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四十章、盲侠王泽斌
    薛璞虽然扯着小狐狸不去相见,但是言语之中,不乏透露出对于王泽斌的熟悉。

      相传王泽斌少年之时曾留学倭国,在倭国各个剑派学习剑术,结果成了一个不可一世的天才。

      而且极为擅长居合斩!所谓居合是日本剑术中一种瞬间拔刀斩杀敌人的技巧。

      王泽斌的看家剑术就是居合斩,他逢人对战通常只一剑就能解决战斗,能接住他三剑不死的人都是这世上最一流的剑术大师。

      日本的一位十段剑圣曾经接过王泽斌两剑,待到第三剑的时候立刻弃剑认输再不挥剑,他在回忆录中说道:“我能想象第三剑后我的一百种死法...”

      王泽斌出剑极快,甚至都看不见他拔剑和收剑的动作,只能听到剑鞘响动和敌人脖子上飞散出来的血光,有人说他的剑是快过光速的,还有人说他是用剑气杀人的。

      当初他认为自己的剑术天下无敌,于是便仗剑单挑了全倭国的道观,结果除了那个为数不多的十段大师接住两剑之外,其余的剑客都是站着进去,横着出来,所幸用的是竹剑。

      此事一时间称为倭国剑术界的丑闻,王泽斌回国后,倭国政府,自卫队等等势力压迫媒体,强行把这个单挑日本剑道的事件压了下去。多年之后无人提起。

      而王泽斌回到中国武术界,心知现在的传武会真功夫的人不多,但还是挨家挨户的比剑,结果依旧是天下无敌,也只有仗剑挑战道少林寺的时候才和上面的大师,用了四剑获胜。

      他便成为了岳飞,剑仙岳昭明,武当大侠辜云,抗倭名将俞大猷之后第一个单剑挑少林的人,当然现在的武功和当年武侠时代的武功不可同日而语,而那一年王泽斌十七岁...

      剑术界出了这么个神人,由于是秘密进行,没有传开,不过王泽斌的威名实在太盛,年少气傲,便决定剑挑没有参与此次比试的武当,结果几次回绝之后,武当山派出了陈师成道长与其切磋。

      当时这场剑术比试秘密进行,道家不重功名,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于是双方签订了生死状,薛璞王文钰也都陪着他。

      这场比试不知道过程,也没人说明结果,只是王泽斌和陈师行道长的太乙玄门剑比斗了一个时辰,最后两个人都站着走出了比试的密室,当时陈师成道长气定神闲,也成为了世上唯一一个和王泽斌比剑而站着走出来的人。

      所以这场胜负的结果便不言而喻了。

      至此结束后王泽斌在武当山上住了一个月,便再也不已日本剑道自居,只说自己是天下第二剑,就在很少与人交手。

      说道这里小狐狸已经是瞠目结舌,看着薛璞也在看着边上的少女,暗自吃醋,打了一下他:“喂,那你盯着,那个女孩看干什么?”

      “咳咳咳,休要胡言!王文钰我可惹不起!那是我小学同桌!打人一等一的狠!”薛璞躲在暗地,抱着小狐狸不敢做声。

      “搜嘎,原来你们认识!而且关系还很不错!那你为什么不出去相见?”小狐狸惊异道。

      看着薛璞的脸好像自己欠了他一百万的样子,咽了咽口水。

      薛璞说道:“你还太小,不知道他的威名...不过你要记住,若是被他发现了一定要躲在我身后!

      还有我这个朋友话少只说凡事只说一个字,你不要招惹他,当他说出一整句完整的话的时候,就是他和敌人只见只能活一个的时候。”

      小狐狸一脸懵逼:“嗯嗯嗯!”

      突然平台之下,王文钰和王泽斌说他要去厕所,便让王泽斌在这等他。

      小狐狸见得王文钰离开,刷得一下用轻功落在王泽斌跟前。

      薛璞吓得一跳,赶忙跳下:“你疯了!?”

      “没事!反正他又看不见!”小狐狸道。

      海风呼啸,海浪悠悠一阵清风,吹过王泽斌的长发,王泽斌对小狐狸落下并没有察觉。

      薛璞懵了,把她扯过身后:“他可不是瞎的。只是王泽斌剑法如神,他十分喜欢日本的一个叫座头市的盲侠,所以平日里便是盲人打扮,希望练出盲剑之境,是为心中有剑,人剑合一。”

      小狐狸听了薛璞的介绍,点点头若有所思:“奥,原来...如此...”

