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三十三章,经典论战
    听了这话小狐狸登时就急眼了:“你骂我是穿山甲!那你猜我说了什么!!”

      薛璞赶忙把小狐狸的嘴捂上,扯住她窜天猴一般要窜出去打仗的身子:“丫头,别闹,我和她撕!”

      薛璞拱了拱手:“姑娘众所周知,‘山正’这个词是来自于你们洛丽塔圈,并不是汉服的相关名词。况且你既然已经说自己的衣服是照搬别人家的山寨,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穿的呢?”

      “你!你,你!我们女人说话,你们屌癌插什么嘴!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女人要搞封建复辟呀!”那汝荃姑娘甚是嚣张,掐腰骂街和泼妇一样,丝毫不顾及她老萝莉的人设。

      可是一谈到男女话题,在场她的粉丝全都愤慨,拿出了誓要杀光男人的架势。

      谁知汝荃姑娘骂了薛璞的一句竟然惹了祸端。

      “你TM说谁屌癌!!!”蓦地里一声怒吼,小狐狸猛一下扯开薛璞的手,大步流星冲过去,手如利爪奔着汝荃姑娘的脖子就要掐去!双眼已是血红。

      薛璞顿感一股杀意。

      “不好!丫头要杀人!!”

      薛璞赶忙越出,单手拂在她手腕,一招“揽雀尾”,谁知她杀意颇重,手上劲力势如破竹,竟然阻不回来。

      见势不妙,薛璞一手把她揽回怀里,身体格在两人中间:“别闹,我都不在意,你又何必。”

      “我怎么欺负你都成,别人...死...!”小狐狸在薛璞胸口,眼神猛地一瞪,把汝荃吓得不行。

      薛璞抱着她,只觉得她身上热血翻涌,气息乱颤,久久不能平息。

      这一招,吓得一脸惨败的汝荃姑娘,急忙后退半天不敢说话:“....你...你干嘛,你仗着你们一对儿,欺负...欺负人少吗!”

      一个短发女胖子作为汝荃姑娘的粉丝,站出来指指点点道:“女奴,啊女奴!啧啧啧,男人都是我们的敌人!姐妹看看,就是这些男的,压迫我们女性!你看看这个女的啊,穿的和封建社会下的女驴一样!帮助这些男人压迫我们女人啊!姐妹们啊,这女权还不够深入人心啊!”

      薛璞出来一声呵斥:“够了,吵够了没有!我们争论的话题,是汉服的问题,你跑出来扣什么女权的帽子啊!”

      “怎么!你不就想让这个女的肚子给你生儿子吗!”女粉丝骂道。

      “给我生儿子她乐意,有人乐意你生吗!?”薛璞搂着小狐狸道。

      小狐狸掐着小腰,一挺眼皮瞪,鼻孔冲着她,很是挑衅:“对!我乐意!我不光要生,我还要生一堆呢!我养得起,你能么!”

      薛璞噗嗤一笑附耳道:“真乐意假乐意?”

      “噗...”小狐狸羞中带笑,不与答复。

      一番撕逼,引得注意,薛璞一本正经,清了清嗓子:“今天,我们争论的内容是汉服,那么就要从汉服的意义出发。

      汉服又名华夏衣冠,华服,是汉民族的传统民族服饰,既然提到民族,那么这个衣冠所代表的必然是汉的,或者是以汉文化为母文化第一认知的民族的民族服饰。

      所以在座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汉族,换而言之,说他是我们的民族服饰没错吧!”

      周边都是饱学之士,纷纷鼓掌:“对对对,小兄弟说的没错。”

      薛璞又道:“第二汉服是传统的,他既然归结于传统民族服饰,那么从传统上来,从传统上继承,从古物中复原是必不可少的。”

      汝荃姑娘道:“呸!复兴不是复古!真汉服都在博物馆里!而且是寿衣!”

      薛璞微微一笑,款款说道:“新人就要虚心,我们的汝荃姑娘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反面教材。”

      汝荃脸色一红,看着小狐狸一副要仨了她的样子,赶忙退回在人群当中。

      “所谓复兴,我们先说复,既然要复,我们就要从古物当中追寻依据。要知道,汉服大绝大部分都在当年的满清入关剃发易服,和血腥屠杀中消失了。”

      汝荃姑娘道:“那既然消亡了,被历史淘汰还复兴什么!”

      薛璞又道:“所谓的消亡,是非自然发展的消亡,是外族入侵的血腥屠杀!就好比倭国占领我国湾 湾地区后,全面日化,教百姓说日语,当中国光复后,还要把汉语恢复是一样的!”

