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六十八章、好多个薛璞
    突然薛璞手恰剑指,衣袖一甩,墓室里卷起一阵长风:“奇门九遁!神遁,神行百变!”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向他看去。

      薛璞心知,这个千年粽子不好对付,但以他遇强则强的个性,怎会退却。

      须知道,千年粽子也好,万年粽子也罢,尸就是尸,粽子就是粽子。

      对付起来,的方法都是一样的。

      王泽斌心知薛璞出手,掩护他,率先荡剑而出。

      他适才一招失利,心有不快,旋即剑锋一指,唰唰唰再度攻上。

      日本剑术已然起不到作用,如今却使出“三十六路追魂剑”,只见其单剑一刺,反手一挑,剑锋闪动一剑在刺,凌厉之势极快,一剑快似一剑,一剑劲似一剑。

      那千年老粽,的尸气瞬间被王泽斌的剑法压制住了。

      觅得空隙,老粽子从石棺中跃了出来,它千年修为怎会不及凡人劲力,黑压压一片尸气砸下。

      但是王泽斌的剑气凌厉实在高明,剑锋所向已经刺断那骷髅身上几根肋骨。

      但见敌人攻势猛烈,王泽斌双手握剑拖剑而走,看似落败实则剑法中藏匿枪法,长剑使出枪诀,一招回马枪。

      扎得老粽是措手不及。

      薛璞诧然一愣:“木笔剑法!?”

      王泽斌忽然剑式一变,剑走轻盈,只见他剑法灵动飘逸,避实就虚,似蜻蜓点水,又如飞燕穿林好一招“树下偷师”。

      小狐狸一惊:“天下武学颇多,这木笔剑法是何来历?”

      薛璞神色略愁道:“木笔剑法,是武当的俗家剑法,相传为张三丰祖师的关门弟子独臂游侠辜云所创。

      辜云年少坎坷,亲缘寡淡,饱受欺凌,只有同村的韩雪娘待他极好,不嫌他贫病,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甚笃。

      可惜世事无常,当时正处元朝,天下动荡,生民被蒙古人欺负的厉害。

      后来遭逢变故,辜云奔走他乡学艺成名,变成一方大侠。

      待他回乡想把韩雪娘娶为妻子之时,忽然发现韩雪娘以嫁作他人。

     而故乡唯一没变的就是雪娘家门前的那棵木笔树...辜云念及往昔无比惆怅,创立了一套“木笔剑法”送给雪娘,让她防身所用从此两个人天遥地远,万水千山再也没见过...”

      小狐狸听罢眉间似有一丝哀愁,看着薛璞的神情,心道这薛璞看似嘻嘻哈哈不想还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听他说了辜云和雪娘的故事,怕也是感同身受了。

      小狐狸忽然喃喃道:“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阑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你若是辜云你怎么办?”

      薛璞一声叹息道:“我若是他,我便抢亲,天上地下老子最大,管他劳什子故事...”忽然深思低垂,似想起来什么往事来。  小狐狸把手握在薛璞的手上,微微一笑:“你撒谎...看你的神情你会祝福他们不是吗?”

      薛璞诧然一惊不做言语:“......”

      “噗,傻瓜,我告诉你我若是雪娘,我便和你私奔...”

      小狐狸笑道:“我是自由的风,这世上没有东西能束缚住我~~”

      薛璞想起一桩旧事...兀自沉吟默默不语,小狐狸的手扶在他的手上,颦颦一笑,打了一下薛璞的头。

      “诶...臭丫头你干嘛?”薛璞道。

      “噗,不干嘛,就想欺负一下你不成吗?”小狐狸微微一笑,亦是娇嗔可爱,亦是妩媚温柔。

      另一方面。

      王泽斌剑势凶猛,使出一招“树下偷师”,剑锋影落,刺刺断了那粽子的胫骨。

      谁知这粽子竟然身成血脉,胫骨又结成一块,交手之下猛一回击,王泽斌急忙闪开。

      这“断水”之剑,有进无退,有攻无守,逢敌对战自是天下无敌,但是如今所斗却是砍不死,刺不烂的粽子,相较之下相形见绌起来。

      好在王泽斌剑术高明,身法迅速,战得不分高下。

      薛璞眼见老王展示吃紧,口念咒诀,手掐剑指使出“神行百变”出来。

      跃入阵中,一时间天上跳下五六个薛璞。

      这些薛璞有的手掐剑诀,有的手捏雷法,豁然间四面八方围住了这个粽子。

      六个薛璞,形貌一般,同老王一并脚踩七星,结成剑阵。

      剑气纵横,循环攻势,活活将这大粽子锁住。

      小狐狸看得瞠目结舌:“我擦,大叔你这是个啥!好多个大叔啊!”

