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六十二章,疑车无据
    一行人在洛阳龙门换乘,朝发夕至,暮色里来到了寿春县内。

      寿春县,依山傍水,连日无雨,土路上满是扬尘,不时有放牛的牧童来去。

      王文钰素来讨厌虫子,王泽斌手起刀落居合满地。

      远看山色灌木繁盛,夏虫鸣嘶,夕阳斜照,好一番仙山景象。

      大伙拎着行李,跟着大叔,看见了一颗又高又大的老槐树院子,便是村里安排的民宿。

      王建民大叔作为当地向导,话匣子一下打开,也不再生涩很是热情,只是这方言有的就听不大懂了。

      薛璞在来的时候特意查过一些寿春县的资料,发现这个地方可真不简单。

      此地如今虽然一方村落,但是寿春古代却是历史名城,战国时候是楚国首都,到了西汉时候作为淮南王刘安的封地。

      淮南王刘安笃信庄老,在这八公山广邀了四海术士修筑登仙台,和当地八位老翁服食丹药白日飞升。

      也留下过《淮南子》这样的鸿篇巨制。

      淝水于此地将军岭发源,东晋之时名将谢安,谢石,谢玄叔侄兄弟曾与此,以少胜多把不可一世的前秦苻坚打到草木皆兵。

      据向导王建民所说,这淝水至今还能拾到当年前秦军队的兵甲叻。

      听到这里薛璞也越发觉得有趣,要知道距此地不远的凤阳,就是当年我大明太祖皇帝朱元璋的老家。

      而王建民所说的山神庙,也是当年风水奇门的大宗师刘伯温所建。

      当初薛璞于京都解过刘伯温风水上弟子姚广孝的局,想不到今日要和更大的宗师的布局碰上一碰了。

      可是他的心底又是一股子担忧。

      要知道当年京都“锁龙井”的局姚广孝所布精妙。

      若不是薛璞在《瀚海录》书中学来破解之法,否则断然无法将镇龙石归位。

      如今要去查看的是刘伯温所留下布局了,其难度可想而知。

      周昀峰素来好玩,当天入夜带着王泽斌去骑牛,薛璞和小狐狸则留在民宿收拾者明日登山的装备。  次日清晨,大伙便出发了。

      跟着王大叔往山里走,一连十多里山路,这山上灌木乔木从生,很是不好走。

      小狐狸穿着户外风格的着装,还特意穿着热裤,虽然性感,但是总有些害怕蚊虫。

      王文钰则跟着王泽斌一路健步,很是能走。

      听得小狐狸问道:“大叔,你这山上可是有什么人的大墓?!”

      “啥木?”

      “墓!坟墓,埋人的那种!”小狐狸急道。

      “听不懂,俺就听说每年一下暴雨,山上总能冲下来些珠子,什么珍珠玉石啥的,不过我可没捡到过。”王大叔道。

      “嗷。”小狐狸点点头。

      薛璞挥动镰刀,割开杂草,见到小狐狸瞧出了此地的一些门道,不由问道:“呦呵,原来是为元良。敢问何处分得山甲,解得几道丘门呀?”

      小狐狸笑道:“哈哈哈,无有元良,上流出水下流喝,豆儿是鹧鸪分山甲,鹞子解丘门。欲图多登宝殿,却无处觅见龙楼。”

      周昀峰一脸懵逼问道:“我说大老铁,你俩说什么呢?又是鹧鸪又是穿山甲的,我给你俩说这野生动物可不能乱吃啊!”

      薛璞凛凛一笑:“哈哈哈,大老铁,这哪里是什么吃的!我俩对的是江湖切口,我问她是不是个惯犯。

      她说,她是个雏儿,想去支锅倒斗,却找不到龙楼的位置。想和我们一块去赚一笔。”

      周昀峰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虽然没懂,但是颇有几分道理。”

      小狐狸一脸无奈,问道:“我虽然不懂风水,但是这最起码的还是知道一些,你看这大山面临淝水,两面峰峦环抱,想来就是风水极佳的地方,所以埋有大墓也并不稀奇咯~”

      薛璞点了点头,信手指到:“有道是,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山是一重关。关前若有千层锁,定有王侯居此间。小狐狸的眼力不错。”

      薛璞手中拿着罗盘分析道:“你们看,遍看这八公山的山岭形貌,山势逶迤,树木葱茏,远望宛如一匹苍黛色的骏马。

      这骏马如龙,所以这龙脉不错。

      再看着东西两边的层峦山峰,东边山峰座座,似盘龙伏卧。

      西边的延绵山脉,又如卧虎在山,一左一右如同一对健硕的双臂,把我们抱在这里。

      两处山峰,延绵毓秀,这风水讲究,后有靠,前有朝。左右有抱,坟前聚水。

      我们以此山为靠山为祖山和少祖山,这山巍峨高大靠山稳得无比,

      正向南对着前面的重重案山,一处高朝山,高朝山山脊如龟背,山麓似龟 头...如此形貌正是龟蛇锁水口之状。

      所以这样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必有大墓。”

      周昀峰看着薛璞一边指一边比划,心底明白了大半,和小狐狸两个:“高朝,龟 头的说个没完。”

      王泽斌听罢也掷地有声的说了一个:“干!”字。

      薛璞一脸无奈:“我怀疑我开车,但是你们没有证据~~”

      王建民大叔带着大伙走到了这里,看见山路中间有一几处大石头便停下了步伐。

      “到咧,到咧,我们村的山神庙以前差不多就是这,谁知道拆完之后,过了几天这个地方就不一样了,什么都没有了。

      听回来的人说,再往里走,那就要有鬼叻!”王大叔说道。

      薛璞听到鬼这个字,也拿出罗盘来,看着指针上浮,的确有灵异之兆。

      要知道大伙五人此行的目的,就是查出这一系列问题的蹊跷。

      薛璞道:“既然如此,王大叔,前方凶险,你就别再跟着我们前进了!”

      王大叔连连点头:“好!好!”

      王文钰道:“汤圆,你莫非看出来了前方有危险?”

      前方山路深处的道路,林景萧森,一望不尽,薛璞点了点头:“不错,这里有得天独厚的风水,也有前人所留下遗迹。而如今山神庙被毁,此处已然风水惊变。”

      说道风水惊变,周昀峰不由得神色凝重,从包裹里拿出了黑驴蹄子。

      “不怕,有我在,再厉害的粽子也沾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