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六十三章,干麂子
    一行人虽然平日里嬉笑怒骂,没个正行。

      但是一旦认真半起事儿来没有一个含糊的。

      他们先安顿好王大叔,让他在旧址的入口处扎营接应。

      薛璞,小狐狸,王泽斌,王文钰,周昀峰五人带着装备深入探险。

      正所谓身在局中不知局,倘若此地的风水布局,是高人所布,那他们从庙处,入口进来的一瞬,便已然进到了局中,而自己浑然不知。

      薛璞决定,要先登上八公山的最高峰“肥陵山”才能做出答案。

      于是五人在满是荆棘的山路里,向上爬行。

      大约走了半日,终于来到一处较为平缓的山坡。

      抬头向上一瞧,“肥陵山”山顶尽在咫尺。

      一路上,虽然道路崎岖,步履维艰,但是多是茂林阻步,并未遇见什么危险。

      回头望去,青林环绕,灌木郁郁葱葱,竟然已经失掉了来路。

      突然,山林萧瑟,听得乔木之间传来阴森的叫声。

      原本平宁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小狐狸急道:“不好了,薛璞你看!”小狐狸拿着罗盘,罗盘的指针已然浑然乱转。

      听着林间刮起的瑟瑟寒风,薛璞不自觉的把她护在身后。

      “呀!”小狐狸赫然一愣:“薛璞,刚刚有人摸了我的腿一下!”

      周昀峰点了点头,拿出黑驴蹄子来,四下去看。

      薛璞手比王灵官指,施展三昧真火,用天眼感知四周。

      王泽斌推了推自己的墨镜,把王文钰护在肩后,一脸严肃,忽然他耳根一动,长剑出窍。

      “唰——”

      一个猴子一样的小人被拦腰斩做两段,长风吹动瞬间化作一滩血水。

      时不我待,乔木山林之间,豁然间,无数四肢行走的干瘪矮人怪物,他们浑身漆黑一个个如同灵活的蜥蜴,如同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整个山林。

      豁然间集体一跃,漫天如雨点一般砸下。

      小狐狸从大腿根部拿出鲁格P08手枪,掩在薛璞身后,砰砰砰,手起枪落,弹无虚发。

      薛璞手恰剑诀,施展五雷正法“五雷天心掌”掌风挥落,这些怪物打得,肢体横飞。

      四五只怪物,把周昀峰围住。

      这些怪物吐着舌头惨叫,左右盘桓,攻击周昀峰,大老铁往后急退,拎着黑驴蹄子一阵狂扫,十多只蜥蜴一样的鬼怪不敢向前。

      “是干麂子!”薛璞见此危局,猛一皱眉,即刻使出金光咒。

      虽然心里有对危险的预料,但是谁也没想到危险会来的这么难以预料。

      突如其来的怪物袭击,是令人猝不及防的。

      “干麂子?”小狐狸一惊:“干麂子,不都是在矿洞里才有的吗?相传矿洞被矿掩埋,半死不死之时,被矿气入侵,化作僵尸。遇见活人便会纠缠其人,让人带他出洞。

      可是一旦出洞,就遇风而死,化为血水。所以他们怎么会出现在外面!?”

      薛璞道:“不清楚!这一切都要爬上山顶才知道。”

      他眉头一皱,严阵以待,要知道这些干麂子,身上是带有尸气的,与其说他们是尸,不如说他们是妖。

      这干麂子行动异常迅捷,身体也较为坚硬,王泽斌一人持剑很快击退二三十个。

      可是干麂子群成百上千的袭来,就算是王泽斌也斩杀不过来。

      很快在激斗之中,一阵干麂子利爪扯开了小狐狸的衣裳,后背上一块绝美的肌肤露了出来,两半翘臀也悄然露着,小狐狸没有穿胸衣。

      她却浑然不在乎,抬枪射击丝毫不怵。

      薛璞瞧见山顶阳光,心头一笑,扯住一个干麂子的手臂,使出奇门八神力来,嗖的一下把一个干麂子,丢进了阳光里。

      那干麂子面色如同赶尸一般,虽然面目狰狞,但也登时化作一滩粉末。

      薛璞一笑,虽然干麂子这种东西今天破天荒的出现在地面,但是始终对于阳光的畏惧是存在的。

      既然如此就要快些到达山顶。

      薛璞引着大伙向上走去,回头时不见了小狐狸。

      只看小狐狸很是娴熟火辣的动作,一脚踩住背包,从背包里扯住零件,几下组装,竟然出现了一把小型加特林。

      少女狡黠一笑,拎起加特林一阵扫射,哒哒哒哒,火光冲天,山林树木一并倒塌。

      打得无数干麂子望风而逃,尸横遍野。

      简直帅的一匹。

      小狐狸见得子弹打光,一抛长发,手掐纤腰妩媚笑道:“女人发火是可怕的哦~”

      这利落的身手,大伙不禁感叹,这妞真帅。

      薛璞指着王泽斌问道:“我靠!解释一下呗,这些玩意是你们卖她的嘛?”

