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八十四章,什么叫箭圣
    薛璞一说比赛弓箭,实际上正中了这个伊贺高丸的下怀,他既然是兵法大师,那么古战场上最强的杀人技便是弓箭。

      如果箭术运用得当,一场鏖战之下,一个神射手可以解决数倍于自己的敌人。

      而作为兵法大家的伊贺高丸,最擅长的便是弓箭。

      传统弓的亚式射法和欧洲的地中海式射法不同,东方的弓箭,箭支在弓臂的外侧,且弓臂没有箭台,使用的是拇指扣弦法,所以对于骑射和连发更为有利。

      不过对于新人来说,由于箭支在弓背的外侧,所以箭支的弹道是找不准的。

      而作为老手,箭矢的弹道却可以通过扣腕转弦来得到一个趋于完美的视角。

      薛璞心知当中差异,周昀峰对于弓箭也是新人,所以看不见弹道的他就是盲射。

      而对于宗师级别的伊贺高丸来说,这样的比试不过是狙击 手对战盲人。

      小老头伊贺高丸,瞑目一看周昀峰的胳膊,虽然粗壮有力,但是手上并没有老茧。

      很明显是个小新人,心底更是嘲弄:“我百米可中红心,他是五米也会脱靶的选手。”

      伊贺高丸并不是瞧不起周昀峰,而是这百米中红心是他日积月累所练就的神技,古战场上弓箭的威力多在于齐射时候的火力覆盖,就是真正的弓箭手,所射之箭八十步之外也不过是大致位置。

      而百米之时箭的威力已然下降,能射中红心已然是天下少有的神箭了。

      至于新人,薛璞才学传统弓箭之时,由于弓弦的硬度,和不知道弹道,也是五米脱靶,十米打鸟的境地。

      文物局的大院以前是部队训练的操场,有七八百米的周长。

      平日里正租用给传统弓俱乐部使用。

      双方立于靶场之内,远远望向七十米外的箭靶。

      夏日午后阳光明媚,照耀的大地一片炙热,操场上长风一吹,一片烟尘。

      烟尘之后便是肉眼都很难看清的靶子,周昀峰又是个四百度近视眼。

      周昀峰刀架在脖子上心底有点发憷,薛璞却有了主意,扯过周昀峰的耳多微微一笑,和他如此这般的说了半天。

      “嘿嘿嘿,大老铁,你挺奸啊!有点我的智谋啊!”周昀峰色眯眯的小眼一阵窃笑。

      樱空桃子带着大大遮阳帽衣服一副欧洲贵族装扮,站在人群簇拥当中,看着周昀峰对她暗送秋波:“周桑,干巴爹!”

      周昀峰甚是开心:“奥利给!!”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冷静不语,心知薛璞救了周昀峰一命。

      都等着看周昀峰出丑。

      矮张飞王晓东骂骂咧咧道:“他丫的,他一个生瓜蛋 子拿什么比!你们倭国这个大师不会也是假的吧,磨磨唧唧咋不比呢!”

      谁知这王晓东话音未落,众人集体一惊,听得靶场之上...

      砰——

      砰——

      砰——

      只见伊贺高丸,伸手取箭,张弓扣弦,开弓满月,箭支连续而发!

      十声弓弦响声,七十米外的箭靶红心上,已然多了十支箭簇,周昀峰瞬间懵逼跟着一并鼓掌:“我去牛逼牛逼!”

      谁知这小老头还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听得周昀峰夸赞,向周昀峰鞠了一躬:“献丑了!”

      这小老头甚是镇定,整理整理衣襟,退居台下还顺势把弓箭递给周昀峰,装作诚恳嘲笑道:“呵呵,周桑到你啦!”

      教授贾文章推了推眼镜说道:“真有大师风范啊!”

