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六十五章,甬道壁画
    大伙挖开了了土丘,小狐狸突然脚下一空,摔进尽了黑暗当中。

      打开手电,赫然见得地下是一处空旷的山洞。

      山洞当中有一座巨大的石门。

      薛璞急忙跟上,扶起摔倒的小狐狸,大老铁腰间拴着绳索也滑了下来。

      王泽斌两口子也一跳下来,噗通一声,满地扬尘。

      看着巨大的石门,心头各自一颤。

      这座石门有三米高,两边用石头雕刻着两位手按长剑,身披盔甲的汉代石俑。

      石门紧闭森森,人说汉墓十室九空,不知这个墓穴 里回事如何?

      王泽斌手握长剑,一言不发,薛璞拦着不让他把石门切开。

      小狐狸笑道:“这天下机关,还没有能难倒我前面狐狸的。”

      只看她走上门前,使劲推了一推,发现石门上并无门锁,她吹开上面的灰尘,从门缝里看去,只见得一块巨石顶在门上。

      小狐狸说道:“原来是自来石。”

      所谓自来石便是一块坚硬无比的金刚石,利用重力倚靠在门上。

      这门是向里推的,上面有一处卡槽,待到石门合上之时。

      这自来石利用重力下落,顶在这卡槽之间,把大门卡死来防止外人进入。

      虽然结构简单,但是古往今来无数大墓,宝藏都用此法且屡试不爽。

      而破开此法的办法除了这特殊的机栝钥匙,还有就是用一根钢丝做成一个钩子或者拐杖,用钩子深入门里的缝隙然后,推开推在自来石上,把他推开。

      这种自来石结构看似简单,实则并不好办,就单说那抵住门的金刚石就有极大分量。

      小狐狸看着周昀峰浑身肌肉,一脸坏笑。

      只看她从包裹取出一个专门破解自来石的拐棍,用把手一端深进门缝,喊着大伙一并用力。

      众人协力推顶在门缝里的拐杖,各自发力。

      一二三,一二三,大家协力喊着口号。

      突然只觉得阻碍之力消去,果然室内传来一声闷响。

      砰,门里的自来石落地了。

      众人脚下不稳,地下的空间也摇摇晃晃的,显然是推倒的自来石摔落在地的冲击力。

      周昀峰一把推开石门,呼呀呀,扬尘满布,落在了大家身上。

      他正要往甬道里去,薛璞和小狐狸赶忙拦住,薛璞一把扯住周昀峰的肩头急切的说:“不可!”

      薛璞道:“铁子,这底下墓穴常年闭塞底下,沉积了大量阴寒腐秽之气,生人不可盲目进入。”

      只见的墓穴狭长的甬道之内漆黑一片,深不见底,似有无尽的秘密一般。

      小狐狸狡黠一笑,拿过蜡烛,用梅花针把蜡烛射了出去,豁然间甬道当中一阵大量。

      甬道两排的灯座,灯火瞬间照亮。

      周昀峰不由惊呼道:“我去,老铁这是啥!”

      “白 磷,白 磷的燃点极低,空气之中便可燃烧,想来是我等进入泄入了生气,这灯也就亮了。”

      小狐狸点点头:“既然灯亮了,我的蜡烛也还没有熄灭,那就说明现在地下还有足够的氧气。”

      大伙点了点头,小狐狸又有些担心,便拿出石块去投掷一下。

      唰,唰,唰。

      石头触发了机关,甬道里的暗孔,万箭齐发,箭簇撞击在石壁之上,发出点点火光。

      方才若周昀峰冒然进入,如今怕已经是个刺猬了。

      薛璞不敢怠慢撑开金刚伞,走在最前头。

      只觉得脚下的石头道路,有些松动,不敢快走。

      周昀峰和小狐狸在后,王泽斌王文钰殿后。

      看着那些甬道里的壁画,方才的紧张一扫而空,不由得陶醉在这奇幻瑰丽的壁画之中。

      甬道四周,的灰白石砖上,用线刻技术画着,造型抽象流美的汉代砖画。

      而甬道的墙壁之上,用汉代特有的那种红色漆料,勾勒着日月星辰,飞龙金乌,还有汉代的玄鸟,还有些神话人物。

      漆画勾勒的人物一个个栩栩如生,衣袂飘摇,宛若仙人。

      虽然笔法浪漫,造型写意,但是无论是飞禽走兽,还是神仙异士都似乎有了气息。

      人在其中仿佛置身云端,大有飞升成仙之感。

      周昀峰心底一丝忐忑:“大老铁,这墙上画的都是什么?”

      薛璞看着墙壁思索一番,心底赞叹这壁画瑰丽说道:“这些画的都是神话故事。这寿春曾是楚国都城,楚国人笃信笃信巫噬之术,也崇尚黄老。

      汉代距离楚国时间不远,亦是崇尚浪漫和神仙之说。”

      小狐狸看着上面这些壁画,一个个指点起来竟然如数家珍:“哈哈哈,你看你看,这个控鹤而飞的是王子乔。

      这是大羿落九乌,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看看这个是画的却是御龙车的句芒~~”小狐狸心底竟然莫名的开心。

      薛璞神色一喜道:“想不到你对这些求仙炼道的故事还都挺熟悉。”

      “啧啧,那你看看~我可是大盗!”小狐狸暗自得意。

      甬道狭长,这些神仙壁画看得人是如痴如醉。

      很快壁画的画风缓缓转,变成了人间贵族燕乐的内容,马球,射猎,出游,仪仗等等诸如此类。

      画风轻快,二千年来光华如新,旧时王侯贵族的奢靡,欢愉的生活,映入眼帘。

      车马出游,从出游的五匹马中得知,如今埋骨此地的古人,是一个诸侯王。

      正所谓:天子驾六、诸侯驾五。

      很快,五人走到了甬道的尽头,又是一座石门。

      王泽斌拔剑而出说道:“我把它居合了吧!”

      大伙赶忙拦着,须知道,王大师出手,有死无生。

      王文钰拿过手电,照在上面:“你们看,有字!”

      薛璞擅长古文,他掸开灰尘,看着墓室石门的文字已然斑驳不清,然而碑文上却明确的写着:淮南王刘安墓志铭。

      一时间一并骇然,小狐狸的脸上竟然露出惊喜之情。

      “哈哈哈,原来是淮南王刘安!”

      薛璞神色一沉:“刘安的墓穴不是已经发现了吗?为何这里还有一个,难不成那个小一号的是刘安小时候,而这个是刘安老了的墓?”

      小狐狸知他在开玩笑,但是喜悦之色溢于言表,侃侃说道:“诶,这淮南王刘安,是我高祖皇帝刘邦的孙子,他笃信庄老求仙之术,在封地召集千名方士,编撰了《淮南子》

      不过传闻他召集了当地有名望的八公,采药炼丹,服食金玉,炼化飞升。后人称为神异,想不到终究还是埋骨于此。

      是啊,服食金玉,炼化飞升,终究还是逃脱不了一个死字...”

      小狐狸说着说着,突然娥眉愁楚,神情黯淡:“淮南王刘安他能编撰《淮南子》这样的奇书,那他自然也知道,这风水之术将来盗墓贼会依照风水去盗。

      倒不如布下一座遗塚,让人误以为他的墓穴在别的地方。”

      说到这里大家也都明白,这眼前的墓穴很明显就是淮南王的墓了。

      可是为什么刘伯温当年却要在这淮南王陵上布下八阵图呢?

      众人不禁开始疑惑起来,开来只有进到墓室才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