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三十九章、神秘剑客
    轮船甲板之上,明明皓月,照的天地间万倾银辉。

      王笑言因种种莫名原因退赛,饮恨离去,凭栏空叹,饮酒自酌。

      薛璞跟来上来,正欲相劝他心底也是一腔愤懑。

      “诶,世间功名,终是大梦云散,王大哥又何必与庸人介怀。”薛璞于身后劝道。

     “不是介怀,只是心有不甘啊!”王笑言说道。

      薛璞不管别的,一把搭住肩头:“走走走,咱哥俩喝酒去!想那么多呢,今天就咱哥俩,你第一我第二,他们怎么比,比来比去都是第三四,没劲没劲!!!”

      “没错,没错,还是老弟看得通透。哈哈哈!!”

      两个人在厅外对酌。

      王笑言笑道:“哈哈哈,老哥我年愈而立,却不及贤弟年纪轻轻却活的如此通透的强。”

      “诶,通透?活的通透就一定好吗?世间万物就是因为活的通透,看得通透了反倒是一般无趣...”薛璞拄着脑袋,白玉般的脸似乎微微晕红,有些醉意了。

      灯火微黄,满盘珍馐,二人继续推杯换盏。

      王笑言问道:“哦?贤弟这是何意?”

      “哈哈哈,老哥有所不知,在下是个灵探。画符抓鬼,除魔降妖的,见过太多这人世间的生生死死。只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鬼来给我抓,又那里有那么多的妖来让我除呢?”

      王笑言点了点头:“不错,鬼神之事,本就是捕风捉影,若是真有得见鬼怪,想必也在少数。”

      “不错,所以我虽名为灵探,但这辈子所行所见。其实多半不是阴间的鬼怪。而多半是这阳间的鬼了”薛璞打了一个大瞌睡,和王笑言坐在二楼的餐厅里,看着大堂上正在举行的诗文决赛。

      看着那些内定上去的,却又冠冕堂皇的嘴脸,很是叫嚣。

      薛璞和王笑言离开比赛,而顶替上去的便是仁智和尚,和潘丁小哥,而最开心的反倒是尘三岁和组委会这一帮人,虽不知究竟为何如此针对薛璞,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诶,阴间的鬼,他们或哀,或怨,或叹,或愁,都是仗着自己所郁结不消的气,游离人间。虽然是在为祸一方,不过我知道他们各有原因。”薛璞和王笑言对饮了一杯。

      王笑言道:“那阳间的鬼有何不同。”

      “这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阳间的鬼嘛,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益”,而且是不择手段的“利益”。”

      王笑言若有所思。

      “诶,所以说看得通透了,就很无趣。”薛璞又饮一杯。伸开大袖子狠狠抻了一个大懒腰。

      突然一声女孩怒骂在耳边响起:“诶呀,大叔!你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了吗?还有心思在这喝酒!”

      一下子掐住了薛璞的耳朵:“诶呦,诶唷~~~”

      小狐狸笑道:“嘿嘿嘿,王大哥!不好意思啊,您先自己喝一会儿,我和他还有点事儿!”

      小狐狸的纤手狠狠揪着喝得半懵逼的薛璞,俩人扭打到了角落里。

      “姑奶奶!!我要去喝酒啊,你别拦我~~~”

      王笑言见得此景,自饮自酌了起来:“哈哈哈,嘴里说着无趣,这打情骂俏的我看就是颇为有趣啊。”

      餐厅之外。

      “大叔,就你那千杯不醉,两杯就倒的酒量你喝什么喝?你忘啦?鲛人!我们要找的鲛人!”

      薛璞豁然一惊,酒醒了一半,方才想起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找到鲛人。

     “对啊!鲛人啊!走走走,丫头我们打他去!”

