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四十四章,狐狸的伪装
    四个人齐刷刷的看向黑箱子里,大失所望。

      一甩手就都走了。

      而薛璞也知道了他为何使劲办法也无法用周天奇门侦测出鲛人位置的原因。

      黑布下面,蒙着的并不是鲛人。

      也不是什么其他不可思议的东西。

      而是一只长着一张囧字脸的儒艮,没错就是沙雕岛上最大的那个雕塑的原型。

      那囧字脸的灰皮儒艮,也就是海牛,它端坐在笼中,极为懒惰,大大肚皮舔的老高,皱着眉头,眼睛被耷拉下来的眼皮挡着,几根傻不拉几的胡须,身上的肥肉胖的得出褶。

      一手握一个大葱,吃的津津有味。

      看见四人先开帘子,居然还放了一个屁,屁还给边上的灰尘给吹起来,那囧字脸一副淡定的磨牙,委实欠打!

      小狐狸气不打一处来,这儒艮吃完了大葱,还tmd扣了扣屁股!

      依旧一副淡定且生无可恋的表情。

      仿佛对这个虚伪的社会充满了调侃与讥讽。

      “嗝~~”

      “打嗝!!他居然打嗝了!!!”

      “咕——”

      儒艮看了看小狐狸到头就睡,小狐狸气的不打一处来,当时就要揍他,被大家拦开。

      不至于,不至于和一头囧字脸的胖儒艮计较。

      灯火阑珊,推杯换盏。

      虽然没有得到鲛人的鲛珠泪,但是碧海风景,明月孤垂自是一番难得景象。

      既然往者不见,何不借此韶光,共饮一杯呢?

      小狐狸换回了一身JK制服,短裙美腿分外清纯,薛璞也穿回道袍。

      四个人来到比赛的看台,边喝着酒,边看着比赛。

      小狐狸好个哭:“完辽,完辽,我的一百万全完辽!!!薛璞你得赔我!!不行你明天就得娶我!没了钱,我下半辈子该咋办啊!!”

      “你未成年!我娶你犯法!不过今晚可以干点别的?”薛璞最是懒惰,他费劲心力考试,上船别提多累了,现如今一无所有,看着周昀峰拿着自己的诗论,在下面大杀四方,苦笑着喝酒。

      “淫贼...”小狐狸一声娇语。看着薛璞恣意醉酒的样子,斜欹在桌前。

      便趁着王文钰和王泽斌俩人腻,凑到薛璞怀里问道:“问你个事儿,你明知道我在利用你,为什么还护着我怕我被王大侠居合了?”

      “利用男人是女人的特权。女人段位越高,我就越有兴趣。”薛璞端过酒杯,慢慢把甘醇送入喉中:“船上这酒,却是不错。”

      “喜欢吗?”

      “嗯”薛璞点头。

      “这酒名唤“郁金香”,诗仙有诗言:“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这船自是一个大酒店,这酒店里可是有好酒哒,我带你去一处保你醉生梦死。”

      “哦?好啊。”小狐狸扯着薛璞两人偷跑到地下酒库。

      明灯一打,好一片波光淋漓。

      酒窖左边都是国际名酒,而右边全是中国私酿。

      都用晶莹剔透的玻璃器皿盛着,供应船上游人饮用。

      千面狐狸坐在长桌上顺势一摆俏皮笑道:“我知你酒量不好,但是想睡到本姑娘,也没那么容易,外国的酒没意思,咱们喝中国的酒。”

      她素手轻抬,在长桌上摆了一排长酒,她分着斟满,只看酒杯当中黄白红绿相间,排除两米多长。

      似一串霓虹一般。

      小狐狸笑道:“哼哼~一杯酒,一个典故,我坐在这里。酒都饮尽了,典故都道明了,我便是你的了~”

      小狐狸噗呲一下,撩拨头发,从薛璞耳畔走开,坐在远处的凳子上,一双白嫩撩人的腿,灿灿生辉。

      薛璞微微一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杯是洛阳的刘家私酿的牡丹酒。”薛璞端起一杯饮下。