      只听得如厕后王文钰一声呼唤...

      王泽斌猛一回头一声贱笑:“来了,宝宝~~”

      猫着腰,带着墨镜,用手中的盲人拐杖一点点从两人面前,摸索过去,小心翼翼生怕跌倒。

      走过来五六米也没瞧见薛璞和小狐狸,二人两脸懵逼的对视:“靠!这脸打得!”

      薛璞自觉打脸,咳嗽了一声:“咳咳咳,老王!咳咳咳!涩会王!我买加特林!!”

      薛璞喊了半天,才看见两人情侣二人回头。

      “诶我去!汤圆!”王文钰瞬间一乐,牵着王泽斌的竹木拐杖,就跑了过来,堆了薛璞肩膀一下,汤圆是薛璞的小名:“你咋跑这船上来呢?当服务员啊!”

      “诶唷,我的姐姐,我就这么不堪吗?”薛璞无奈道,果然十分熟悉。

      王文钰甚是活泼,看见了小狐狸:“诶我去!这谁啊!”

      “我叫...”小狐狸刚要握手。

      王文钰根本不理:“一看就是对象是吧!什么时候领证,房子买没买,准备啥时候要娃!”

      薛璞豁然一愣心道死亡三联问啊!他便对小狐狸道:“嘿嘿嘿嘿嘿,这是王文钰我发小,我俩小学同学。这位盲侠哈哈哈,是吧~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二剑,王泽斌!”

      小狐狸赶忙和王文钰握手:“嘿嘿嘿,姐姐您好,我叫小狐狸。”

      王文钰神色一凝:“....”

      薛璞的神情也开始严肃,两个人双目相对,因为王泽斌是闭着眼睛的。

      盲侠王泽斌看着薛璞竟然依旧的不说话:“....”

      薛璞:“.....”

      王泽斌:“.....”

      薛璞:“.....”

      一时间气氛极为凝重。

      突然!王泽斌憋了半天终于开口说话了:“...穷...逼...”

      薛璞气的不打一处来:“手下败将,何足言勇!你你你!”

      这一开口把小狐狸逗得直笑:“哈哈哈,穷逼!”

      结果这一笑反倒令得王泽斌手握竹木做出拔刀的姿势,王泽斌的木杖实际上是一柄剑,只是剑锋藏在木质的剑鞘当中平日里都以为是拐杖,实际上是一把剑,至于到底是日本的武士剑,还是中国的长剑就不得而知了,应为他拔剑的速度太快,没人能看得清。

      王文钰的眼神立刻凝重,盯住了小狐狸道:“汤圆,王泽斌说这个女人在利用你。”

      薛璞点了点头:“对啊,我知道啊!”

      小狐狸牵住薛璞的手,缓缓松开,眼眸里似有泪水:“....你,你知道!”

      王泽斌猛然开口说话啦!:“要不要我帮你居合她!”

      小狐狸登时懵逼:“靠!什么和什么啊!一句话没说呢?上来就要居合我!”

      一时杀气凛然,薛璞手恰剑诀拦在当中。

      噗嗤的一阵长风,把小狐狸的短裙掀起...赶忙一捂,双靥霞红。

      薛璞十分害怕拦在中间:“哈哈哈哈,不用不用,自己人,自己人。”

      小狐狸心有不服,天下第二剑,能有多厉害?便要继续挑衅。

      突然四五只苍蝇飞了过来,王文钰极为讨厌苍蝇。

      嚓——

      刀锋入鞘,小狐狸惊呆了,还没见到刀锋,几只苍蝇被整齐的被切成两半了。

      尸体落在地上,还有一只竟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一只分做两只向海里飞去。

      “...又斩了无聊的东西...”

      小狐狸心中大为钦佩忙道:“我靠!真的诶,小哥哥,你还缺女人吗?我给你当小三儿好不好?!我腰细活 好屁股还翘!”

      薛璞更是懵逼须知王泽斌是宠妻狂魔,小狐狸无疑是自寻死路!一把捂住了小狐狸的嘴。

      王文钰未等发火,王泽斌已经做了拔刀的姿势说道:“...女人会影响我出剑的速度...”

      薛璞赶紧拦住:“诶诶,老王行行好,她和你闹着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