      两个老王摇了摇头。

      然而帅不过三秒,很快这些干麂子散了又聚,小狐狸扔了加特林,醉醺醺的看着薛璞,拿出了自己的鲁格P08手枪,指着薛璞:“诶呀呀~小哥你想来一发吗?”

      “诶?”薛璞一愣,只见小狐狸拿枪对着薛璞,心道这是要干啥?。

      碰的一声子弹打来,薛璞却是一脸淡然:“小狐狸是舍不得杀我的。”

      只见薛璞的右脸上多了一道口红印,原来是小狐狸的这发打出去的弹头不是子弹,而是口红。

      薛璞豁然身法利落,更抱起小狐狸把她抱上了山头。

      很快干麂子散了又聚,再度攻上,可是撞见了“肥陵山”山顶的阳光,这些干麂子瞬间都变成烟尘粉末,散入空中。

      五人走在遍布阳光的,山岭之上,惊魂未定。

      “诶,这趟行程看来真不简单,大老铁你得让人家给你加钱啊!”周昀峰道。

      “嗯,光这一趟干麂子,小狐狸就打掉多少经费,子弹花花的不要钱啊!”薛璞捂着脸,心疼起自己的荷包来。

      王泽斌按剑而立,看着薛璞憋了半天,赫然说出来:“穷逼!”声音冷峻凝练,甚是精辟。

      王文钰问道:“汤圆,你不说上到山顶,就能有答案吗?你看看,现在这环境,怎么样?”

      薛璞素善风水,如今罗盘已经不能用了,只能通过肉眼。

      远远望去,青山翠笼,一片郁郁葱葱。

      这白天星星虽然不在,但是薛璞这样人来说,白天黑夜却是一样的。

      只见的此处山势纵横,浑然天成。

      登上高处,向南去看,他们北有靠山,是为坐北朝南。

      薛璞拿着罗盘向左一指在东方的苍龙七宿上道:“你看这边的几重缠山,像是祖山延绵出来的手臂,一重又是一重,把我们现在居于土位护住。

      这左面的山峰全都落在苍龙七宿的氐土貉位置上。

      而右边的西方则都在奎木狼上,延伸出的案山也都在木属的井木犴上。

      这个堂局,是很漂亮的,似一个人展开双手抱住此地一般。而这重重山峦,已经不止是一双手了,所以这气藏得更是妙极~

      所以多断定,这里有大墓!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墓。”

      薛璞四下琢磨,突然在此地的四正四隅之地,发现了奇怪的土堆。

      他坐北朝南,推算九宫,心头又是一颤。

      端看八方,三奇六仪之势,又急忙勘定了此处的,八门所在,心头不由得一凛。

      又急忙勘察了当地六丁六甲的现状,这些方位所定之准,盘力所投入之精妙,一旦生效所产生的巨大能量,着实令人汗颜。

      薛璞心底越发肯定。

      此地有人部下奇门阵法——八阵图。

      薛璞那日对付僵尸,所用就是八阵图。

      然而那日的八阵图不过是,在一个小地洞中,而这个人的布局竟然是在这整座山脉村落之间,布置的囊括方圆数百里的巨大奇门阵法。

      而且往来四周,青山如黛,碎石都不多见,整个阵法浑然天成,若不细细观察都不知道有人在此设下如此巨大的结界。

      然而仔细观察,这世上有此能力,有此本事设下此等大阵的怕也只有“刘伯温”了。

      这刘基,字伯温,浙江 青田人。元末明初政治家、文学家,明朝开国元勋。

      非但文辞卓著,而且是集历代易学之大成之人,善谋算,精于推演,风水堪舆,奇门道法无疑不精。

      历史上能与诸葛孔明齐名,更有“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名头。

      甚至号称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

      曾仿李淳风,袁天罡推 背图,为太祖皇帝朱元璋做《烧饼歌》,其所言之事,至今仍在应验。

      想到这里薛璞的眉头有凝重了几分,他目光闪烁,究竟这底下藏了什么秘密,或者什么危险,要让活神仙刘伯温,能在此定下如此大阵呢?

      薛璞带着大伙继续沿着山脉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