      小狐狸香唇微俏吐露方泽:“公子继续呀~”

      薛璞又端起一杯,轻轻嗅了嗅:“酒色清温,后有回甘。江上青帘映白沙,垆头美酒玉无暇,当年卓文君当垆卖酒因为谈资,这是四川的当垆酒。”

      小狐狸含羞微吐,鹅蛋脸上芳唇微颤,眼睛醉醺醺的望着薛璞:“真是个难不住的人啊~”

      薛璞哈哈一笑,接二连三饮道:“这是汾酒,这是中圣杜康酒,这是九酝春,这是葡萄酒,这是新丰美酒,这个是花雕酒.....”

      接二连三,一气呵成!

      醉眼微熏的看着,精致的如硅胶娃娃一般的小狐狸,一个人影分做两个,软软的样子甚是可怜,看她眼眸中秋波似的神情。

      她的身子似乎不是很好,虽然没有明确表现出来,但能确切感受,小狐狸是病着的。

      薛璞猛地一怔,已然是最后一杯酒了。

      “哈哈,最后一杯,喝还是不喝?”小狐狸温柔的看向自己,薛璞拿过就被来心头微微一怔,只看那酒色如琥珀,自是黄酒。

      不过这杯黄酒不是花雕,而是绍兴的...

      “小狐狸....你....不可能呀,你这傻姑娘!?”薛璞心头猛地一怔。

      小狐狸醉熏的望着自己香唇一碰:“早就告诉你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诶,你说的要给我礼物就是这个?”

      “不是礼物,而是交易....”

      小狐狸的语气忽然严肃起来:“一个凡人,随意催动只有玄门道士才能驱使的雷法就已然奇怪!更奇怪的是,竟然是龙虎山独有的五雷正法!

      对于没开祖窍,没有师父传承,平日里吃喝嫖赌,不守清规的你来说是太不可能了!

      而且周天奇门,就连深山里的术士也未见得会,你一个凡人怎会催动如此巨大的盘力!?

      答案只有一个,你手上有《瀚海录》!!那本通天彻地的《瀚海录》!!”

      千面狐狸的脸,瞬间变得严肃阴沉,手中猛地变挥出一把匕首,直接抵在薛璞的脖子。

      “你喝醉了就,周天奇门必然紊乱,现在是你最虚弱的时候!《瀚海录》要么给我,要么我就杀了你!”千面狐狸怒视者薛璞。

      薛璞醉眼朦胧,但是神智情形,小狐狸接近自己,勾引自己的目的他很早就猜到,只是装作不知罢了。

      “傻姑娘,你要《瀚海录》,你早说嘛。在我怀里,你摸摸...”小狐狸粉颜失色,慌忙摸索。

      突然薛璞轻轻摸了摸小狐狸的后脑:“我醉了,打不过你了。可是我现在杀你易如反掌。”

      “嗯...命在你手里,随你的便。”小狐狸眼泪渐渐溢出。虽不知她在哭什么,却也能体会她的难受。

      很快薛璞怀中的古卷被小狐狸翻看:“嘿嘿嘿,我的《瀚海录》~~”

      小狐狸翻开《瀚海录》赫然一惊。

      “怎么会...诶呀!”眼眸迷离一时失望。

      “薛璞...对不起。”小狐狸暗暗哭了。

      只见《瀚海录》上写着:“古之瀚海录者,承天之法也,肇自天地初开,日月分明,莫不以三元五德八会之气,充沛于天地之间....”

      薛璞问道:“如何?《瀚海录》上的字,你一个字也瞧不见吗?”