      听到这里众人一并鼓掌:“对啊,现在一些菜 逼省长还要搞去汉化,真是恶心,就该天降大雷给他劈死。”

      “对对对就是!”

      薛璞接着说道:“现在人民站起来做主人了,那汉人恢复自己的衣冠制度也是天理。汉服有三百余年的断代史,所以我们要从古人的文物上去复兴考究,看看古人的究竟是怎么做的。就好比你要去做一道菜,总要去看看菜谱不是!复兴的第一步就是要复古。”

      “呸!”汝荃姑娘吐沫多,继续在呸。:“我没词了我也呸!谁让我是女权呢!我还是仙女呢!”

      汝荃这一呸不要紧:“你看你一个大男人把小姑娘都给惹生气了!”

      另一个道:“对,成天想着复古,讲那么那些所谓形制什么的,真是食古不化,愚昧保守!”

      “三十多岁的小姑娘吗?”薛璞继续吐槽,借着说道:“食古不化说的真有趣,汝荃姑娘穿的这一身洛丽塔是欧洲的衣服,既不传统,也不是我们民族的。肯定不是汉服。而且我们也没有反对她作为时装穿着。

      其次...既然谈到形制了,就好比作诗,有人会拿着一个现代体裁诗去和诗人说,这个是律诗吗?

      如果有那还来参加什么诗会呀!”

      在场众人一并觉得有理,周昀峰和陈浩鹏跟着鼓掌:“快鼓掌啊!!啪,啪,啪真好玩啊!”

      大家在一起一阵啪,啪,啪。

      薛璞笑了笑,请上来一位身着西装的帅哥,周昀峰:“来大老铁,收了神通吧。站在这里。”

      “这位帅哥西装革履,”他的衣服就是对襟的对吧。

      大家:“对!”

      薛璞又请上一位身着西装晚礼服交领英伦的风格的少妇:“这位女士请随在下来。”

      女士“好。”

      薛璞道:“汉服也有交领,也有对襟,有长袖也有短袖。”他指了指小狐狸的立领对襟长袄,和自己的交领道袍。

      “既然西装也有,汉服也有,如果不讲形制。那么这位先生的西装晚礼服,和这位女士的英伦晚礼服也是汉服咯?”薛璞笑笑向大家拱了拱手。

      此时舆论已经从汝荃姑娘那里全都,导向薛璞一方。

      民心所向不少女权都纷纷倒戈。

      小狐狸一副吃屎脸:“死一边去!!”

      众人若有所思,正在以为大获全胜之时,一个人耳畔提醒了汝荃姑娘。

      汝荃姑娘乐得甚换,高声说道:“哈哈哈,文物都是死人穿的,你们穿的都是寿衣。”登时四下里一阵骚乱。

      薛璞未等作答,台下一人高呼:“放屁!这样搬弄是非,黑我中国文化的人就该喂鱼!”

      只见人群之中走上一名黑大汉,身着道袍,头戴儒巾,向薛璞拱了拱手:“兄台真知灼见,敢当中发声,在下佩服。”

      薛璞见此人衣冠心知是个同袍,他拱拱手道:“诶,兄台客气了。”

      黑大汉高呼一声:“在场可有姓孔的朋友。”

      只见一个戴眼镜文质彬彬的老先生走了上来,额头颇宽,方方的脸蛋,还真和孔夫子的画像有几分相似。

      “哈哈哈,老夫孔宪德,不知有何指教。”

      黑大汉道:“指教不敢当,敢问先生,可否去道山东曲阜衍圣公府邸祭祖吊唁?”

      孔老道:“有。”

      只见黑大汉指了指薛璞的衣裳:“敢问曲阜旧藏博物馆中,衍圣公生前所穿之道袍,和这位小兄弟所穿的道袍可有差别?”

      孔老仔细辨认:“哈哈哈做工和细节,虽有出入,但大旨无差。”

      薛璞笑道,向二位各鞠一躬说道:“老阿姨,不要以为汉人没人了。这古人随葬,寿衣是一部分,生前衣物也要随葬,这个习俗至今仍在!怎会都是寿衣?”

      汝荃被噎的死死的,暴跳如雷已经口不择言了:“你们?你们这是宣扬糟粕,这些都是封建社会的东西!”

      谁知没等薛璞开口,下面就有人骂道:“呸,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兴扣帽子,搞迫 害啊!你说的汉语上古时期就有,那是不是还说是奴隶社会的东西!”

      一个学生道:“老阿姨,醒醒吧,还玩文字狱啊!大清都亡了!”

      汝荃哑口无言,蹲在地上懵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