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四十二章、吟诵大赛
    “周兄且慢!”尘三岁拍桌而起。

      “周兄!?他叫我周兄!哈哈哈哈,一定是个好人!”周昀峰心中暗笑。

      尘三岁笑着说道:“哈哈哈,周兄啊,你来参加此次大会实则是为国出战。怎可把过多精力放在预热的吟诵中呢?”

      周昀峰看看尘三岁质朴的笑容点了点头:“嗯,不错好像有几分道理。你虽然是内定但还是很有眼光的啊!”

      尘三岁脸色一黑,勉强笑道:“哈哈哈,其实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吟诵人员,周兄大可不必亲自上阵。”

      尘三岁腰板一挺,彬彬有礼的说道:“好,本次吟诵中方答应了。”

      南棒代表吴根在点了点头。

      倭国代表梅川一夫也表示同意。

      其余国家,日理万机国,和越猴国看热闹的不嫌乎事儿大,也纷纷表示赞同。

      只有欧美的川国庆说个没完,他双手比了两个ok:“我就说嘛~就该比,没有人比我更懂吟诵!!”

      气的身边另一个叫做奥尼哥的黑人代表,赶紧给他嘴捂上。

      很快南棒的吟诵代表团登场了。

      六十四个人结成一个正方形方阵,他们一个个身着韩式民族服装,拿着长鼓和鹤头琴,跪坐在台上。

      叶老坐在台上喝了一口茶叶,推了推眼镜,眉头紧锁,摇了摇头:“诶,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说罢转过身去。

      所谓八佾,便是周礼当中天子所行的祭祀礼仪,低等级的身份不可,古时一佾八人,八佾就是六十四人。

      韩方此举的意思就是说,中国文化凋敝,自己才是真中华真华夏。

      琴弦一动,长鼓一击。

      噔~嘣——

      韩方开始吟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很快,台上的吟诵者竟然不自觉的有规律摇起了头。

      台上台下一种哗然,听着那曲调,节律铿锵,曲调绵长,隐隐有当年私塾之味,许多保学之人对于过往有了一番回忆。

      “哈哈哈,这唱的是什么啊!”老干部苏丹洪突然拍腿大笑,他这根正 苗红的一代人对此不甚了解。

      底下的观众一半骇然:“棒子所吟,所诵已然抛却所谓的门户之见,这些吟诵者竟然完全沉醉诗境之中,他们对传统文化的认真的确令人动容。”

      一半不明所以而讽刺的:“啧啧啧,翻来覆去这都啥东西,诗歌还能这么读啊!”

      有一些上过私塾的或者在老先生那里听过吟诵的,竟然无不叹息,这味道的确有当点意味。

      而吟诵之调,重在节律,胜在记咏,质在感情,并非是表演形式,而且不能为了优美而破坏文字原有的读音,故而不似戏曲一般好听,但是台上所吟的确精彩,只不过有很多人也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吟诵罢了。

      而几位见过吟诵,或者精于吟诵的专家,也不由得跟着节律口里漫吟:“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诗集,棒子所吟诵之名曰:《关雎》是《诗经》开篇第一首。

      其意思很明确,其一他们表示整个宇宙都是韩国的。

      其二的意思却是深了,《关雎》一篇孔子说他是,发乎情,止乎礼乐而不淫’,而汉代儒家把他称之为后妃之德,是最具礼仪教化的诗文。

      文以化之,文以教之,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这棒子从天朝处学了文化,如今反以文化教育中华,当真是狼子野心,人心不足蛇吞象也。

      蒙犸老师怡然自乐,眯着小眼睛跟着节奏直摇,语气还甚是慈祥:“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

      吴根在亦是在台下窃喜,打起折扇甚是嚣张。

      很快棒子的吟诵团退场了,留下了一片掌声...

      就在众人一并赞赏之时,谁知倭国的队长梅川一夫甚是不屑,占了出来点评说道:“哈哈哈,棒子吟诵团的吟诵的确高明,只不过略显淤滞沉涩了。

      如今已然是一副新气象,既是吟诵诗篇,和天朝交流,那就应该吟诵本国之诗作,你这吟诵他国之作,以为自用,未免太小家子气滴干活!