      现如今比赛的已经开始,鲛人必然就在会场当中,虽然不晓得对方用了什么办法让薛璞的周天奇门,侦测不到鲛人的存在。

      但是可以断定的是,鲛人一定就在会场当中,而且多半就是在展台的后面那个大黑箱子里。

      只是小狐狸看见了爱新觉罗·褀焘,还有一些人偷偷的送海鱼进入那个大黑箱子。

      了解了详情,薛璞和小狐狸逗逼二人,拎着从南棒国那里买来的大棒槌,蹑手蹑脚潜入后台,准备对着鲛人做一些禽兽的事情。

      二楼甲板,月色如水,大海里暗流涌动。

      二人来到到了后台仓库的门前。

      “啊!好痛呀,轻...一点!薛璞你顶到我了!”小狐狸香汗欲滴,娇息撩人。

      “嗯,这样呢!?”薛璞温柔说道,他醉意上头,赶忙把身子侧开,原来撬门用的铁丝划在了穿着露脐装小狐狸的腰间。。

      “噗,进来了,到底了。已经都被你塞满了!!”小狐狸死咬着嘴唇,娇娇怯怯的望着薛璞,温柔说道。

      “我这才进来一半呀!”薛璞只觉,小狐狸娇躯猛颤。

      “不行了,不行了,人家这里小小的,怎么抵得住你的体积啊!”小狐狸把耳朵伏在门锁之上,撅起翘臀,细腰如蜂,那个火爆性感的身材,令人流出鼻血的样子,不用描述也都知道。

     她不让薛璞再把撬门用的铁丝继续插 入。 自己动了起来。

      听着铁丝插进锁芯的声音。与薛璞说道:“大叔,开门撬锁,我千面狐天下第一!你瞧好吧!”

      咔嚓一声,门锁果然打开。

      谁知就在此时,薛璞心头一凛,一把搂住小狐狸的纤细的腰肢,把她拎上平台:“嘘,有杀气。”

      这股杀气铺天盖地,又如雷霆闪电,又如万顷波涛,瞬间把薛璞的气势完全压住。:“不好!”

      看着禁声不语的薛璞,小狐狸也是冷汗直流,可是看着薛璞护着自己的样子,悄悄与他说道:“怕什么,死便和你一块儿死了。”

      只见得三楼甲板走上来一对情侣。

      “浪浪,我们去钓鱼啊!”女孩文雅调皮的声音。

      “行!”男子说起话来极为严肃认真,哪怕只有一个字也是掷地有声!

      “你会做烤鱼吗?”女孩又问。

      “会!”

      “你说我们钓上来条鲸鱼吃会不会违法?”女孩还问。

      “会!”男子说道。

      “那我们吃还是不吃?”女孩说道。

      “吃!”男子镇定说道。

      小狐狸一脸懵逼,什么杀气,什么吃鲸鱼?这是一对儿什么神仙情侣。

      薛璞一脸担心的样子,示意小狐狸不要做声。

      很快这对情侣走到了二楼甲板之上。

      只见的一个男子束发,身着一身汉人的武人直裰,右手拿着一副竹杖,在地上摸索着前行。

      长发男子身材极瘦,瘦得如枯柴一般,相貌极为冷峻,他戴着一副墨镜。

      黑天戴墨镜,谁都知他是瞎的...

      一个素雅少女牵着他的手,欢快前行,嘴里哼着歌二人转。

      少女明艳绝伦,身材素袅,自有一番风流态度,长发曳裾,身材虽是不高,但是有一种飒飒侠气。

      小狐狸注意到这男子长得蛮帅的,只可惜双目失明,连连可惜,只觉得少女风姿绰约,真是无人去赏咯。

      不过两人郎情妾意,情谊甚笃。

      看得千面狐狸好生羡慕。

      “啧啧啧,瞅瞅人家...”小狐狸已然无奈。

      “不想死就别说话!”薛璞捂着小狐狸的嘴喃喃说道:“天下第二剑盲侠,王泽斌...”

      “天下第二...”小狐狸隐隐有所思:“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一号人物吗?”

     薛璞的脸色愈渐沉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