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五十四章,铁氏海猪
    天边新红一抹,很快海面之上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囧脸儒艮。

      终于沙雕岛到了。

      大家的心底百感交集,经此生死大劫。

      细细回想不由得脊背发凉,想想当年所看的清宫戏,那些哥哥阿哥的辫子头。

      不少小姑娘还幻想着穿越回去谈一场恋爱。

      可是看着那些手持枪械,杀人如麻的旗人屠 夫,船上遍地少男少女的尸体,有不知是何滋味。

      那些费劲心力给满清洗白的专家学者,媒体公知,他们又和八旗集团什么关系?

      叶老,王笑言老哥,陈浩鹏,周昀峰,王文钰,王泽斌等等一众人员,和船上的近万幸存者都下到岛上,开始呼叫救援。

      薛璞独自一人,驾驶着轮船,向大海深处进发。

      都知道这一场有去无回的航行。

      云霞明朝日,海上起青风。

      薛璞开着船,喝着酒半醉在甲板上,吹着和煦的海风。

      “!!!小狐狸!!”薛璞赫然一愣,看见小狐狸安静且温柔的走来。

      “你是不是傻啊!船马上就要爆炸了,你跟着来干什么?”薛璞满眼愁色,看着海风吹过,少女的眉目如涕如诉,婉转多情。

      少女浅笑了一下,把重伤的身子靠在他怀里,轻轻的闭上眼睛:“哈哈,你若是死了~我活着很无趣。”

      她温软的靠在薛璞的怀里,身体香香的薛璞看着心头乱跳。

      信手拿过薛璞的葡萄酒,鲜红的酒水缓缓沁入咽喉:“诶,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薛璞感受着她的虚弱与无力,温柔与妩媚,把她捧在怀里轻轻的吻了吻她。

      “你...你到底是谁?”

      “我?哈哈,我和你说啦,我是自由的风。风在哪里我在哪里?无所停留,无所牵挂...”海风吹动她的留海,看着她白嫩嫩的诱人的身子,送来阵阵少女才有的芳香。

      小狐狸身子猛地一颤,想来是伤口痛楚。

      “胡说八道。”薛璞把胳膊紧了紧,眉头紧皱心疼不已。

      薛璞已然不忍问下去,管她是谁,小狐狸就是小狐狸,天上地下,千秋列国她便是她。

      薛璞心疼极了,又是后悔,当时酒醉,薛璞调息醒酒,正赶上敌人开枪扫射,却是小狐狸站在了自己身前,她这么好又怎会是坏人呢?

      可是如今她却要和自己死在一处了。

      男子汉大丈夫,死于危难,自是义不容辞,可是小狐狸还是个未成年的姑娘。

      心碎之时,突然小狐狸把他推开,不知从哪里来的棒棒糖:“啧啧啧,臭薛璞其实我骗了你!”

      “什么意思?!”

      “我们都不用死啊~~在沙雕岛上,我看见一艘小艇来着,我就把他开来接你咯~。”

      这女人俄而神色一变,满眼都是轻蔑和妩媚,合着薛璞又被她玩了。

      “我去!臭丫头你玩我!”薛璞一怒,想去呵她的痒,看见渗血的伤口,赶忙住手。

      “呵呵,玩你又怎么样!你将来要是玩我,一步到胃下手可比这狠多了!”小狐狸一指鼻子,满面刁蛮!

      看着悠悠海浪,突然她哭了:“....” “?”薛璞一愣,随着目光瞧去。

      只见的一艘小快艇已然驶离游船,螺旋桨卷积着白浪一去数百米:“什么情况!”

      再度呼救已然不及,小狐狸忽然一痛,撕裂伤口,流出血来。

      小狐狸俄而慌张:“不行,不行!”满目焦急的看向薛璞。

      原来是老干部苏丹洪躲在垃圾桶里,看见同样躲在垃圾桶里的少民同胞潘丁小哥,这二位胆子太小下船之时不敢下船,终于想下船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沙雕岛上的登岸时机。

      看见了小艇,心底都是开心。

      如今觅得逃生机会,哪肯回头,开启全速就跑了。

      船上留下薛璞和小狐狸二人,一脸落寞。

      小狐狸急切的看着薛璞,显然已是慌张:“怎么办!薛璞,你快想办法走啊!你不能死!!诶呀,对不起啦,我当初就不该让你来!”一双小脚急得直跳。

      情急中好比一个委屈的小姑娘,也对她本就是个小姑娘。

      薛璞心头一软抱住了她:“怕什么?我今日梅花占卦,得泽火革,有吉从南来,有失金之痛之卦。”

      小狐狸瞬间变脸:“失金之痛!?那你还是死了吧!比起爱你我更爱钱咯~~”

      薛璞淡然一笑,看着南方海域,慢慢饮酒。

      小狐狸的伤口又是愈合的神速,她听见炸弹计时的声音看着薛璞目光温柔,轻轻枕在她的腿上:“要不...我们做一次?”她闭着眼睛羞笑着:“你...你不是一直馋我嘛~”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嘛?”薛璞喝着酒懒散恣意的笑着,他脸上微红,不过酒量感人,几乎每一口酒都是一下一下的泯着喝的。

      看着怀里的女孩,轻轻握着他的手,力道忽然紧了紧,淡然一笑。

      小狐狸喃喃说着:“若是今日死了,对我来说...便是最好的结局。”

      望着碧海,吹着风。

      感受着朝日的无限惬意。

      小狐狸安静的睡着。

      过了许久,远远见得海面之上,天水相接,赤水接霞。

      出现一叶孤舟,薛璞唤醒了沉睡的小狐狸。

      二人急忙招手,只看得碧波之上,王泽斌,周昀峰,陈浩鹏,王文钰几人正划着小船跟了上来。

      “诶!!这里!”

