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八十一章,我叫吕嘉一
    女孩蓦地里一惊,被薛璞抓着小手,就往城楼下跳。

      薛璞的鬼遁云遁早就练得出神入化,他脚踩云遁甲使出“梯云纵”来。

      从百尺高楼抱着少女一跃而下,稳稳落地。

      女孩惊了:“我去!轻功啊!”

      薛璞微微一笑:“这世上那有什么轻功,我相信科学!”

      随着警察的追捕,二人正闯进了碑林博物馆,这碑林博物馆里,都是古代历代石碑石刻。

      尽是古往今来名家大师的书法精品,汉隶,魏碑,唐楷是琳琅满目。

      薛璞扯着少女的手,来到馆中,且看的,《多宝塔》《家庙碑》《颜勤礼碑》《集王圣教序》《张旭草书千字文》一时间数不胜数。

      少女都看呆了,却也无暇欣赏,这碑林博物馆的门口正是一处文庙。

      薛璞扯着她蹲在门口孔庙的神堂,口里念着:“无量天尊保佑啊!!祖师爷保佑!弟子绝对没有作奸犯科啊!”

      “诶,大哥这是夫子,孔夫子!”

      薛璞忙一慌张:“夫子保佑,夫子保佑。”

      听见警方搜查的脚步急切,薛璞又看了看那少女连忙道:“嘘,别出声啊!千万别出声啊!”

      “嗯!”少女连忙点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瞥向薛璞。

      很快天色黯淡,月出东山,蟋蟀的叫声听得明朗,警察早就走得差不多了。

      薛璞才把身边的女孩唤醒。

      “诶,姑娘走了没事啦。”

      少女心有余悸,一把推开薛璞:“你为什么帮我!是不是他们派来的!”

      听了这话,薛璞只道这女人心有戒心,他摊摊手:“诶,帮助美女是我的爱好,这世上还没人使唤的了我的~”

      薛璞靠在夫子像的脚下,打了一个打瞌睡。

      少女战战兢兢看着薛璞,向后忙退想要逃开。

      “你若是走了,我敢说不出两天你就会落网!”薛璞笑道。

      看着女孩,双腿夹紧,四处张望,思索了半天,女孩吞吐道:“吕嘉一,我叫吕嘉一,认识一下啦!”少女伸手示意。

      薛璞从不握手,只拱手作揖道:“薛璞,灵探薛璞。”

      少女一丝尴尬。

      “吕?你姓吕?法克·吕的吕?”薛璞神色忽然严肃。

      “不错!我姓吕,叫吕嘉一,法克吕是我曾祖父!所以拿回我曾祖父的手稿并不是贼!”

      “哦,这么一说,便解释的通了。”薛璞看着女孩眼神的坚定,心中信了她的话,虽然越漂亮的女孩儿就越会骗人,可是对于薛璞来说,这个女孩的段位还不够。

      他躺在神龛前,打着瞌睡继续听着少女的话。

      “你就这么相信我??”少女问道。

      “总把别人的话当做假话,活起来太累,看见美女说话,无论真假我都会信。”薛璞边说话边欣赏着美人,好色是男人的天性,好得光明正大,总好过好的道貌岸然。

      吕嘉一被薛璞的目光看得有些含羞,底下头来。

      为了缓解她的尴尬,薛璞问道:“家族矛盾我无意介入,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樱空家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吕嘉一眉头一皱,似有怒色:“我们吕家根本就没有嫁到日本的女人。我爷爷是太爷爷唯一的儿子!”

      “哦?这可就奇怪了,既然你是法克·吕的后人,我想请问你,知不知道一个叫秦九一的人呢!”薛璞专注的问道。

      吕嘉一忽然一喜:“诶?九一秦先生!我知道,我知道,我家里人提到过他,说他们是同事!说他是奇门五行无有不通,星象占卜,风水堪舆无一不会的奇人!”

      薛璞看着吕嘉一点了点头。

      吕嘉一继续说道:“我爷爷是太爷爷唯一的后人,那樱空家的事情是假的!”

      “哦?什么意思?”薛璞问道。

      吕嘉一道:“当年我太爷爷最后的笔记上记载了,他要和秦先生一道去天山脚下,探查西域古国的事情,而在笔记中也提到了长生不死药,和龟兹国宝藏的问题。

      我们家一直旅居海外,本来以为就这样相安无事了。谁知在我父亲回国攻读考古专业的时候,我的爷爷奶奶竟然被一群人杀了。

      就连家中的文件资料,也被一扫而空。

      我的母亲趁乱逃回国内,说这伙人手里拿着枪,头上留着辫子,长得都很像蒙古人。”

      薛璞一惊:“八旗集团?”

