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五十三章,老王砍飞机
    三架直升机的攻势越来越强,薛璞防御用的虎遁已经支撑不住。

      水形护罩一下散去,机枪对着四层的驾驶室开始射击。

      很快驾驶室墙壁被机枪扫射的如同筛子一般。

      混乱之中,海浪奔腾,小狐狸改变了航道被敌人发现。

      这无疑会使敌人的计划崩溃。

      故而遭到集火射击。

      一层的炸药,八旗集团的武装直升机不敢射击。

      所以藏匿于船舱底部的乘客暂时安然无恙。

      可是置身于驾驶室的小狐狸则似乎不会这么好运,薛璞远远见得驾驶室里,血光滔天,想起被机枪扫射而碎成一滩血肉的乘客,心底不禁发憷。

      “薛璞!这里!”小狐狸急迫的呼喊传来,薛璞赫然一惊,见她的纤白的大腿被倒下的船舱压住,身上满是战痕血迹,薛璞施展术法瞬移而至。

      薛璞把她护在身边,一点点把她从船舱下扯出,看着她身上的伤痕心底不是滋味。

      “听我的,我帮你打 飞机。”小狐狸忍住伤痛,伏在薛璞的耳畔轻轻说道。

      “嗯,你有什么主意?”薛璞问道。

      “你用,龙遁把我送上去!我抢下一架飞机!给他们来个中 出!”小狐狸伏在薛璞耳畔,小声说道。

      突然一声疼哼,小狐狸的肚子上的伤口渗出血来。

      “不成!”薛璞赶忙捂住她的伤口。

      忽然子弹袭来,王泽斌拦在旁边劈开几发,自己也险些中弹。

      很快三人退回至二层。

      薛璞道:“老王,拼一拼了!我待会施展龙遁,把你送上去!你看看你能抢下来一一架飞机不!

      若是不成,我用,鬼使神差,把你替换成小狐狸。让她用袖锁拴住一架,然后我在爬上去!”

      王泽斌眉头紧蹙,掷地有声的答了一个:“嗯!!”猛一点头。

      只见子弹又如火蛇一般袭来,薛璞冒险,站在甲板之上,手掐剑诀口念咒语:“龙遁,云龙啸海!”

      豁然间两条巨龙从海水见盘桓而出,登时形成一道阶梯。

      王泽斌登时握剑而出:“这世上还没有砍不断的东西!”

      薛璞神色一凛,心中有数,或许根本不用那么复杂。

      看着王泽斌逆着十二道加特林子弹,瞬时而出,薛璞布开周天奇门,让王泽斌周围的子弹发生些许的偏移,他奔着飞机就去。

      二十米高空之上,王泽斌剑刃挥落,只见寒芒一片。

      小狐狸正要和薛璞施展替身术,薛璞把她拦住。

      “那可是军用合金做成武装直升机啊!”小狐狸惊叹道。

      薛璞则尤为自信,打了个哈气,伸了伸拦腰。

      小狐狸仰头瞧去只见得,王泽斌剑刃居高顺势下落,剑锋一挥。

      嚓——

      一架武装直升飞机,被王泽斌从中间整斩成两段!

      什么!

      直升机竟然被剑劈下来了!

      只看天空中一团火焰,王泽斌踩着残骸,身子如同海鸟一般跃起!

      嚓——

      又是一剑,另一架直升机,拦腰斩断!

      如法炮制,又是一剑!

      薛璞也顺势解了咒法,阴云密布的海上,登时烟消云散。

      转瞬之间狂暴的海浪上又是一片风平浪静。

      夜空之中,明月皎皎而出。

      王泽斌把剑插回剑鞘,最后的一架直升机也被他斩落了。

      危机暂时解除,船上的众人一并欢呼。

      毕竟这是一位能斩断瀑布的男人。

      小狐狸带着重伤,开船把大家送去沙雕岛。

      不过经此一役,不由得令人多虑。

      八旗集团竟然有如此大的布局和谋划,倘若不是薛璞和王泽斌等人在此船上阻止了危机,恐怕这次袭击的影响不止于此。

      一旦国家开战,那八旗集团的阴谋便会得逞,到那时无数百姓也会惨遭的荼毒。

      届时死难者,就不止是一船上万人那么简单,要知道晚明人口只有两亿左右,一场扬州十日便有八十万百姓死难,若是如今时代,满清卷土重来又岂会是八十万那么多?

      而且在他们眼中屠杀汉人,理所应当,天经地义。  然而袭击的影响,倒是次要,而中国境内的旗人后代不在少数。

      倘若都和八旗集团所倡导的一样,一心复辟大清,这样的后果确实可怕。

      就算不付诸行动,而是把满清这样的异族侵略,这样的外国入侵,当做中国正常的朝代更迭,历史潮流所带来恶劣影响也是巨大的。

      然而现在把满清当做中国朝代的说法仍然是甚嚣尘上。

      甚至在教科书中,还有为满清侵略者以及他们的统治者歌功颂德的桥段。

      就比如嗜血杀戮的康熙皇帝,在四川屠杀了绝大多数老百姓,在广州福建沿海颁布迁海令,贼 民同论,一并毙之,继续实行着人屠政 策,却被影视剧,教科书歌颂为爱民如子的圣德明君。

      亦好比令中国社会,文化,经济,科技倒退了近千年的满清,被认定为历史的进步。

      野蛮摧毁文明,甚至在某些所谓的唯物史观的学者那里,当做理所应当的一样。

      更有甚者,在如今并非满清统治下的中国,为了所谓的团结,不正视历史,连满清的罪行都不敢承认,居然甘心给这些屠夫做着洗地的工作,来博取虚假的团结,

      这样的人,的确应该回到清军的铁蹄下,尝一尝屠刀的滋味了。

      满清非中国,夷狄非华夏这个概念是古以有之,华夷之辨是中国历来的国家观念。

      况且满清的帝王也从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比如十全老人五次败仗的乾隆大酋长,曾说:“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国之人。

      当年的多尔衮在写给明朝史可法的心中也言:明朝为“中国”,自称为“我国家”。

      就算是今天,这些满清的遗老遗少,他们在影视界,在文化界,在政 界能有许多地位的资本,也有不少是当年靠给日本人卖命,靠贩卖中国文物所累积下来的资本。

      想到这里,薛璞脸上凝愁不减,用奇门延缓着炸弹的计时,看着重伤驾驶轮船的小狐狸。

      天边明月渐落,东方已是一抹新红。

      ——————————————————

      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求读者们帮忙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