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三十八章,书生哀世
    诗文已闭,满堂喝彩。

      那么既然如此,这参加国际赛事的,前六名就已经定下。

      分别是以下六人。

      富豪洋人尘三岁,退休老干部苏丹洪,弹幕网古风up主汝荃姑娘,辽东大汉王笑言,本作主角薛璞和大老铁周昀峰。

      薛璞得饶人处且饶人,解了仁智和尚的奇门咒法,他一脸懵逼,方才觉得沧海桑田,自己适才还在叫嚣,现如今已经变成落败之人,不由得倍感震惊。

      昔年晋人王质,伐木山中,见两小儿对弈,一时神往,细观之。弈毕,手中斧柯已烂,归家后方知已过百年,真可谓沧海桑田。

      会场当中,主持人站了出来说道:“名单既已公布,大家可有疑义?若是没有便以此六人参加比赛。”

      台下选手,各自无语,若说疑义便是对提前三人内定好的结果甚是不满,若是没有也是对后来三人的心服口服。

      周昀峰挺直腰部,心中却是战战兢兢:“诶,大老铁!我咋办啊!真上去比赛了,有点心虚啊!”

      “怕什么!你高中语文不是挺好嘛,我给你说,看见那个汝荃姑娘没,她初中语文就没及格过!”

      “有人垫底,我就不担心了。”周昀峰有恃无恐。

      众人议论之时,主办方的一位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带着一个打着赤膊,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的谆厚男子走上台前。

      “且慢,我有意见!”工作人员道:“我是本次诗会的执行官。这个诗会的总体流程都需要我来负责。”

      众人聚精会神的听着这个领导干部的言论。

      “我们中国是五十六个民族构成的大家庭,民族同胞们团结友爱,互帮互助,亲密合作,不可分割!”

      薛璞点了点头:“不错民族团结万岁!”

      执行官一脸蔑视:“哼!你也知道民族团结大于天!!”

      “诶?对啊,民族团结大于天呀!”薛璞愣了。

      “那为什么,参加决赛,代表我们出征的连一个少数民族同胞都没有!!”

      大家都点了点头:“没错,确实为了体现团结包容,和谐平等,应该加入一个少数民族同胞。”

      执行官咳嗽了一下,很是有官威:“咳咳咳,这位潘丁同学,是民族大学的优秀学生。我希望把他加入队伍!”

      说罢引荐了身边打着赤膊身着民族服饰的男子。

      潘丁一脸傲慢,大摇大摆的环视一周,把王笑言直接从座位上推开,自己堂而皇之的做了上去。

      王笑言老哥一脸懵逼。

      六位选手也都没有异议,心道这不挺好吗?反正都是内定进来的,多一个人也算多一份力量。

      台下的选手们也纷纷点头:“嗯,是呀,是呀!应该给少民同胞一个名额。”

      “不过话又说回来,潘丁小哥连题都没答凭什么就能独享一个名额呢?”一个少年道。

      老教授说:“因为人家是少民呀!”

      台上的潘丁大摇大摆,若无其事的坐着,一脸的蔑视,东瞧瞧,西看看很是不雅。

      此时执行官又说话了:“由于参赛名额有限,你们三个人必需选择一位给这个潘丁同学让出来!”

      “凭什么!?”王笑言登时震怒:“我们费尽心思,费尽才学,才有出战的机会!怎可因为他是少民,我们的位置就拱手相让啊!”

      薛璞摇了摇手中折扇:“不错,真把我们当贵 州考生吗?”薛璞看着那个叫做潘丁的男子问道:“阁下能有佳句对得上之前的题目吗?”

      潘丁不理,过了半天才示意薛璞自己不会汉语。

      王笑言登时面有愠色:“领导,这位小哥连汉语都不会说?您让他参加汉诗大赛??”

      执行官一声怒吼:“你们几个注意自己的思想觉悟!宪 法上规定了要尊重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你们不予以配合就是在破坏民族团结,伤害民族自尊!”

