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七十三章,怒火中烧
    淮南王的寝殿之内,一片寂静,五人当中王泽斌和小狐狸伤势不轻,而到达出口还不知多久。

      这洞穴极大,地穴当中,依旧是凶险万分。

      五人在洞中休息了两个小时,终于攒足了精力出发。

      薛璞背着伤情平复的小狐狸,王文钰搀着老王,周昀峰拎着行李。

      他们用淮南王的印绶,作为钥匙,在棺椁下的石壁插口处,寻到了一个机关。

      听得咔嚓一声。

      无数机栝转动,高台中央的棺椁四周开始震动

      一个个石砖,很快缓缓落下。

      五人在踩着块石阶,跟着棺椁下降进了黑暗之中。

      很快四周在什么也看不见了。

      周昀峰打开手电,听得底下露水滴答滴啊的,一滴水落在眉心。

      薛璞手捧着露水,又凉又湿,看来是找到了地下水脉,空气中一股寒瑟的味道。

      手电的光芒照射,他们已经不知深入地下多深。

      棺椁的机关停了下来。

      地下是一方钟乳石溶洞,溶洞里积水和石头交融,奇石瑰丽,似宫殿,似人参,似神仙,似牛马。

      手电一照都是颜色千奇百怪的样子,而且地上还长满了石笋或者水晶。

      发出淡蓝色的光辉。

      王文钰看着此景不禁说道:“好漂亮啊!~~”

      王泽斌:“买!”

      周昀峰无奈:“这好像不用买吧,直接装一些回去就好。”

      所谓服食金玉,玉髓石英,这溶洞里想必都是那服食仙丹的人所梦寐以求的吧。

      小狐狸伏在薛璞身上,嘴角还含着血,她温软无力的睁开眼睛:“唔....玉髓,长生不老!!”她想着壁画里方士们的画,心底焦急。

      一个跟头从薛璞身上栽下:“嘿嘿嘿,玉髓!咳咳咳,是玉髓。”说着拿着手中的峨眉刺一个劲的刨。

      软嫩嫩饱满的小屁股翘起,看得薛璞双眼猛地一瞪,真是馋人啊。

      小狐狸努力了半天,终于让她扣下来一块馒头大小的石膏。

      她方才得意,让薛璞背着走。

      小狐狸的身子又软又轻,这种舒适感薛璞愈发熟悉,溶洞之中,光线暗淡。

      软玉娇息在背后把阵阵兰香送入耳根,薛璞的心弦被撩拨...

      “小狐狸,我们...我们很早之前是不是见过?”薛璞轻声道。

      “.....”

      “小狐狸?”薛璞回看之时她已然舒服的睡下。

      幽暗当中,大同小异的溶洞,岩石已经令大伙的耐心逐渐耗尽。

      五人来到一处断崖下面,断崖对面有一个巨大的石柱,那石柱参天而立,不知高低。

      石柱之下是无尽深渊,流水潺潺。

      石柱之上是万顷高空,不知上下,石柱之上遍布钟乳石和水晶。

      而长风吹逝,石柱发出微微的震颤。

      周昀峰开始抱怨了,王文钰也心有不悦。

      “诶,你瞅瞅,这一路上狗粮吃的,两个老王一直秀恩爱。我这大老铁,也背了一个暧昧不清的小媳妇。虽然人骚了点,不过心地倒是不坏。”周昀峰牢骚道。

      王文钰不知哪来的怒气:“咋地?你有意见!?还有我和浪浪这样的感情,怎么能和这对儿狗男女一样。”

      王泽斌点了点头。

      薛璞一脸懵逼,怎么躺枪了?

      小狐狸沉沉的睡着,他若是苏醒,必然会加入骂战。

      周昀峰吐槽道:“诶我说,你这人什么态度,就你家老王最好,最香,别人的爱情就不是爱情了呗!”

      王文钰骂道:“你怎么这么多嘴,整个团队里就你一点作用没有,你个暴发户你装什么逼!!”

      王泽斌按剑而怒帮着王文钰。

      周昀峰瞬间傻掉:“卧槽,你们家人会剑法牛逼呗!九世善人,我装过逼吗?”

      薛璞不知为何也是一股子怒火,看着团队里一触即发的内讧,他不想制止反倒是想加入,毕竟一个出言骂了小狐狸,另一个骂了自己和小狐狸是狗男女...

      “....”

      豁然间薛璞起了杀机,心中王泽斌剑法入神,但是有攻无守,若登时出击趁他伤病,必然击杀,若是不成反击伤他,与之周旋待他体力耗尽。

      而王文钰周昀峰之流,并不是自己的对手。

      至于目睹一切的小狐狸,自然可以任我玩 弄,想到这里薛璞杀意又中了几分,问着小狐狸身子香气,越发馋人。

      薛璞的杀意更浓了。

      他一言不发,就是要杀人的节奏。

      而一言不发的还有王泽斌。

      五人的兄弟联盟,很显然已经名存实亡。

      突然王泽斌猛一把剑,薛璞的雷法和奇门也依然出击...

      雷法剑影,天地间一片漆黑。

      终于在一片血泊之中,薛璞踩着周昀峰和王泽斌王文钰的尸体,按倒了小狐狸,用刀把她娇躯剖开,流出甜腻鲜血,和内脏。

      他无比的高兴,脸色狰狞的笑着。

      突然!不对....怎么回事?我做了什么?!薛璞诧然一惊。

      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大梦。

      “波~”

      “小狐狸!?”薛璞恍然一愣,小队依旧在溶洞之中。

      小狐狸忍着伤,在薛璞脸颊轻轻一吻:“薛璞,嘿嘿~~走路看路,当心跌倒。”

      薛璞豁然一惊,只见脚下还是十分钟之前的路。

      而远端的深渊,却离得好远,那参天而建的石柱,却也看得不甚清晰。

      刚刚的一幕,难道是幻觉,薛璞心底打怵,口念金光咒:“视之不见 听之不闻 包罗天地 养育群生。”

      薛璞的心里产生犹疑:“天呐,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可怕的念头?”

      想起刚刚小狐狸惨死的画面,薛璞是如何一点一点割下她头颅的,登时浑身发憷毛骨悚然。

      他赶忙把小狐狸从身后放下,把住她的香肩,与她对视,方才长舒了一口气。

      小狐狸看见他的惊怕,甜甜笑着甚是温媚撩人:“噗~你怎么慌张干什么?”

      谁知走在前面的周昀峰突然骂道:“你们两个,磨磨唧唧干鸡儿呢!?”

      王文钰登时骂道:“nmb的,你喊这么大声有病啊!”

      周昀峰瞬间傻掉:“卧槽,你们家人会剑法牛逼呗!”

      薛璞诧然一惊,大家已然走到了深渊前面,石柱之下,而刚刚恐怖的一幕一瞬间爆发。

      内讧了!真的内讧了!

      薛璞护住小狐狸,心头一颤,只觉得自己的肝脏微微发热,肝火旺盛。不止是旺盛,而是五脏之内有人正在悄无声息的揉捏五人的心性,自己适才已经是着了道!

      若不是小狐狸的轻轻一吻,把自己的怒火弄得烟消云散,恐怕悲剧已然发生。

      看着王文钰和周昀峰的争吵,薛璞猛然意识到事情不妙。

      有道是:“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下山猛虎,气是雷烟火炮。”

      这人一旦盛怒之下,怒火攻心很明显就要做出祸事来。

      而大家心头同时涌上无名怒火,而且互相攻击,句句诛心,很明显是背后有人用法力撺掇。

      了解到这里,薛璞眉头紧蹙,心知还有更厉害的敌人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