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五十五章,同居
    且说薛璞等人从海上回来,一个个精神疲倦,筋疲力尽。

      八旗集团的事情,相关部门派出了人员进行调查了。

      而薛璞等人由于立功表现,政府也奖励了好大一笔奖金,获救人员想要重金酬谢,薛璞也推辞不受。

      小狐狸虽然盗窃颇多,但是她近两年所留案底多是和八旗集团的罪行有关,故而不奖不惩,功过相抵,变成了一个普通百姓。

      王文钰,王泽斌两口子本来就是和薛璞作为邻居,在长安开设一家剑术馆,只可惜没有什么学员。

      倒不是王泽斌剑术不行,实际上是因为王泽斌上课只会说一个掷地有声的“砍”字!

      薛璞问他:“你这么能砍,怎么不去当伐木工呢?”

      王文钰替他翻译道:“浪浪觉得这是对他剑的侮辱!”

      处理完了相关事宜,薛璞便回到长安继续经营着灵探事务所,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凡的过着。

      而陈浩鹏在薛璞不在长安的期间,在博物馆找了一个文物管理员的身份,平日里管理管理文物,既有收获,亦有钱赚。

      薛璞平日里研究数术,但是不动不占,而且所占所得到的额外之物,也会因种种原因和自己失之交臂,这一切都是阴差阳错的安排。

      就比如六 合 彩。

      薛璞便只占算着练习,而结果就随手扔了。

      周昀峰闲来无事,觉得几番冒险颇为刺激,带着行李上长安的平康坊找薛璞玩几天。。

      也顺手从他的数术结果当中随便拿了几张,去碰了碰运气。

      结果九世善人,福星高照的命运就是好。

      连中三张六 合 彩。

      他一日里从玉树临风周百万,变成了玉树临风周千万,然后就是玉树临风周亿万了。

      薛璞无奈,这TM找谁说理去!