      就好比贵国虽然文采昭然,却摇着我东瀛的折扇,岂不是有趣。”

      梅川一夫的话令南棒十分难堪,他深知挫败天朝颜面之事,万万不能让棒子一家独大,若是棒子搓了天朝颜面,而自己无所作为,更丢人的反倒是倭国。

      毕竟输给天朝不丢人,输给棒子可以切腹自尽了。

      这文人用的纸折扇,的确是宋代之时由日本传入的,梅川一夫讽刺吴根在摇纸折扇,实际上就是在说,棒子抢占他国文化的行为有点恬不知耻。

      韩国队长吴根在收起折扇一脸闹心,手下的选手朴步成好心劝了半天。

      只见身着和服的梅川一夫,一拍手,一声日本的经典乐器三味线乐声奏起。

      噔噔——

      台上洞箫声动,台上出现一位身着白色日本宫廷装束的中年男性,口吹尺八,音调哀切。

      一位艺伎身穿一身花团锦簇的和服,手拿菊花小折扇,迈着小碎步走上台来,开始跳着推掌舞。

      这尺八本是中国乐器,只可惜几经流离已经在中国失传,如今却成了倭国的传统乐器,声音一动倍感凄清。

      两人于台上独奏独舞,更显精致,却有独特岛国风情。

      人说日本有唐韵,实则不然,日本虽于唐朝学习,又师法于宋,然而千年一过,结合本地文化,早已推演出一套新的内容,说盛唐在日本的多是被日本旅游团的营销号洗脑了。

      山水精致,岛国雕琢,自有一番风味。

      可是毕竟是两人运动,比起多人运动的棒子。

      大家看来却也未免太过小家子气。

      毕竟还是千人 斩比较好看。

      周昀峰虽是不懂,但是看得愈发纯粹朴实:“诶呀妈呀,这前戏都这老半天了,墨迹啥呢,怎么还不开口呢?”

      尘三岁一旁见了,心中一凛,果真奇人哉!:“话糙理不糙啊!”

      突然尺八暗停,艺伎毕舞。

      男子跪地吟诵道:

      国比中原国,人同上古人。

      衣冠唐制度,礼乐汉君臣。

      银瓮篘新酒,金刀鲙锦鳞。

      年年二三月,桃李一般春。

      吟诵一罢,日方梅川一夫暗自觉得自己大胜,摇着本国纸扇好个嘚瑟。

      他这首诗是却是当年倭国使臣写给大明的,想当初中国被元虏灭亡,文化丧尽礼崩乐坏,日本得知崖山之战中华沉沦与胡虏之手,亦心感悲怆,故而举国上下面西叩拜。

      因为蒙元为胡虏异族,不受中国文明熏陶,故而日本便以“小中华”自居。

      待到明太祖皇帝朱元璋励精图治,一扫胡尘,光复中国之后,倭国使节哩嘛哈便大言不惭,自比中华反笑话中国被胡虏异化衣冠制度有蛮夷之风。

      而他写给大明的就是这样一篇诗。

      这些可惹恼了大明,太祖皇帝旋即下旨与倭国断交,永不往来。

      又颁布了禁止中国人穿着胡服的法令,把文化从蛮夷化又华夏化了回来。

      几百年后,大明还在朝鲜战场上胖揍了日本一顿。

      而如今这日本吟诵队吟诵此篇的目的,就是在嘲讽天朝又被满虏和西方列强侵略,再不复昔日文明,而他们自己却演化出一套学问来。

      诗文吟诵道这里,台下观众听得发懵,台上尘三岁却暗自发懵,频频向叶伽蓝老先生望去。

      叶老脸色不甚难看,但是终是泰斗,若是出面和小辈计较,那便是输了。

      周昀峰看着如此场面很是无语,毕竟现在一看见和服就想到温柔人妻,居家少妇,温泉旅馆,8时间什么的。

      而且台上又是两个倭国人。

      期待的画面都有了。

      看得日方如此的表演,选手席也是按耐不住了。

      那汝荃姑娘甚是喜欢二次元和风文化,虽然并无过错,可是没有一点矜持,却是不妥:“哇,日本小哥哥好帅,哇和服好好看哟~~”

      身边的老干部虽然喜欢拜架子,但是苏丹洪大事上绝不犯糊涂口里骂道:“哼,狗日的!老子的爹当年可没少杀你们这帮鬼 子!”

      仁智大师还频繁相劝:“阿弥陀佛,都是因果报应,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苏丹洪骂道:“呸,我们也不曾亏待过他们,凭什么报到老百姓头上?!”

