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四十一章,大威天龙
    四人一番言语,便都知道了在这艘船上的来意。

      薛璞和小狐狸自然说他俩还有陈浩鹏,大老铁是来参加比赛的。

      而王泽斌情侣二人,是接受了雇佣当保安的。

      一对贼,一对保安,四人见面相视一笑,达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

      一番交谈之后,小狐狸更是疑问,他心知王泽斌剑术极高,远在薛璞之上。

      旋即问道:“那既然王大侠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输给薛璞这么个...这么个贱人~”

      王文钰亦不知情,只听王泽斌大骂了一声:“...操!...”便不再多说了。

      薛璞一脸坏笑,翘了翘眼皮。

      小狐狸发现王泽斌这个人非常直接,也不喜欢麻烦说话都至说一个字,且每一个字都说的极为的坚定且又富有爆发力。

      “你没吃饭没?”

      王泽斌说:“没!”

      “去吃大餐去啊。”

      王泽斌说:“可。”

      薛璞把他们要去揍鲛人的事情说了。王泽斌则直接回了一个字:“干!”

      薛璞说:“去看小电影啊?”

      王泽斌说:“看!”

      王文钰忽然一怒挥起拳头就要揍他:“啊!你信不信我削你!!”。

      王泽斌说“不!”

      四人秘密暂且按下不表。

      且说诗词比赛一端,天朝代表队整装待发,名额换成了,尘三岁,苏丹洪,汝荃姑娘,周昀峰,仁智大师和不会汉语的潘丁小哥。

      大赛开始之前,首先要进行一些文艺表演。

      舞台上花团紧蹙,展示着各国文化风貌。

      主持人登上台来,身着一身华贵的晚礼服说道:“下面请欣赏由倭国武士,带来的切腹自尽!大家掌声欢迎。”

      一时间场上雅雀无声。

      “诶诶诶,主持人报幕错了!”场边提醒。

      “哦,不好意思!下面请欣赏,由少林寺民间搞笑艺术团,带来的武术杂技!变脸!!”

      观众掌声雷动....啪 啪 啪 好一阵鼓掌。

      音乐响起:“变脸,变脸,便便看!”

      许多浑身肌肉的光头武士,翻着筋斗就冲上来太,只见为首一个,一个空翻落地劈胯在,台中间一动不动好一会儿。

      脸色已经从通红变成了惨白!

      观众惊呼:“哇!你们看!这就是变脸啊!”  “不好!大师哥卡蛋了!!”两个武士,动作娴熟,两个空翻上台,把大师哥架了出去。

      很快又一个光头大师出场,行了一个武礼,秀了一下腹肌胸肌,一个马步甚是威风。

      只见他翻身躺在一个长凳之上,一声恶吼:“来吧!胸...口...碎...大...石!大威天龙!妈咪妈咪哄!”

      两个小和尚端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灰石,垫在大师胸口。

      “胸...口...碎...大...石!大威天龙!妈咪妈咪哄!”和尚猛一发力,用健硕的胸肌把大石头顶在胸前。

      一个满身胸毛的壮汉,走上台前,行了一个武礼。

      拎其大锤奔着大石头就砸!

      嗡——

      噗呲一声,大石头纹丝不动。

      台下观众一种欢呼。

      大师中午吃的绿豆粥喷出来了!

      “大威天龙!妈咪妈咪哄!再来!!”大师一声怒吼!

      壮汉呸了两下手,大锤猛地挥上,这次纹丝不动的是那位大师。

      壮汉很是淡定,把大锤一撇,高声道:“大夫过来看一下!胸口碎了!”

      舞台事故...

      很快还没死的演员被抬下去,仁智大师一旁给念着超度经文:“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还挺专业。

      这样危险的表演,被组委会叫停。

      很快开始了各国吟诵的表演。

      中国的诗词歌赋,不同与外国的。

      确切说“诗”这种文体也是中国,确切的说是汉人,华夏所独有的。

      西方的文学,把诗称为“poetry”其本意是指“史诗”“神话”或者“戏剧”“歌剧”。

      这和中国诗歌所表达的内容并不一样。

      “史诗”是外国的神话,半歌唱的历史。

      “戏剧”就和诗更不相同了。

      所以,“诗”这一概念便是中国所独有,而外国人所无法理解的。

      《诗大序》中所言:“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言之不足则咏歌之。”

      《尚书》中所言:“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

      足以说明,诗这一问题,是阐述内心的情志,而通过一种韵律,歌声而阐发的文体。

      故而在上古到乐府时期,诗歌一体都可作为吟唱。

      而到了南朝之后,所作诗文,也都是可以根据其音调进行吟诵的。  并且,就连文章古文也可以通过吟诵进行,一种半乐曲一样的吟诵。

      但是很不幸,现在这种方式在国内不甚流行,还好相关部门已经逐渐恢复了。

      但吟诵一门,然而仍是我国诗词的弱项。

      这时候南棒国,一位诗人身着一身棒子服,站了出来人模狗样儿的说道:“各位朋友大家好,在下吴根在是南棒的队长思密达!

      哈哈哈,既然表演太危险了思密达,我们带了吟诵团,不如就比一下吟诵怎么样思密达!也好看看我天朝的国威是不是都被胡虏消灭净了!思密达!”

      叶老坐在评委席不发一言,须知道中国自打满清入关已然甚久,价值西方列强屈辱,好多好东西都丢净了。

      她以泰斗身份若是下台同棒子较量,实在是变向的说中国无人了。

      台上一些专家,面面相觑,小矮个戴眼镜的女副教授蒙犸老师,说道:“诶呀,这个南棒选手,真是我们以和为贵不喜欢比试的,而且吟诵已经被时代淘汰了有什么可比的,都是些封建糟粕!”

      眼见天朝露怯,这独损天朝天威的机会,怎能由南棒国独占,倭国队长梅川一夫道:

      “怎么就成封建糟粕滴干活啦?中国诗词博大精深,汉语吟诵不单声调优美,而且以诗情诗意吟诵更有千变万化,更能体会诗情诗感!吟诵起来是大大滴好啊!”

      西方代表川国庆是一个金发碧眼老胖子,他双手比了两个OK道:“没错!中国就跟着比一下嘛!我敢说!没人比我川国庆更懂诗词!!我再说一遍,没有人比我川国庆更懂诗词!!”

      眼见天朝一方骑虎难下,周昀峰一脸茫然:“心道不久是比个朗诵嘛!有啥这不如那不忿的!比就比呗!为国争光,当仁不让!你们不上我上!”

      只见周昀峰一声怒吼:“你们几个玩意,骂骂咧咧的干啥呢!比就比呗,不就是读诗嘛谁不会啊!!”

      尘三岁一脸懵逼,他竟然忘了一言不发的周昀峰了,他并不知道周昀峰啥也不会,心中暗暗算计:

      “这小子,半天一言不发,看起来一定是一个个高手!而且刚才竟然以“锈堵油烟机”这样的奇葩神句,轻描淡写,带着对世俗的嘲讽获得晋级!定然是个不世奇才!我万万不可大意啊!”

      见得周昀峰自告奋勇,叶老先生也推了推眼镜,安心的坐回作为,心道:“哈哈哈,是啊,我堂堂中华大国岂会无人呀!!”

      谁知尘三岁,亦拍案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