      不过有一个长期饭票却是不错。

      又过了半个月的一个上午,薛璞依旧和往常一样,码字看书,等生意。

      阳光正好,突然薛璞的灵探事务所有人敲门。

      一个瘦瘦的年轻女孩,一身干净装束,带着行李敲开了薛璞家的门。

      “!小狐狸!?”薛璞诧然一惊。

      “您的充气娃娃到了,可以验收吗!?”小狐狸嘻嘻的笑着。

      “可以!当然可以!”薛璞喜出望外,把她请进门,给她倒上饮料。

      “给~送你哒~”小狐狸颦颦一笑,把一双AJ1的球鞋送给了薛璞。

      “我的天!”薛璞一愣,这双经典款,他是一直都舍不得钱去卖的,不过他从未表露,甚至都为在购物车里出现,小狐狸怎么会知道。

      小狐狸坐在凳子上温柔的看着薛璞,她处理完妹妹张小凉的事情,就来找薛璞了。

      两个人见面,并未多说什么。

      她便扯着,薛璞去看风水,买房子。

      薛璞的奖金和她的存款,刚好在城郊买了一栋小古风别墅。

      同时也亲自帮薛璞把乱乱的事务所,打理的干干净净,亮亮堂堂。

      两个心照不宣,就这样两人搬到了一起。

      日久了,薛璞渐渐发现,小狐狸并非是想想中随意的女孩,虽然有着很好的技术,而且开得一手好车,但是眼神里多是干净简单善良。

      而且她精通家务,烧的一手好菜。

      经常在薛璞忙完之后,做好一大桌等着薛璞来吃,她自己却一旁看着,频频夹菜有时还会憨憨的笑。

      薛璞不解便去问她,小狐狸只说,薛璞生的好看,想多看一会。

      平日逛街,不喜欢买买买,却喜欢带着薛璞到处傻玩。

      喜欢猫狗薛璞要养她却坚决反对。

      很喜欢娃娃,也就看看,薛璞给她买了好多,她每一个都照顾的好好的。

      而且很容易满足,往往薛璞只和她说一句情话,她就能开心一天。

      同时也小气的紧,薛璞看电视多看两眼女演员,登时就扭过头去不高兴,吃了一大堆冰淇淋,反倒搞得自己肚子痛。

      小狐狸平日里话不是很多,但是总能有法子去逗薛璞开心,而且永远都是一副调皮可爱的烂漫之色。

      也有许多自己的小爱好,薛璞喜欢弹古琴,她却喜欢吹 箫。

      薛璞喜欢读的书她都喜欢,薛璞喜欢的运动她也都会。

      薛璞知道这就是她,绝不是装的。

      也正是她的诸多美好,让人不禁记不得她之前的过去。

      朋友们对于小狐狸和薛璞在一起,却是很反对,毕竟这个女人始终来历不明。

      而且是真的不明,就连薛璞自己也不知道。

      小狐狸以前也是风尘女子,大家也心知肚明,薛璞想要去解释,小狐狸也说不必了。

      就连和小狐狸私交不错,而且有过患难经历的大老铁,也让薛璞好自为之,掌握分寸。

      然而大家不知道的事情是,小狐狸和薛璞两个虽然睡在一起,住在一起,却没有发生过周公之礼,男女之事是一次也没有。

      两人平日里,相互敬重,或吻或抱,浅尝辄止。

      薛璞想要时把她压在床上,小狐狸也给,只是薛璞爱惜并不相碰。

      小狐狸似乎默许,也投怀送抱,却不明说。

      他们两个除了这件事,未有触及。

      几乎做了所有情侣间能做的事情,薛璞和她置办了保险,甚至都去周礼上考证了汉家婚礼的章程。

      而小狐狸却也成了一家动辄上热搜的网红模特,经常在社交平台上做着广告,直播里晒着和帅气男友的日常,也帮薛璞给灵探事务所做广告。

      生意愈发兴隆,而薛璞把探灵的事情写成了《我在都市当灵探》,居然在纵横上大卖,他也一度成为了知名作家。

      薛璞也总相伴抽空,多许多时间陪她。

      可是总觉得她的身体不是那么好,或许是错觉,或许是其他,不过很明显她怕疼。

      两个人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日子过了很久,然而却是人生前所未有的开心。

      长安的夏季漫长,一天下午薛璞陪着小狐狸在家里的小泳池里游泳。

      薛璞的电话却响了。  打来的是陈浩鹏,电话一端说了许多他在博物馆工作的情况。

      原来是博物馆进来,新进一批晚明时期的文物,可是这些文物总有灵异事件发生。

      就好比夜色里总能听见莫名其妙的昆曲之声。

      薛璞接到了案子,便和小狐狸商量能不能去。

      小狐狸笑着让他赶快去,让他赶快去,若是晚上不回来就给她打一个电话。

      薛璞点点头,心知若自己晚上不打电话说明情况的话,这丫头会熬上一夜的。

      夜色已至,薛璞在保卫室守着,让小狐狸先睡了。听见一声异动便去道院子里。

      当时一轮明月高挂,银辉洒满了院子,陕博的两侧院子都是由阆苑构成,亦是古朴典雅,天朗气清,晚风和煦,月光洒下,夏蝉在夜里莎莎的叫着。

      这长安博物馆是风水宝地,这风水宝地又是高人所建...所以这风水惊变的事情恐怕是很难吧...况且国家在收纳这文物的时候也应该知晓,这些文物有的都是千年冥器,难保不生成精怪。

      他抖索衣襟,心里头犹是不敢怠慢,只听得耳旁阴风阵阵的,还有人唱着昆曲:“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赋予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这陕博的院子正殿里是展厅,偏殿里是办公的地方,声音却是从正殿里传来,薛璞手里比着三昧真火,拎着大手电,正想进去,心中又是忐忑,便在此地勘察了一下风水只见得此地。

      左龙右虎抱双形,上对九天吉利星。

      螃蟹局中明堂好,镇安宝地享太平。

      薛璞看得此地风水甚佳,不似会有恶鬼滋生之处,他旋即观风望月,便起一卦,卦象却为震木象,正指东方。薛璞微微一笑,便拿着手电去往东墙去瞧,果真见得此处秘境真为高人所建。

      但见此地墙上认为的修了一处断开的缺口,而缺口之外立着一根桃木,桃木之上铁锁四绕,遍布镇宅黄符,正是传说中的三清四象锁。

      薛璞心知这三清四象锁乃是镇宅之物,上有桃木更是驱邪辟邪的神物,所以什么鬼怪都过不去,可是为何又在木位偏修一缺口呢?薛璞起初不解,后来细细一想,亦是赞叹高人手段,亦是心中后怕起来。

      他想起来《国语》里的一则故事,相传周厉王暴虐,百姓纷纷指责他。召穆公对厉王说:"老百姓忍受不了暴 政了!厉王听了勃然大怒,找到卫国的巫师,让卫国的巫师去监视批评国王的人,按照卫国的巫师的报告,就杀掉批评国王的人。

    国人不敢说话,路上相见,以目示意。周厉王颇为得意。

    周厉王颇为得意,对召穆公说:“我能消除指责的言论,他们再也不敢吭声了!”召公回答说:“正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你这样做是堵住人们的嘴。

    阻塞老百姓的嘴,好比阻塞河水。河流如果堵塞后一旦再决堤,一定酿成大灾,人民也是这样,他们的话语一旦阻塞不通,势必激起民变。因此治水的人疏通河道使它畅通,治民者只能开导他们,而让人畅所欲言。周厉王不听后来被国人们推翻流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