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六十七章,千年妖粽
    墓主人的生平,在壁画上描绘的栩栩如生。

      先看墓主人出生成人完婚的礼乐场面。

      玄鸟飞来,彩云降子。伏羲女娲,执规握尺。宴舞举乐,合欢在兹。

      而后又是墓主人的生平功绩。

      当年西汉景帝时期,国内爆发七国之乱,吴楚等国兴兵谋反。

      吴国使节上书联络,淮南王假意同意,实则派兵与朝廷联合,诸讨叛贼最后评判有功,为百姓称颂。

      壁画最开始便画的使节上书,淮南王派兵督战的画面。

      紧接着,就是淮南王广邀门客,编写《淮南子》,方士宾客,求仙问道,服馔食玉。

      最后的图画尤为诡异。

      画的是八公山上,淮南王汇集八公,得到飞升的画面。

      只不过,山下似乎又有兵祸一般。

      薛璞在墓室的前殿里仔细和大家辨认着壁画,心知这些图画记叙和史书上相差无几。

      只是淮南王当初并非假意同意谋反,和叛军上演碟中谍。

      实际上是自己手下的兵,不听自己调遣,帮助朝廷罢了。

      在墓室中隐匿其恶,称颂其美,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最后飞升的故事,与历史出入颇大,历史上虽然诸多传闻淮南王刘安服药飞升,但是《史记》当中却记载却是,淮南王刘安后来谋反事败,畏罪自杀。

      然而时过境迁,两千年前的秘辛,后人又如何详知。

      只是看着小狐狸,对着那服药飞升的壁画发呆,对此事深信不疑的样子,薛璞却很是无奈。

      “身子好一些了吗?”薛璞看着她楚楚的容颜,眉目如画,情眸清澈,一股爱怜之情油然而生。

      小狐狸朱唇一动,皓齿含辉:“好,好多了。”她如女朋友一般牵着薛璞的手,轻轻婉婉的拉着他向墓室深处走去。

      如今的淮南王地宫,长明灯照得通明,与其说这里是墓室,不如说地宫里倒是个地下博物馆一般。

      众人一边参观一边分析,很快来到墓室前殿。

      墓室的前殿中间,摆放着一方石棺。

      石棺四周,是用石板构成的八卦图案。

      薛璞知道,淮南王生前求仙问道,这些都是他所留下的机关。

      众人此番查案,并非是要惊扰死者,所以小狐狸即便手痒痒,也不能乱动。

      薛璞还作对着石棺揖拜了拜,旋即拿出罗盘查看,不觉得神色一凛。

      抬头一看,墓室的大顶上线刻着日月星辰,薛璞拿着手电一照,角、亢、氐...却是二十八星宿的图案。

      这地上是八卦,而头上是星宿,俨然一副奇门迷局的模样,那这四周岂不是八门?!

      突然间,墓室内天旋地转,王文钰一步跌倒,王泽斌一下把她抱住。

      周昀峰赶忙跑到薛璞身边:“大老铁!什么情况!”

      薛璞无法断定,长明灯转瞬一灭,地宫陷入一片漆黑。

      不好!!

      薛璞听见杀机,撑开金刚伞把周昀峰和小狐狸护在里面。

      王泽斌练出来盲剑之境,一手护妻,一手持剑,剑锋挥落,黑暗当中,无数火星。

      小狐狸趁此机会拔出光棒,顺势一丢。

      呲呲的声音

      把整个密室照的蒙蒙的亮了起来,薛璞施展天眼。

      搂着她的肩膀,稳稳着陆。

      只看得满地全是青铜箭头,原来是王泽斌剑锋挥落,斩断了一地。

      渐渐的众人适应了昏暗的光线,石棺的位置没变,前殿的壁画也没有改变。

      只是进来的入口消失了,前殿的四周平添了几道新门。

      四周静匿的异常,只是室内阴森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

      王文钰忙问:“汤圆,什么情况!?”

