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七十八章,大郎喝药啦~~
    夏夜蝉声莎莎作响,晚风习习徘徊石阶,薛璞抱着小狐狸睡得正酣。

     明月照在罗床上小狐狸雪白如凝脂的肌肤。

      腰身柳色,纤细如蜂,玉脐如霜,呈白凝脂,斜露着身上的一双明月似塞上酥。

      小狐狸软媚的依偎在鸳鸯枕上浑身酥软,酣睡当中香汗缭绕喘息逼人,帷幄当中兰麝之香氤氲满室,飘散椒房。

      她忽然睁开眼睛,偷偷瞧了瞧睡梦中薛璞英挺剑眉,冷峻的薄唇,又羞羞笑着。

     白玉似的小手,正悄悄的往薛璞枕头下伸去,摸索什么东西。

     看来她又要偷东西了。

      “臭丫头,还偷东西看招!”薛璞一声高喝。

      “诶呀!轻一点!好痛啊!”小狐狸一声嘤咛。

      薛璞魁梧的身材,把她娇小的身体死死压住,月影重重,二人只把着十指紧 合,纤手紧握,臂儿相兜,嫩 腿轻抬。

      很快薛璞施展奇门阵法,用绳子把她紧紧捆了起来,吊在了房梁。

      勒的娇小颀美的身材凹凸有致,薛璞点燃蜡烛坐在她的面前。

      烛火缭绕下,细把娇姿来赏,她脸儿红,默不语,羞怯怯只把头低。

      喘息道:“啊,你饶了我吧,吃不消了!!”

     泪光楚楚,争叫人好生怜爱。

      只看她云鬟斜欹,凤钗乱垂,一身娇躯柔柔无力,眼神困媚朦胧:“...好薛璞,我是第一次,我都流血了,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薛璞无奈训斥道:“好家伙,你用你的梅花针扎我,结果扎到自己流血了,怪我咯~~”

      看着小狐狸的左肩上留下了梅花针伤口,薛璞眉头一蹙说道:“蠢姑娘,你是第一次,除了我信还有谁信?”

      小狐狸吊在空中,娥眉轻皱一脸委屈:“呜.....薛璞,好薛璞,我给你睡怎么样?你把《瀚海录》给我,我给你生孩子,我给你做老婆,我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你看行不行~~”

      薛璞一脸严肃:“不行!!!”

      原来自打从淮南王陵回来之后,小狐狸对于长生不死药的着迷就没停过。

      不过有一点薛璞心底却是知道,自打她合自己同居之后,便再没和其他男人有过半分暧昧。

      虽然薛璞知道,她很早就在调查长生不死药了。

      而且小狐狸接近自己和自己同居,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瀚海录》相传记载了有关长生不死药的内容。

      而就在今夜,小狐狸终于忍不住对于《瀚海录》的冲动,起身去偷,结果被薛璞逮个正着,一番交手不幸落败。

      小狐狸身子不好,打打闹闹也就罢了,薛璞是断然不忍心吊着她这么久的。

      把她轻轻抱了下来,解开绳子。

      “好啦,同你闹着玩的。”薛璞温柔说道,看着她素臂上的勒痕,心头不畅:“疼吗?”

      小狐狸搂着薛璞酥酥软媚的笑着,突然狡黠一笑轻轻吻了吻他的唇。

      软软的感觉令人不舍,唇齿相碰,咬在唇上。

      小狐狸的一双情目,闪闪的望着薛璞,眼眸里似泪似羞。

     “傻瓜,你中招了。”

      薛璞蓦地里一惊,只觉得满眼昏花:“诶呀,还是中招了!!”

