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四十八章、海寇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薛璞睡在甲板上,明月如斯。

      这场诗会,抄与不抄,比于不比还有什么意义?

      试问满船文人,四海雅士,单论诗词谁还能比得了这出口千言赋的薛璞呢?

      叶老缓缓走出来,看见薛璞枕在小狐狸的腿上恣意而睡,口流垂涎。

      不禁一声叹息。

      此时小狐狸的口中却喃喃唱起了:“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声音凄凉婉转,素雅且柔。

      叶老微微一笑,推了推眼镜道:“后生可畏啊!”

      那么薛璞从中搅合,这赛比还是不比?

      届时陈浩鹏已经通过黑客,找到了薛璞在某不知名软件上发诗的时间,和尘三岁的发诗的时间进行对比。

      明眼人都清楚,这尘三岁能有如此诗名的确是抄了薛璞的诗文。

      尘三岁一时间灰溜溜的回到台上,不敢多说片语。

      中国的诗有:兴,道,讽,咏,言,语五种用法。

      兴为阐发情志,道为引导教化道理,讽有讽刺讽喻,而言是通过诗词来和人说话,语是以诗来回答别人的说话。

      适才薛璞醉酒,故意扑倒在叶老先生的桌前,其实二人便有所交流。

      叶老看似不语,实际上悄悄说了四句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这是《诗经》当中的名篇《采薇》,《采薇》诗中有一句: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猃狁就是蛮夷,叶老的意思是提醒薛璞有蛮夷的风险。

      如今叶老出门查看,见得小狐狸却唱了:“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诗文,心中便大为安定,故而说出了:“后生可畏四个字。”

      叶老微微一笑,走进大堂一副风轻云淡之色,毕竟经历太多,这点事情她来说亦无波澜。

      “哈哈哈,今天真是后生可畏啊,得此天纵诗文,我们这场盛会也不白举办啊!至于尘三岁公子的事情嘛,哈哈,我们可以事后再说!今日只叹风月不谈其他。”

      大家如今叹服,反倒是互相客气起来,一个个互相谦让。

      尘三岁脸色阴惨惨的。

      薛璞枕在小狐狸的腿上,看着明月:“丫头,待我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我用周天奇门加快身体奇经流转,争取把酒气排出去,你得护着我。”

      “好!”小狐狸点点头。  很快诗会进入最后一个环节,涕泪鲛珠。

      规则很简单,拿出诗文来感动鲛人,让大伙用诗文感动鲛人,能使鲛人落泪者便可以获得鲛人所涕泪的鲛珠。

      大家跃跃欲试,等着鲛人的帷幕接下来的时刻。

      “咕~~”

      “呱~~~”

      周昀峰跑了过去,伸手扯下黑布,在场的所有人都石化了。

      叶老眼皮一翘,眼睛好险没掉了。

      结果假牙掉在地上,大家帮着找了好半天。

      周昀峰吐槽道:“我靠!这TM是鲛人!?”

      鲛人:“咕~~”

      “这不就是个囧脸海猪吗?”

      陈浩鹏捂着脑袋:“我的天啊,这玩意叫儒艮,儒艮啊!最起码你也管他叫海牛啊!”

      “我就管这玩意叫海猪!”周昀峰乐道:“你说话,你是不是叫海猪?”

      鲛人:“呱~~”囧字脸一副淡然又生无可恋的样子,扣了扣屁股。

      “你看,我说的吧他答应了。”

      周昀峰看着吃大葱的鲛人,上去一把给它胡子薅下来一根:“哭啊!”

      鲛人甚是淡定:“咕~”

      所有人都蒙了,组委会这个活动到底在搞什么?这个活动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好,突然轮船一颤,所有人都天翻地覆的一个踉跄。

      “是大浪吗?!”

      “不对,不可能!”

      只听外面工作人员一声怒吼:“不好啦!是海盗!是海盗!”

      “什么,海盗?我天朝领海怎会有海盗!不可能的!”

      只听得门碗枪声喧嚣。

      四周人马惊慌失措,四处要逃:“哈哈哈哈,逃不了!今天所有人都得死!!”

      尘三岁突然脸色一变,站得甚高。

      说道:“你们要怪,就只能怪该死的薛璞!我今天只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挫败你们中国人诗歌上的锐气!却不想被这小子竟然斗酒成诗!反倒令我颜面大损!今天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得死!”

      周昀峰骇然一愣,这艘轮船上有上万人,若是沉没必然是一场涂炭。

      突然机枪扫射到了了!

      突!突!突!突!

      只见几个身着比基尼的年轻美女,登时中弹,子弹把身子直接击碎,一地血肉不可直观。

      周昀峰骂道:“驾兮!我从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不是好人!”

      陈浩鹏立时慌张,掩护着叶老赶紧撤退。

      王笑言老哥在往后仓撤离的途中,被一枪打穿腿部,中枪流血不止。

      老干部开始指挥作战:“上上上!小年轻的瞅啥呢上去,和他们打呀!”

      几个冒失小伙子,听了老干部的话,冲了过去,结果被扫射击倒。

      老干部苏丹洪灰溜溜的躲在了垃圾桶里。

      尘三岁骂道:“哈哈哈哈,你们应该感到荣幸,你们都是我大清复国圣 战第一战的祭品!”

      只见二百来号人,开着快艇带着锁链的的满清辫子头,用绳索勾住轮船,一个个开始迅捷登船。

      这些持枪暴徒,手拿枪械见人就杀。

      汝荃姑娘想要逃跑,拥挤当中,被粉丝踩踏倒地,结果没一会儿就断了气。

      船长室被劫匪劫持,躲了脑袋。

      正艘船陷入了停电状态。

      呼喊声,求救声此起彼伏。

      后来这些八旗集团的鞑子,就对着声音扫射,又有不少人丧命。

      而报警的信号已经被,早有预谋的鞑子们所切断。

      周昀峰跑得不及,被困在了暗室当中,瞥见正在得意的尘三岁!

      尘三岁的组织地位想来低于爱新觉罗·褀焘。

      二人交谈尘三岁每每马首是瞻。

      而爱新觉罗·褀焘却是很蔑视他,应为一个姓爱新觉罗,一个姓叶赫那拉,叶赫那拉虽然和爱新觉罗共为旗人,一个酋长的姓氏和一个手下的姓氏自然有差异。

      很快借着月光,周昀峰在夜色当中找到了,谋划的主使人尘三岁。

      只听这些人用英语报备,周昀峰四六级考过了,听得明白。

      “五层控制”

      “四层控制”

      “三层控制!”

      “二层控....空你麻痹!”周昀峰一个一下扑上按倒了尘三岁,俩人一阵扭打,周昀峰神力在手,一拳打飞了他的假发,两拳把他的美瞳打了出来。

      第三拳周昀峰都杀了,尘三岁脑袋直接爆开,里面蹦出另一只狰狞蠕动的蠕虫!!

      “脑!脑尸蛊!”周昀峰吓了一跳,抢了一把手枪,连忙推开。

      原来尘三岁在诗论辩论之时他并不会,只是借助了脑尸蛊的威力。

      周昀峰崩了一身的血,情急之下赶紧把尘三岁扔进了大海。

      “缴获对讲机一台。手枪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