      结果弓箭的周昀峰,忽然双臂一沉。

      这弓虽然不重,但是却是磅数较高的传统弓了,足足有七十磅拉力。

      周昀峰的臂力虽然可以拉开,但是没有经过训练,这弓弦勒手啊,正常人连五十磅的弓都是拉不稳,更拉不满的。

      不对!周昀峰在怎么拉的弓!不对,他开弓的方式是和电视剧里学的吗!用亚洲传统弓,使用地中海射法!?在场的观众都蒙圈了。

      这人有毒吧!

      只看周昀峰不用亚洲传统弓的大母手指拉弦,居然用右手四个手指头拽住弓弦,把弓箭侧架在弓背左侧。

      这是典型的地中海式射法,等等,他在抖什么,他分明是拉不动弓在抖动啊!

      周昀峰的右手被弓弦勒的快要出血,他自己看手指都开始发紫了。

      要知道地中海式射法虽然能瞄准,但是不能把箭压住,而且准度和速度都有问题。

      周昀峰一旦颤抖者开弓,很容易就脱手,这箭矢飞出去,必然打鸟。

      这样的纯业余射姿看得樱空桃子抿嘴直笑:“哈哈哈,周桑还真是幽默不羁,举止不同于凡人啊!”

      薛璞吐槽:“我擦,这你都能看出来?”

      这倭国方面正在得意之时,谁知这周昀峰偏偏把弓收起来说道:“不比啦,这么比没意思,你十环全中,我再中个十环也是平手。”

      说罢周昀峰把弓丢回给兵器大师,伊贺高丸。

      伊贺高丸有些疑问:“周桑,你什么意思的干活!”

      薛璞一旁窃笑,手里拿着“量天尺”变成的折扇,缓缓扇风,靠在阴凉的墙角乘凉。

      心道:“这下伊贺高丸要被打脸咯~~”

      周昀峰道:“我说我俩生死状都签了,不晚点儿刺激能行吗?”旋即周昀峰掏出来,刚才会客时候吃的两个苹果。

      周昀峰道:“呵呵呵,既然比箭法,那就整点刺激的。来来来,我把苹果放你脑袋上,你不许动,省得我射中的被你给闪开了。”

      大老铁边说边把苹果往伊贺高丸脑袋上放。

      伊贺高丸脸色一绿:“你什么意思!”他的月带头正好中间一块儿是光的,古代日本武士的头盔不像中国的头盔里面有保护的结构。

      日本武士的头盔倘若,带着头发戴上,一旦被人攻击头部,头盔摩擦头皮便会把头皮扯下。

      所以他们就会把头顶剃光,四周蓄发扎发髻,变成月带头。

      如今正好这伊贺高丸头顶没毛,可以放苹果了。

      “诶,你看你脑袋上面秃了,正好放苹果!”周昀峰身强力壮,那佝偻的小老头,比力气哪里是他的对手,被周昀峰按住,好似一个老汉抓鸡一般,活生生的在脑袋上放了一个大苹果。

      周昀峰说道:“高丸啊,这个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是我对不住你,只是这规则都讲好的。我俩比箭,规矩是我定。

      高手过招一回合就是生死,待会儿啊,我射你头上的苹果,倘若一箭不中就算我输,倘若把你射死射伤,我都算输!之后就是你射,这才是真正属于男人的比试。”

      “纳尼!什么鬼!what,fu ck!”伊贺高丸满脸懵逼。

      看着周昀峰颤颤巍巍,拉不稳弓的手,好像有个脑血栓患者。

      那异常抖动的双手,那上下游移不定的箭尖,一会儿描在了伊贺高丸的脖子,一会儿又是命 根 子的稍有不慎,就会挂掉,而且还是七十磅的破甲弓!

      我的天!必死的局面,兵法大师也开始脸色颤抖了。

      快看他的脸变成了绿色!

      周昀峰吐槽:“诶诶诶,你脑血酸呐!啧啧啧,你乱动我射不准可算你输啊!玩儿赖么不是!”

      只看周昀峰的手越来越抖了。

      突然草上上一阵长风眯了周昀峰的眼睛:“哎呀,眯眼睛了!这大风,我也不瞄了,凑合射吧!”

      在场众人无不石化,这不是比试,而是要枪决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