王泽斌,陈浩鹏,小狐狸,吕嘉一等人不要轻举妄动。

      吕嘉一看着驼队们猎枪,一个个枪口都指着薛璞的脑袋,虽然面纱遮蔽,但是眼瞳由于急迫担忧不由得乱颤。“璞....”吕嘉一刚要拦在中间解释。

      谁知小狐狸轻轻扣住她的手:“不怕,他可是薛璞。”

      只见人群当中,被猎枪指着头的薛璞,神色从容还在嬉皮笑脸,突然他双手一举,做出鬼脸:“略略略~开枪吧~你们没子弹~”

      “什么!”

      “子弹呢?”

      驼队众人一并慌乱,八九个手持猎枪的驼队成员,猎枪上的子弹竟然全被卸下。

      只看薛璞举起的双手中,噼里啪啦的子弹从手里滑落。

      吕嘉一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似看见了什么生平未见,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这样的操作,在薛璞的朋友眼中却如理所应当一般。

      “他是怎么做到的?!”吕嘉一问道。

      只听得身边小狐狸笑着说:“凌空摘星~我教他的~”

      人群惊愕之余,看着巨岩坡下的狼群,跃跃欲试,又要跳上岩壁。

      驼队众人又开始心慌了。

      薛璞笑着说道:“听没听说过“飞龙探云手呀~”我们三十个人,十五杆猎枪,三百发子弹。而狼群不过三四百匹饿狼。就是十枪打中一个,我们杀他一百条野狼,这些狼也该打退了!”

      驼队成员没被薛璞的手段搞得惊愕,却又一个个愤愤不平,过来许久方才明白过来,这些野狼虽如潮水,但是只要奋力一拼还有胜算。

      贾文章教授担心极了,推了推眼镜,来到薛璞跟前说道:“小薛同志,现在这么危险的情况我们该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而樱空家的人却一副不温不火的模样,好像他们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脱困一样,也对,樱空桃子身后的四个保镖,的确是她不惧任何危险的资本。

      此等危局,薛璞责无旁贷,只看人群中,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拦在要开枪的众人中间。

      正是脸色惨白的向导倬西卡:“你们要干什么!这是胡大的狼,是来惩罚罪恶的,你们不可以打他们!”

      薛璞冷言相对:“我只知道“命自我求,福自我造!””

      驼队们也面面相觑,巨岩下的狼群开始向上跳了,骆驼虽然行动缓慢,但是可以攀登,也是凭借人力硬拉上高高的岩石的。

      而狼群想要跳上这巨大岩石,则需要费劲很大力气。它们一个个向上踊跃而跳,来回扑腾。

      周昀峰不会开枪,拾起地上的石块就往下狠砸,一匹瘦狼,倒霉被砸的头破血流。

      只看一匹饿狼尤为健壮,纵身一跃,前爪搭上了石壁,一下又向上蹬了半空。

      直接窜上了石壁,樱空桃子眼疾手快,双管猎枪砰的一声,射在狼的腰间,一股鲜血炸裂,死掉一匹。

      只看沙漠之中,一匹头狼仰首高嚎,嗷唔——!!!

      狼群立刻结成阵势,在崖壁北面聚集了重兵,狼群密密麻麻排在一起,争相跳跃,誓要在北面攻上。

      驼队的火枪,开始射击狼群,砰砰砰的火苗不断。

      很快狼群留下一地尸体,谁知这些狼群锲而不舍,继续进攻,狰狞的血口呲牙咧嘴。

      丝毫不因为同伴的牺牲而气馁,想来是这么多的肥肉太馋人了。

      三十数量的人驼,足以让他们撑过很久。 突然,一个驼队向导一声大吼:“诶呀!!!”

      只看他被一匹饿狼从后面扯住了脚踝,顺势一扭掉了掉下岩去,摔得摊在地上,几十只野狼蜂拥而至,转眼变成一具骷髅。

      谁知就在众人惊愕此番惨状之相时,一匹野狼趁着队友掩护,跃上岩壁,一口咬在了向导倬西卡的肩头。

      王泽斌隐藏身份不好暴露真是手段,只看得倬西卡被队友们扯住了脚踝,那狼咬住倬西卡的肩头一撤,把他的户外夹克撤掉了,还好不是大伤。

      很快驼队们射杀了那只偷袭而上的狼。

      众人不禁感叹,原来这狼是以前面的佯攻,来换取后面快狼的偷袭。

      好一招声东击西。

      茫茫大漠之中,人类竟然中了饿狼的计谋。

      薛璞说道:“这狼久在大漠之中,贼滑的很为首的头狼是总指挥。它每一次嚎叫,都有新套路,他们既然声东击西,我们不妨就将计就计,和他赌一赌!”

      樱空桃子知道了野狼的厉害,也开始着急了:“赌?怎么赌?薛桑你快想想办法啊!”

      薛璞说道:“他们正面佯攻,布下重兵,我们就猛打他们正面,把他们的重兵打得元气大伤。看他们还不退?”

      “有道理,三分之二的狼群都在这里,击溃主力狼群必退!”樱空桃子点了点头,其余樱空家的保镖也纷纷表示同意。

      情形紧迫不容分说,驼队的火力开始急速压制,岩石正面的狼群,见得火蛇出动,篝火通明。

      很快在薛璞的指挥之下,正面的狼群留下了满地尸体。

      可是狼王的叫唤仍然不听,指挥着狼团继续赴死,不断冲锋。

      那嚎叫指挥的狼王在夜色当中毛色白的发亮,鬃毛随着夜风渗透出凛凛威仪,它必然是这大漠中的先知。

      而这位“先知”却隐匿在夜色当中,很少出现在众人眼前,很明显,他是要保全自己。

      狼王的嚎叫和指挥,令得狼群的进攻有条不紊,群狼只见的配合,反复攻击着实令人防不胜防。

      好在驼队的求生欲强烈,即便是拉栓猎枪,在手中的射速也是极快的,火力压制使得狼群寸步难行。

      而守在后面的小狐狸,陈浩鹏等也用手里的长刀驱赶着偷袭狼群。

      交战了许久,前头的狼终于有了退却之意。

      吕嘉一暗地里扯过薛璞小声说道:“璞哥你看,这沙漠中的野狼都是大大小小,不同的狼部落组成的,很多还不是同一种狼!”

      “嗯,不错!”薛璞回答。

      “很明显,这些狼部落在没遇见我们之前都是比邻而居,并不团结,想来还在为争夺生存领地而争斗。这老狼王有意让,别的部族的狼送死,而自己部落的狼没有向前。”

      “没错,是这个道理!”薛璞说道。

      吕嘉一说道:“所以我们只要,射击把它杀死,狼群就会退却了。”

      “这老狼鸡贼着呢,他出现极少,刻意在规避我们的子弹。你看现在都瞧不见他了。”薛璞说道。

      “那该怎么办?”

      薛璞看着激烈的战况,拿过刀来:“看来我得亲自出马了。”

      说罢,薛璞拿着刀,跳下岩壁手掐纵地金光直扑老狼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