      小狐狸点点头,薛璞哈哈一笑:“傻姑娘,看来这次你没有说谎。”说罢把桌子上的黄酒端起来一饮而尽。

      “没事,这书上字,很多孩子都瞧不见的。”

      小狐狸失落的神情溢于言表,她连连对薛璞说着抱歉,她说她自打从第一次见过薛璞的时候就知道她有《瀚海录》了。

      紧接着的案子其实一半是她提前知晓,还有一半就是想为了接近薛璞继续查的。

      而后来,她想了好多抢夺瀚海录的办法,于是便借此大醉的机会让薛璞就范。  谁知反倒是自己露馅了。

      看她可怜的样子,薛璞心底怜惜,一把把她搂在肩头温柔说道:“千面狐狸你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小狐狸把《瀚海录》收好放在薛璞的怀里,眼眸中似有悲伤。

      “好薛璞,对不起。”

      “你要用《瀚海录》做什么?你需要里面什么内容,尽管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找。”薛璞端起最后一杯酒的酒杯,醉醺醺的抱住了她:“江湖儿女,姑娘可是要反悔?”。

      千面狐狸适才答应,薛璞只要把这排酒全部饮下,今夜小狐狸就是他的人。

      “都说了,是交易!现在这个交易不划算!”小狐狸掐着腰,又赶忙扶着要倒下的薛璞,他醉的太厉害了。

      “既然是交易,他怎会不划算呢。”薛璞顺势把小狐狸按在了桌子上。

      小狐狸两条美腿夹得死死的,纤软的身子顿时失去的一切力气,软绵绵的吐息着兰气倒了下去,当真是要任人百般了。

      可这人眼前这人是薛璞,她却也点了点头,泪水从脸颊流出。

      谁知两人连吻都未吻,衣服穿的好好的,喝多了也绝不开车,俩人啥都没干呢!!!

      “等一下...”小狐狸绵软道,可是身体已然无半分力气挣扎,人酥酥的似一滩烂泥。

      突然听得楼上诗会的会场里传来,有人读诗词的声音却是尘三岁发出的:“

      《鹧鸪天》:

      昨夜桃花夙雨催,江天一色雁群归。兴来沽酒春风钓,醉罢卧矶大梦陪。

      如槁木,忘玄机,浮生莫使与心违。世人逐利成牛马,不似山林自在飞。”

      薛璞对小狐狸的调戏赶忙住手,又轻轻拭干了小狐狸的泪水:“对不起,我唐突了。”

      小狐狸甜甜一笑:“好啦,送你的礼物在楼上~”俏皮的眼睛一眨。

      薛璞急忙牵着她的手,借着酒劲,大摇大摆的就往楼上去了。

      薛璞便走,心里边骂,小狐狸扶着他:“这首《鹧鸪天》·昨夜桃花夙雨催,薛璞的词作,为何薛璞退赛之后,他的作品会出现在比赛的会场呢?这不禁令人疑问。”

      而且,回想起来自己参赛时候尘三岁莫名的针对,他心底愈发觉得不对劲。

      起初以为是小狐狸撺掇他来刁难自己。

      可是细细想来并非如此。

      仁智和尚的阻挠,和潘丁小哥的激将法,终于激将得薛璞放弃了比赛。

      那么他放弃比赛一定是有人获益。

      而一直暗地里撺掇的人就是尘三岁。

      很明显,是尘三岁抄了薛璞的诗作!然后一定要把薛璞赶下诗会,才能令他在比赛中大展身手。

      想到这里薛璞,便是忍不了了。

      先说比赛的会场里,双方论诗已然进展的如火如荼。

      诗会的开始,日方,韩方,等其他国家,一有诗作周昀峰便连连摇头。

      日本的他便说,神韵不足,风骨虽清,但是气象上未免阴鸷冷瘦,让人读完后觉不爽。

      这韩方一出手,周昀峰便跟着薛璞的稿件说韩方的诗文,滞涩,虽然符合规矩,但是灵气不足。感情虽有,但是对于情感把控不深。

      这些诗论,叶老看了也是频频点头,说周昀峰点评的好。

      而韩方和日方心底不爽之时,问道天朝可有好诗,好词,这尘三岁便直接照搬薛璞的诗文来搪塞。

      有时候甚至拿出了薛璞刚学诗时候写出的练笔,导致贻笑大方。

      而且周昀峰每次用薛璞的诗论去反击,这尘三岁都是不乐意的,反倒是攻击周昀峰的文论不雅,一来二去打得不可开交。

      ——————————————————

      眼看着明天就要推大高潮了,今天质量不知如何,还请见谅,作者太累了最近。抱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