      豁然一惊,只觉得有人轻拍她肩头,回头一看却是薛璞:“嘿,帅吧,新学的~”

      薛璞微微一笑很是得意。

      只见六个薛璞,一瞬间又变成了三十六个薛璞。

      侃侃说道:“这招叫做“神行百变”,这奇门遁甲暗含天罡地煞,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六十甲子,这每一个都是一个变化。

      人体十二条经脉,七十二对脉位,施展周天奇门之后,在我的盘局里每一对脉位,都可变作分身。

      而且他们看似独立,却又都是我的一部分,而且不分主体客体,一个受损却也伤害不到我的本体。”

      小狐狸看着薛璞泰然自若的吐着槽,心里却也放下心来。

      只见一群薛璞,两个口里骂着街,一个打哈欠,一边围攻一个粽子,画面既是喜感又是凶险。

      那粽子的尸气纵横,一下砍中一个薛璞,薛璞就又分出来一个,生生不息绵绵不断,而且每一个的战力似乎没有削弱。

      只见,一个薛璞抱住了那骷髅头的左腿,顺势一扯,掰下一截腿骨来,扔给另一个撒腿就跑。

      那骷髅头忙追不上,一蹦一跳。

      小狐狸看着两个薛璞拿着手机居然在多角度录像,登时懵逼:“我靠!你真有闲心啊!”

      突然两个薛璞拍了拍她的肩膀:“臭丫头,你黑驴蹄子,和墨斗借我用一下。”

      “诶,好!”小狐狸尴尬笑道。

      前方打得不可开交,两个薛璞直接站在小狐狸身前形影不离,小狐狸都脸色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

      这些薛璞既是不同的个体,也是统一的整体,他们协作迅速,两个扯墨斗弹鸡血墨,两个满地洒糯米。

      一个咬破手指,在鬼画符。

      还有一个在和周昀峰吹牛B。

      小狐狸看见之后心里有些害怕口里吐槽:“我擦,鸣人新婚当夜就是这么干雏田的吧...会死掉的...”

      须臾之后,只见的薛璞们一并出手,两个扯大腿,两个跃到粽子背后,用黑驴蹄子猛地一抡。

      把大粽子打翻在地,粽子触及了鸡血墨和墨斗的墨线,登时没有了力气。

      薛璞七上八下,七手八脚的用墨线把大粽子困住,头上还贴了一道灵符。

      王泽斌顺势而出,长剑蘸动鸡血墨,顺势劈下一道墨痕。

      “嚓——”

      大粽子被充中间整齐削断,再也不不能复原了。

      只见一个薛璞手掐剑诀,口念咒语,无数个薛璞各有步伐,轻功一跃,全部落回了一人体内。

      “诶,搞定~~”只看剩下的一个薛璞打着瞌睡,站在前殿中央。

      只看这大粽子身体被分为两半,化成一缕烧的烟尘,一下散去。

      “离宫...火?”薛璞看着盘局恍然一惊,眉头一蹙细细思索起来。

      一番酣战,大家各自累了,在前殿稍作休息,看着四周出现八个石门,等着薛璞的主意。

      小狐狸问道:“知道该怎么走了吗?”

      薛璞点了点头道:“嗯,小狐狸我问你,淮南王一个人加八公是几人?”

      “一加八,九人啊!对啊奇门的九宫图也是九宫。”

      “不错,刚才的机关我们已经看见了,地上依照后天八卦的顺序部下,而我们适才所遭遇的大粽子,便是这离火宫的敌人。”

      “三奇六仪汇九宫!懂了,你的意思是,这淮南王的棺椁,就是用遁甲之术藏匿在这九宫当中。所以只要你在八门之中。”

      薛璞点了点头:“不错,所谓遁甲,就是藏匿甲。也就是这淮南王的棺椁。奇门局中分为三奇六仪。而甲就藏匿在六仪之下。

      我们身处离宫,那么只要根据九宫布局,推演出“甲”在什么位置,就能找到淮南王的棺椁了。而破解此地风水惊变的秘密也就在淮南王的墓室里。”

      说罢,薛璞手掐掌心八卦,开始推演,眼前八门当中,六仪和“甲”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