      而潘丁小哥不同汉语,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看着大伙撕逼。

      看着台上,甚是得意耀武扬威的梅川一夫,大老铁可是不能忍旋即说道:“诶呀妈呀,你们在那咿呀半天干啥呢?”

      大伙神色一凛,齐刷刷看向周昀峰。

      周昀峰有恃无恐,心道:“小小倭国,这首诗以前我在我铁子那里听过,他给魔改过,今天正好拿出了损一损你。”

      梅川一夫道:“你什么意思的干活??”

      “意思,没啥意思!就是怀疑你为啥叫没穿衣服?”

      “你,岂有此理,我要和你决斗!”梅川一夫震怒之下,要去莫自己的武士刀,摸到之后方才想起今天带的是木刀,装饰用的。

      “我看你们那个和服后面背一个枕头,挺好玩啊,是不是街边和人苟且时候用啊!你叫梅川一夫,是不是你爸你爸在梅川那个地方有了你呀!”

      梅川一夫气的半死,台下打着圆场:“话糙理不糙!”

      看着梅川一夫气的发紫的脸,听他道:“哼!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见教,但是今日这么出言侮辱,若是不说出个一二三来!休怪我不饶你。”

      周昀峰哈哈一笑,张口就来:“

      国非中原国,人是原始人。

      衣冠没制度,礼乐有人轮。

      善饮口嚼酒,切腹天下神!

      若非汉制度,猴子一般春。”

      梅川一夫气的登时哑口无言:“你!你!”

      周昀峰诗文背罢,旋即哄堂大笑:“哈哈哈哈,人是原始人!!衣冠没制度,礼乐有人轮!!”

      在场无不捧腹而笑,所谓这诗摆明了就是在讽刺日本沐猴而冠,若没了汉唐制度,就和猴子一样了。诗中“礼乐有人轮”一句,很是耐人寻味,有人轮,是谁轮?怎么轮?在哪轮?,意犹未尽,意犹未尽啊~。

      所有人都对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倍加赞赏。

      “锈堵油烟机,礼乐有人轮!!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鬼才呢?”

      一旁的尘三岁却是看傻了眼,眉头一皱,虽然不知为何,但很明显周昀峰也已经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他吩咐了左右又不知谋划了什么。

      这时尘三岁清了清嗓子说道:“咳咳咳,现如今该让我们的吟诵人员登场了吧!”

      看着尘三岁的志得意满的样子,众人的心不由得放下。

      梅川一夫脸上一抽,面子只觉得挂不住心底暗自嘀咕:“天朝上国人才数不胜数!今天这个不出名的小子却在我面前大出风头!他们究竟要派出怎样的选手呢??”

      突然人群当中一阵惊呼。

      不少少女撕心裂肺:“啊!是他!是他!是那个男人!”

      大伙都抓狂了,虽然是吟诵大会,朗诵选手不敢出现,但是这个男人只要一出场,那边宣告的比赛的胜负!

      只见这个男人文质彬彬,穿着一身学生制服,打着领带,身上是黑色格子衬衫。

      身材瘦瘦高高的,皮肤黝黑,嘴唇和嘴巴极大,目光闪烁的不停看着天花板,天上似有朵朵彩云在飞。

      脸上不时泛起销魂的笑容,堪称一代表情包神帝!!

      男子站在台上,开口粤语朗诵。

      主持人说道:“下面请欣赏梁俊峰同学带来的诗朗诵,《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

      男子声音声音悄然温和道: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毛号蓝(孟浩然)。

      诡异的笑容配上那迷离销魂的眼神,令得在场观众众脸茫然....

      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

      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

      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

      男子神奇的朗诵,虽然不是吟诵,但是那销魂的眼神,看着天花板上若隐若现的翔云,那随着诗文颤颤而动的大嘴,口涎里的拉丝,已然让在场所有人表示震撼。

      纷纷不知是赞是叹,是惊是喜,只得说天朝地大物博,赶快拿出手机拍照,录下这场有生之年的表演。

      虽然都知道这不是吟诵,但是大家都表示喜欢,虽然吟诵没有继承,但是还有鬼畜啊!

      周昀峰大摇大摆的坐回台上,对着梅川一夫摇了摇手指说道:“哈哈哈,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你们不行!”

      梅川一夫自觉面上无光赶忙唯唯诺诺的退下,对着镜子苦练表情。

    ——————————————————————————————————————————————————

    网络小说多是调侃,人生在世,开心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