      小狐狸朱唇微张,轻吐着粉盈盈性感的丁香舌,舌头之下正是她的独门迷药——“摄魂香”。

      真是防不胜防呀。

      从薛璞身边拾起《瀚海录》,小狐狸打开来说道:“上次从你那得来,我料定你用障眼法让我瞧不见,今日迷晕了你,我自己看,我偏不信见不得了。”

      她信誓旦旦,打开卷轴,赫然一惊,书上仍无文字,一时皱眉:“噫,真的瞧不见。”

      薛璞神力加持也早有防备,中了摄魂香也不至于昏迷,只是脑袋浑浑噩噩的。

      小狐狸自觉有愧,把他扶起依偎在身前说道:“好薛璞,我这下真信你了。人家错了啦~~”

      “....”薛璞一脸苦瓜:“傻姑娘,都说了,这上面的字你们小孩子是看不见的。”

      “混蛋,我才不是小孩子叻,你看看我胸发育的多好~而且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小狐狸引以为傲的胸部一挺,真的性感逼人。

      她嗔怒道:“峰哥都看得见,为什么我看不见,不!开!心!”

      薛璞轻轻压在她的身上:“你这个爱撒谎的女孩儿,等我把你变成大人,你便瞧得见了...”

      “混蛋,你流氓你...讨厌啦,好痒~~”小狐狸小粉拳砸在薛璞的胸膛,赶忙跑开,双靥已是一番霞红。

      看着她性感纤瘦的背影,婀娜软嫩,挺翘饱满。

      一双白嫩纤细大长腿不自觉的夹紧,看得人眼睛发馋。

      一双白色齐膝丝袜,在美腿上穿着;热裤包裹着饱满的小翘臀,侧看她不盈一握的蚂蚁腰。

      薛璞心头一颤,真是个不错的女人的啊。

      我今晚一定要睡到她。

      薛璞微微一笑:“傻姑娘,都和你说了,《瀚海录》上的内容,你问我,我便说给你,而且知无不言。你为何一定要偷它!”

      薛璞眉头一蹙,生出无限怜爱。

      小狐狸颦眉不语,看着月光,似乎在哭泣:“薛璞...对不起。我们...我们分手吧...”

      薛璞诧然一愣,身体摇晃已然站不起来:“小狐狸?为什么。”。

      少女身子轻转,猛地抱住了他,泪光闪闪悄悄说道:“因为你这个男人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啦~~”

      小狐狸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打开灯光,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一番,作靓丽女郎模样。

      她信手涂了涂指甲油,狡黠一笑:“小薛璞~~你被甩咯~~”

     薛璞心知,被小狐狸利用过的男人一旦无用就会被无情的丢弃。

      小狐狸熟练的捧起薛璞的下巴,纤手轻呵十分温柔,薛璞的嘴也随之张开,她端来一碗熬好的药,汤汁缓缓的流入了薛璞的喉咙。

      一边喂药,一边羞怯的笑着:“啧啧啧,来,大郎喝药啦~”

      薛璞双眼上翻,心里叫苦,但是味道还不错,很快那婆娘把药一股脑灌了下去。

      薛璞顿觉天昏地暗,一阵懵逼,很快昏了过去。

      次日醒来,天色一片明亮,室内整洁干净。

      家务收拾的井井有条。

      薛璞睡得很是安稳,他心里念着小狐狸,四下去找却不见了踪影。

      电话上也是关机,微博上的最新动态,却是“傻薛璞”三个字。

      小狐狸带走了她的随身衣物和化妆品,和情侣合影还有薛璞的送她的玩具熊。

      而朋友圈里,小狐狸锁了自己的朋友圈。

      薛璞闻见饭香味,以为她还没走,急匆匆跑去厨房,看见桌子上是小狐狸新做的饭菜犹有余温。

      冰箱里也是她做好的凉皮,米皮,汉堡,鸡肉卷,还有许多薛璞喜欢的食物。

      薛璞突然手机的账单响了,拿过手机滑屏一看。

      薛璞一脸懵逼,你的余额是零元...

      薛璞傻眼了,完了,完了,青山易改,本性难移!亏我把孩子名都想好了,这小妮子居然跑了。

      薛璞只好坐回电脑桌前,拼命码字,祈求读者多刷月票了。

      只是觉得小狐狸的饭菜是真的好吃。

     可是越是好吃,却越是想她依偎在身边的模样。

     “她真的甩了我吗?这房子和保险,我们都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