      薛璞眉目一蹙,摇了摇头。

      现在诡异的气氛,五人置身于偌大的地宫里,渺小又危险。

      周昀峰心有余悸,他与薛璞道:“完了,大老铁!我有点害怕啊!”

      “完蛋!”薛璞损道:“刚才不还打老虎呢吗?”

      薛璞忙问怀里的小狐狸:“你觉得怎么样?”

      “唔,有一点害怕...”小狐狸面有娇羞萌萌的说道。

      薛璞温柔安慰道:“不怕,有我呢。”不自觉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

      周昀峰一脸懵逼:“靠!!你个重色轻友的玩意!”

      眼下之势不能怠慢,薛璞拿出罗盘,发现罗盘狂转,已经失灵了。

      薛璞心知要有大事发生。

      “黑驴蹄子!快!”薛璞忙说。

      周昀峰扯出黑驴蹄子,向后退。

      突然背后的,石棺棺盖飞起,一只惨白的骷髅手,直接抓向了周昀峰的脖子。

      “不好!”

      无数尸气冒着滚滚黑烟,向外喷发,这些尸气奔涌不止,一股又如利刃。

      石棺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千年老尸。

      这尸体身外穿着玉片缝合成的金缕玉衣,身上金丝缠绕。

      只是时过境迁,这些玉片的铜线氧化掉落,如今身上的玉棺,已经只剩下一半悬挂在肋骨之上。

      鱼鳞一样的玉片当中,露出死者仅剩的枯骨。

      薛璞眼见大老铁遇险,怎可不顾,施展雷法一下截在中间。

      咔嚓一声,雷法被尸气破开。

      周昀峰慌忙一退,刚刚被大粽子抓住的衣襟,已经烧成了一缕粉末。

      只看那尸气,似热浪一般袭来。

      王泽斌拦在中间,拔剑猛劈,剑气横贯开尸气,劈中了石棺中的大粽子。

      结果那个已经成骷髅头的大粽子,竟然丝毫未损。

      一掌劈下,电光火石之间,王泽斌顺势横剑一格,退后三步。

      剑锋嗡嗡作响,王泽斌的手已然发麻了。

      而他脸上的墨镜,已经被这个粽子劈开。

      “什么!”

      薛璞赫然一惊,手掐周天奇门的剑诀,施展鬼遁去救下王泽斌。

      不好,这大粽子的攻势太猛,薛璞忙使用直符神力,沧海桑田,阻止这大粽子的攻势,欲图延缓它的时间,觅得逃脱时机。

      谁知薛璞的周天奇门布开全局,竟然控制不住这大粽子的攻势半分。

      只看它锋利如刀的尸气刺向心口。

      “小心!”小狐狸一下闪出,拦在薛璞身前,双臂以峨眉刺架在中间,抵住了尸气。

      谁知这尸气的力道霸道无比,小狐狸的娇躯如同纸鸢一般顺势飞出,撞在墙上,爬了半天也站不起来。

      战况瞬间焦急。

      周昀峰和王文钰见得此景,也不袖手旁观,一个人手持一个黑驴蹄子向石棺中的粽子本体,砸去,登时把尸气击散片刻。

      周昀峰顺势洒出糯米,搞得大粽子很是难受,只看它越发狰狞。

      抡起自己的尸气一扫,周昀峰赶忙趴下。

      只见尸气横贯前殿,切割在长明灯柱上,把长明灯的石柱,整齐的切开。

      切口处似电焊切割一般,散发着热力的光辉。

      “薛璞,小心啊!这货是个两千年在奇门局里修成的大粽子!难缠的很!”小狐狸扶着石墙,缓缓站起。

      薛璞心知在理,一向无敌的王泽斌都败下一阵,须知这样的大妖,是凡人很难匹敌的。

      可是,即便是千年大粽子,他也是粽子。

      薛璞的神情一变,开始专注起来:“小狐狸,你觉得怎么样?”

      小狐狸缓缓爬起,怒视着大粽子,捂着心口:“都听你的。”

      突然薛璞手恰剑指,衣袖一甩,墓室里卷起一阵长风:“奇门九遁!神遁,神机百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