      二人跳到小木船之上,周昀峰累的满头大汗。

      “什么?什么情况?划船划这么快嘛?都赶上机械游轮了!?”薛璞一脸懵逼。

      周昀峰甚是得意:“别说话,以后叫我周百万!”

      薛璞一愣:“什么意思?”

      周昀峰顿时站起,手里拿着一颗珍珠,那珍珠的颜色温润剔透,显然是个不世珍宝。

      “铁子,你看我牛逼不?”周昀峰道。

      “我不看!”薛璞道。

      “我们都不看!”小狐狸附和。

      周昀峰掐着腰一声狂笑:“哈哈哈哈,孩儿们上!”

      突然大船之下,又出一堆海牛似的生物,一个个胖的出奇憨态可掬,细细一看,水下涌上几十头儒艮。

      尾鳍拍打着白浪,一个个蹦上了富威号大船。

      一大堆囧字脸生无可恋表情儒艮,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冲进了大船的食物仓库,往下搬运各种好吃的。

      为首的一名,正在手握一根大葱指挥作战,正是之前船上富威号的鲛人:“咕呱!咕咕呱!衣服首领的模样。”

      鲛人部族跟着:“咕呱,咕咕呱!”好像在唱劳动号子。

      大家脸都惊呆成了表情包:“这tm也行!”

      方知都错过了宝贝。

      小狐狸撸起袖子,四处寻找棒槌:“等着我去给他打哭!钱就来了!”

      薛璞吓蒙了,赶紧拉回来:“收了神通,还得让他们带我们逃命呢!”

      很快船上的好吃的被鲛人搬了一空。

      一堆鲛人浮着水,推着大家小船可劲游走了。

      原来周昀峰在船上救了误入大船觅食,而被捕的鲛人首领。

      鲛人首领,便找到周昀峰要跟他平分天下!在周昀峰的指挥下,鲛人大军驮着小船急速追上了富威号游船。

      然而在场的人里只有大老铁能听懂鲛人的话。

      他甚是开心:“诶,我给你们说!这玩意据他们自己说,他们就叫‘海猪’,也不叫‘儒艮’也不叫‘海牛’更不叫什么‘鲛人!’

      这玩意就叫海猪,学名叫眼结石海猪!我研究生物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这是我发现的新物种!知道不,我现在把他起名为“铁氏海猪”从不变态发育的海洋哺乳动物,诶。”

      周昀峰得意极了。

      小狐狸把憨态可掬的鲛人首领抱在怀里,玩着它半手半鳍的爪爪,胸脯被它靠在身上,鲛人的囧字脸终于变成了志得意满,一副爽死了的样子。

      只叹人不如猪。

      薛璞好奇:“哦,既然如此,那鲛珠是怎么得来的?”

      大老铁笑道:“哈哈哈,这个啊!海猪平日里不会伤心,只会找吃的,一吃辣椒就会很开心,一开心就哭了!”

      薛璞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大老铁,你看好啊!”周昀峰拿过他们从船上搜刮的辣椒。

      一把将一整块儿,辣椒直接丢在了鲛人的嘴里,鲛人安静的嚼了一会儿,竟然大哭!哇哇哇,泪水滚滚而下,竟然满船鲛珠。

      周昀峰开心坏了:“哈哈哈,一个鲛珠一百万!你看我给他可劲儿喂辣椒!”说着让小狐狸按住鲛人,使劲往嘴里塞辣椒。

      鲛人死命挣扎。

      薛璞都懵逼了,真是禽兽的行为啊!!

      过了一会,鲛人首领被辣晕过去,留下了满船鲛珠。

      周昀峰看着满船石化的同志们,笑了笑:“怎么样牛逼不!”

      小狐狸哇哇大哭:“完了!物以稀为贵!满船的鲛珠啊!!现在,不值钱了!”

      薛璞一脸懵逼!

      王文钰一脸怒视。

      王泽斌拍案而起一声大叫:“要不要我帮你居合了他!!”

      梅花易数所得,主卦为兑,客卦为离,互卦主乾客巽,

      乾金巽木,主克用是得见生机。

      所占有吉从南方来,离火为南,沙雕岛在南,故而吉从南来。

      兑卦为金,金有金钱之意,离卦为火,火克金有失金之痛,且辣椒属火,因辣椒而没钱。

      正位卦象所言。

      吉从南来,有失金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