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二十一章,围攻
    很快真正的警察赶到,带走了涉及多处违法的王海英。

      尽管她哭鼻涕抹眼泪,但违规补课,带领大家乱吃假药,致人死命的事情将会得到法律的公正制裁。

      前两天还因为成绩不可一世,风光无限的优秀教师,转瞬间变成了阶下囚,结果不禁令人唏嘘。

      校园里也难得早放学一天,同学们趁着黑夜打起了篮球。

      同学们争相庆祝,虽然没有放鞭,但是也好比过年了一样。

      然而薛璞却得不到半点清闲。

      因为就在刚刚,小景同志打来电话说道,福泽禅寺虽已包围,但是寺内仍有人抵抗。

      更是有人挟持了周昀峰当做人质,来和警方谈判。

      听到这里,薛璞已然累的懵逼,但是又抖擞精神,往福泽禅寺追去。

      事到如今,案件已经大半水落石出,但是到头来问题还是那个。

      谁要搞周昀峰?

      他们对这个麻瓜有什么企图?

      松林之间,数十台警车把福泽禅寺前后围住,红蓝相间的警 灯闪烁,十多台大灯把山林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由于薛璞使用雷法炸毁了地下通道,尼玛仁波切,卓玛,主持,小和尚们都无法突围。

      可是周昀峰却落到了卓玛手中。

      周昀峰被绑着推到了屋檐高处,卓玛用枪指着他,他大声吼着:“死!有轻于鸿毛!....铁子后面咋背!!”

      薛璞在外喊着:“有重于泰山!”

      “不要管我!干就完了!”周昀峰喊道。

      一时间枪林弹雨,子弹竟然人体描边就是打不到福星高照的周昀峰。

      寺院门外一番激战过的痕迹,竟然有几名战士牺牲了!

      薛璞一时痛心,却看得寺院之内,亦倒下了数名僧侣。

      不时传来枪响。

      啪,啪,啪。

      薛璞顺着火光瞧去,只见的寺院那个师父砍火麒麟的老主持,身披袈裟,正向人群射击。

      但还是官兵战力高强,很快攻入寺庙内院把前院和大雄宝殿攻破。

      瞬时射杀了五六名手持枪械的僧人。

      那老住持败退之际还不忘跪下求一求佛祖,结果被当场生擒。

      很快,官兵把贼人围困在后殿。

      警长喊话了:“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释放人质!现在是最后通牒!”

      后殿当中仍然是没有声音传来,也仍然没有释放人质的意愿。

      而突击小队,五六人已然趁着夜色,摸索进入后殿,准备发动奇袭。

      后殿之内,环境漆黑,他们训练有素,不发出半点声响,手中枪械蓄势待发。

      队长偶尔用对讲机说外面的情况。

      警长神色凝重,一边对着后殿里的贼人喊话,一边听着内殿里汇报的消息。

      突击小队,小心翼翼的在大殿里寻觅。

      铃铃——

      一名队员不小心碰触了一根红线,红线上的铜铃微微作响。

      猛一抬头!

      见得后殿大佛正在安详慈悲的微笑。

      什么!

      一时间火光四溅,枪声震耳...

      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一阵枪响...

      突击小队,失去了联系。

      不好!出事了!

      众人各自悲伤。

      青年英雄殒命沙场,这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可是谁又知道,这后殿之内到底有多少危机埋伏呢?

      薛璞作为顾问,却是文职,然而发小受困岂能不救,赶忙主动请缨出手救援。

      警长起初觉得不妥,一来薛璞是文职,二来他的身份也只是平民。

      要知道保护平民,亦是警员指责。

      所以迟迟不肯答应。

      但是薛璞很是无奈,大步流星只身闯入内殿。

      毕竟以他的身手,自是自由来去。

      他从侧门进殿,觉得夜色朦胧一切并不分明,墙上的壁画好似一个个狰狞的鬼怪,伺服杀机。

      很快便见到倒在地上的突击小队们。

      其中一个尚有气息,正冲着薛璞招手,让他救命。

      “有古怪!”

      忽然听到佛像背后传来扭打之声,只听周昀峰呼喊道:“阵地!向我开炮!”

      薛璞诧然一惊,只觉得一股杀意逼近。

      砰!

      枪响,薛璞施展鬼遁,闪到石柱后面,子弹既然打穿了地砖。

      那倒下的战士还在求救,薛璞手恰雷法,暗运周天奇门。

      他如今已然奔波一天,午饭之后只在九年三班喝了点枸杞水,又是连翻恶战,可以说是又累又饿了。

      周天奇门威力受损,不过还是侦测出,后殿当中有五名暗枪手埋伏。

      “奇门鬼遁...”忽然手掐剑诀,消失不见。

      奇门遁甲之术,奇门是一方面,遁甲是令一方面,奇门遁甲最早用于古代军阵,甲为天干统帅,遁甲便是在军阵当中隐遁军阵中统帅位置的一种法门。

      共分为九遁:天遁、地遁、人遁、风遁、云遁、龙遁、虎遁、神遁、鬼遁。

      鬼遁之术,便是一种隐藏自身的法门。

      暗枪手,适才截杀了训练有素的突击小队。如今正要如法炮制截杀薛璞之时,缺不见了薛璞人。

      突然杀气逼来,大呼不妙!五名暗枪手被打翻后颈,从房梁上掉下摔昏过去。

      薛璞赶忙去救人。

      什么!

      薛璞扶起倒地队员。

      不好!

      一声枪响,突击队员手.枪一枪对着薛璞打来。

      这人竟是假冒!

      薛璞本能架开手枪,张手一抬,把假冒突击队员的手枪直接打中天棚。

      好大的力气,假冒之人,重拳挥落,一肘猛砸。

      薛璞摊手一挡,身体一个踉跄。

      那人抽出短刀,正往心口扎来!

      薛璞太极云手一格,敌人撩阴腿,如一道弧线踢来!

      马伽术!

      薛璞诧然一惊,这是特工必修的格斗术,他旋即一招“野马分鬃”格开下腿。

      太极云手与其近身拆招,那人短刀术使得出神入化,推手拆招之中,总使刀去插薛璞软肋。

      薛璞收手听劲儿,反以手肘格开。

      高手搏命只在一瞬,二人三秒之内,反复拆解对方招法数十次。

      那人觅得时机一刀猛刺,薛璞心道危险,旋即担手压住敌人持刀手腕,施展桩功向后一避开。

      引得那人前刺,谁知那人短刀功夫高明,竟然不给身位。

      真是高手。

      谁知薛璞拳法化劲,反其道而行之,躬身双拳“双峰灌耳”,双拳正戳在敌人耳朵。

      嗡得一声聋鸣...

      薛璞又拳猛挥,一击寸拳,将敌人击出三步。

      敌人再度攻上,只觉心口一痛,肋骨已然塌了。

      登时昏死在地。

      薛璞一骇,扯下敌人面具,心头赫然一惊,这人竟是尼玛仁波切。

      “大老铁!救我!大老铁!”

      听得周昀峰喊叫,薛璞顺着声音追去,一路上虽有抵抗,但都不如这仁波切厉害。

      须臾间来到了佛像之后的一个密室。

      油灯...

      法阵...

      尸油香...

      周昀峰。

      薛璞定睛一瞧,一个藏传布局的法阵当中,周昀峰正被绑在,一副巨大的唐卡中央。

      卓玛正冷笑着拿着刀,一点点剥开他的衣裳。

      “呵,无知的汉人,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卓玛笑道,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