      王笑言登时震怒反唇相击:“不对!民族团结自是站在民族关系平等和客观事实之上的。而不是少数民族生来就优越,生来就要站在汉人头上的。”

      “不错,所谓民族福利政策,也是我们照顾弱势群体,为他们提供帮助,促进民族团结的方式。并不是让少数民族凌驾于汉人头上的枷锁!”薛璞拱了拱手道:“况且就事实而论,潘丁小哥的确不具备参加比赛的学识和能力,单纯的为了政治 正确,而枉顾事情本身的话反倒是促进了道德绑架。”

      跟着薛璞的话,王笑言继续说道:“薛贤弟说的没错,诗词大会本就是以才学能力取胜,若因为潘丁小哥的身份就给他随便加分,那组委会干脆直接把奖颁给他算了,我们又何须再比?!”

      执行官骂道:“中华文化百花齐放,怎可让你一家独大!?”

      薛璞拱手而辩:“中华文化,自是我华夏之文化,是百分之九十七,而不是五十六分之一。况且,我国各族,亦有蒙古,俄罗斯,朝鲜,伊 斯 兰等诸多外来文化之苗裔虽为我中国之良民,但其祖上可并非我中国之人,难道俄 罗 斯的欧洲文明也是我中华文化咯?”

      “你们真是狭隘!真是...”执行官有些没有说辞。

      王笑言继续说道:“哈哈哈,并非是我等狭隘,同样的席位,为何我们汉人凭借真才实学坐在上面,就是狭隘。而潘丁这样的少民坐上去便是开放包容了呢?给你个呵呵,你自己体会!”

      台下的人开始议论:“你们不让出位置,就是在瞧不起少民同胞!”

      “是啊,是啊!民族团结都是一家人,你们凭什么欺负人家,瞧不起人家。”

      “对啊,领导都说人家小哥优秀,你知道人家有多了不起吗?少民啊!”

      “对对对,领导的话说得都是对的啊!”

      “对对对,汉 族人滚出中国!”

      领导一声冷笑:“哈哈哈,你们都听到了,这就是民意,我们怎么宣传,下面人就怎么相信。就是明摆着欺负你,你也没资格发声也没资格说话。潘丁小哥看中了你的位置,我劝你还是乖乖让出来吧!”

      执行官的态度中带有命令与要求,王笑言登时已经怒不可遏,旋掷袖挥去:“哼!这种所谓的公平团结!狗屁诗会我还真就不惜的参加了!”

      大步长扬就是向门外走去。

      王笑言便走边咏一首七律:

      大梦由来似饮冰,书生意气古难平。

      红颜销尽胸中志,紫绶长囚世上英。

      若道文章应有价,谁言会遇自无凭。

      蘅塘退士如相在,览卷应寻李贺名。

      诗文一出,震惊四座,就连叶老也不由起身,想欲挽留,可惜志不在此,如何强留?

      王笑言风流韵士,自然不必同俗人计较。

      薛璞心中万般悲切,以王兄大才本有一展大名之时,奈何却要忍受今日此等莫名屈辱?

      旋即想要劝阻,却劝不回来值得拱手和台下众人说道:“薛某今日,并非破坏团结!

      只是在下诸位皆是汉族同胞,如今之事已出,若是各位身为汉人的同胞再不懂得自重自爱,那恐怕真的是没救了。

      王兄诗才在我之上,他既然退赛,那么在下也无颜参加。诸位告辞了!”薛璞拱了拱手也一并退赛。

      小狐狸躲在暗处,窥见此景,心头一时悲伤喃喃念着:“傻薛璞...”

      陈浩鹏和周昀峰也要去阻拦,周昀峰道:“大老铁,你走了我咋办呀?”

      薛璞拿出一个本子送给他,然后一页一页的慢慢讲来:“待会决赛,这是我的诗论你就照着读,评诗论文,除了叶伽蓝老先生的点评之外,你就一律说不好。

      文辞艳丽的你用这几篇骂他!听起来文辞不佳,却广受好评的你用这几章骂他!

      要是都挺好,还挑不出毛病的,你就说功力欠佳,炼字不纯,你用这几章继续骂他!铁子国家兴亡,民族振兴就落在你肩上啦!”薛璞意味深长的看着周昀峰。

      周昀峰神色一动,一脸坏笑。

      “我走啦,这样的情形我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说罢一挥袖子,长扬而去。

      薛璞亦是赋七律一首:

      山城林壑景萧森,无限凋伤对酒樽。

      正午阳光虚艳丽,圣朝雅政本清真。

      功名无路兴谀媚,寒士有心失语文。

      江水江花终不尽,书生哀世守孤身。

      诗文吟罢,留下芸芸众生,各自凝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