      吕嘉一低头皱眉,继续说道:“不知道是谁,今年春天我的父母说他们得到美坚国发来的消息,说有了我爷爷当年案情的消息。便出发前往国外了,谁知道这一去音讯便音讯全无。”

      说道这里吕嘉一的脸上平添了两行泪水。

      薛璞把纸巾轻轻递给她,吕嘉一接过纸巾哭着说道:“太爷爷的手稿,是用我家的特殊文字书写的,是一种家传密语,唤做《吕氏春秋》。只有我们吕家的人才能看懂。”

      薛璞一边听着吕嘉一的诉说,在另一边的灵探事务所里,他的分身和陈浩鹏正查询着有关樱空家和吕家的资料。

      资料上显示,吕嘉一的爷爷,亚历山大·吕作为知名的考古专栏作家,他的资料几乎全被莫名其妙的删除了,他的档案,文章基本都被美坚国和倭国等其他地区和谐了。

      只有在国内的一些边缘网站上才能搜到。

      而吕嘉一的祖上,也只有祖母一脉在祖上曾经和一个日本画师结合,不过那都是很早的事情了。

      说道这里薛璞已然明了起来。

      案情大致如下,法克·吕的手稿在吕嘉一的爷爷,亚历山大·吕手里。

      樱空家族,或者说八旗集团,觊觎法克·吕的研究成果,在十年前杀了吕嘉一的爷爷,并抢走了法克吕的手稿。

      而后并使用财团手段,删除了一切关于亚历山大·吕的资料,为樱空家和顶包作为准备。

      而后吕嘉一的父母前往美坚国送了人头,之后便是这次文物展了。

      看着吕嘉一哭的样子,粉黛失色,梨花带雨,薛璞不忍,扶住她肩头说道:“吕姑娘,其实你不必过于悲伤,这次中计的只是你,而你的父母或许还活着!”

      吕嘉一一喜,满眼渴望的看着薛璞:“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薛璞分析道:“很明显,这世上能看懂手稿内容的只有你和你的家人。所以他们想知道手稿内容,必然要通过你父母,或者你。”

      听了薛璞的分析,吕嘉一频频点头。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们今天动作,公然展示手稿,很明显是要把你引出来。

      而且他们要伪装成意外杀了你的样子,那就说明,要么是你父母的嘴被敲开,要不是说出秘密之后被灭了口。

      他们知道了秘密,留你无用,要么就是要用你,或者你的尸体来威胁吓唬你的父母!”

      听了这话,吕嘉一的面色上愁云大解,赶忙说道:“我的父母是不会和他们妥协的!他们一定想用我,来逼迫他们。”  

      突然吕嘉一更是焦急:“不对啊!怎么办!!手稿,我太爷爷的手稿,被那个女人偷走啦~~”

      听了这话薛璞打了个打哈欠,伸伸懒腰,优哉游哉的躺在青石台上纳凉:“怕什么?她又看不懂。”

      少女无助的看着薛璞,满眼酸楚:“我,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先吃饭吧...”薛璞示意女孩回头,只见孔庙外面又走进来一个薛璞。

      手里拎着羊肉串,肉夹馍,羊肉泡馍等等一大堆好吃的。

      从屋外回来的薛璞,对着孔子拜了拜。

      笑着对吕嘉一说:“小姐姐,先吃饭吧,肚子咕咕叫可是要倒霉的哦~”

      “你,你会分身!?”少女粉颜惊讶,轻轻的撩动自己留海。

      看着薛璞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底忽然乱撞起来:“我的天啊!”

      薛璞给她掰好筷子,温柔说道:“哈哈,那边那个负责睡觉,我负责吃饭。

      我这分身虽然好处多多,但是有距离限制,离我越远就越虚弱。好在公安局和平康坊都离得不远,要是再远一点,说不定就要有几个消失咯~”

      少女看着薛璞的分身,羞羞笑着。

      吃完了饭,薛璞先安排她住到了自己的事务所里,并在事务所周围部下鬼遁之术,让警察捉不到她。

      而薛璞却神清气爽起来,准备要干一番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