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十九章、舌战
    九年三班的教室里,鸦雀无声。

      学生们呆愕的神色很快集体转为平静与淡定。

      “什么脑神丹!我不知道!”王海英翻了个白眼。

      王海英接着有恃无恐的说道:“同学们你们知道吗?!”

      大家齐声响亮:“不知道!”见得同学反映,王海英腰板一挺,洋洋得意。

      “那补课呢?”薛璞问道。

      王海英死活不认账翻了个白眼:“政治课代表,来你说!”

      第三排中间位置的女生登时站起,答了一声:“到!”

      政治课代表沈秀英是个高风亮节的女学生,利落的短发,校服朴实带着套袖,气质又是高傲又是自信,她推了推眼镜,有感情的背诵道:

      “老师好,警察叔叔好!我们九年三班是一个热爱集体,热爱学习的班级。同学们住校期间,自发组织自习。王老师不辞辛劳,含辛茹苦,的利用下班时间为同学们补...组织自习,真是人民的好老师!祖国花园的好园丁啊!相信我们九年三班高举伟大旗帜,在王老师的带领下一定会成为党的好学生,领导的好帮手!”

      灯光的光芒,仿佛太阳一般映照在高风亮节的课代表身上,微风浮动,气势极为正派。

      显然是老江湖王海英,应对领导检查的好士兵!

      但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薛璞素来讨厌道貌岸然之徒,眼珠一转随口问道:“郝爱国!你们补课多少钱一节啊!”

      郝爱国是班级里调皮捣蛋的坏学生,班主任的鼓动下同学都瞧不起他,小狐狸委婉的告诉了他的父亲的死讯,他沉浸在悲伤当中,一时失神:“啊?一百五啊!”

      “哦...四十个学生,一人一百五,一周补六堂课...”

      王海英脸色一绿,方知露馅,怒不可遏,一个作业本猛地扔过去:“不争气的蠢货!”

      政治课代表道:“郝爱国同学!你作为一个坏学生说话一定是在撒谎,你真的对不起老师和学校领导对你的培养啊!”

      薛璞赫然一怒,半空中截过作业本,问道:“郝爱国,你家里出事!为何不回去看看,你告诉你母亲了吗?”

      郝爱国哭到:“....没有,手机...手机被没收了。老师说...说不让回去,上课最重要。什么事情在上课头上都是小事...”

      王海英道:“哼!怎么!不好好学习还有理了!啊,郝爱国你看看你考多少分!你知不知道你拖了多少班级同学的后腿!倒数第二,还有理了!你有什么资格回家,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吗!”王海英拎起教鞭就对着郝爱国的脑袋一顿猛打。

      “呜呜呜,老师,您留的作业太多了,我料理了父亲的丧事回来再慢慢写呗!”

      王海英大怒,打得更狠了:“叫你嘴硬,叫你嘴硬!”

      薛璞信手一挥,便把王海英的教鞭夺下,大声呵斥道:“王海英!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

      “你看看这是什么!”

      薛璞拿出一个玻璃杯,把小狐狸给他的“脑尸蛊”的卵放了进去,打上鸡蛋液,轻轻一搅合。

      那虫卵中的蛊虫破壳而出,开始急速吞噬鸡蛋液,瞬时间把鸡蛋吃光,变成了一只鲜红色的巨大蠕虫!

      在场学生无不惊骇。

      看着翻滚扭动的蠕虫,不少女同学都害怕,扑倒同桌怀里:“诶呀,好可怕!好不和谐!”

      一个男生道:“可怕也好,不和谐也好,眼前的一切就是血淋淋的真实啊!”

      一个圣母气息的女生骂道:“呸,破坏和谐的家伙!只有心里阴暗的人才会盯着丑陋的东西看!我们小仙女,美就好啦,咱们不去看她,这东西就存在啊!”

      男生吐槽道:“不去看就不存在,你这就是掩耳盗铃!”

      “呸!李宝柱,你看看你的学习成绩,班级倒数第一,经常不听从王老师的伟大安排和指示,一看就是内心阴暗的货色!没有教养,有什么资格指指点点,还给人扣帽子!”

      薛璞看着无辜且单纯的学生,严肃说道:“这种东西叫做“脑尸蛊”是一种寄生虫!是可以吃掉人脑子的,郝爱国的父亲就是误食了虫卵而去世的!

      而你们的班主任,王海英老师,把这种吃掉脑子的东西,当做提升大家成绩手段。”

      一些学生不敢相信事实,纷纷堵上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我不看,我不看,我不看!”

      还有一些孩子瞪大了双眼,看着薛璞一点点一点揭示真相。

      王海英大嗓门喊道:“啊!吃掉脑子又怎么样?学生的最重要的就是成绩,在成绩面前生命都是可以抛弃的!我从福泽禅寺的大师那里求来的灵丹妙药,还不是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成绩吗!再说学生的指责不就是考高分吗!

      郝爱国没写完作业,他配回家吗?他对得起他那个死了的父亲吗!?”

      薛璞已然愤怒,厉声呵斥道:“呸,学生,学生,生者人也,学以为人!孩子们的成绩对于你们这样的人来说,无非就是业绩的提成,业界的名声罢了。

      古之为师者,须以教书育人,是让学生们有一颗开明自由敢于思维的心!你们当老师要做的就是培养这颗‘良心’让这个“良心”自由的同时遵守礼仪道德。

      而不是tmd让孩子们成为你们获利的资本!学生的本质是人,不是一个个没有独立思想,为你们这些肉食者和高高在上者,服务统治的“傀儡尸”,不是那些只知道成绩,愚昧妥协,不敢面对光明与真实的“行尸走肉”!”

      王海英悻悻言道:“哼,你的这套理论,和那些食古不化的圣人有什么分别!都是些封建糟粕,一点都不符合时代进步的脚步!”

      “滚你的脚步!”薛璞骂道他说话有一说一,辞尚体要,弗为好异,该骂人的时候和人讲理就是不对,还管什么素质。

      “我今天来,无意和你讨论圣人学问,《周易》有言:穷则变,变则通,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诗经》所言:“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此皆为圣人典籍,皆论变通唯心,开拓之道,汉人万世所不鸿逾之经典。

      你们这些当代教育者,自己无能,不能继承往圣之绝学,反倒编书立说,反污蔑贬损祖先圣人,是欺负死人不会说话啊,还是欺负中国人祖先没后人啊!”

      王海英一时间哑口无言:“你,你,你!”最后只能大摆政治.正确肆意乱扣帽子,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你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薛璞哈哈哈一笑随口问道:“课代表,考你!思修关于传统美德那一章,怎么背的?”

      课代表一时语塞:“这个...这个...”

      薛璞笑道:“行啦,教科书几年一改,纰漏还存在不少,居然还教学生...啧啧啧。”

      王海英如今已经是懵逼状态,见得这个浑身是血的自称警察的长发青年,是话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

      薛璞看着王海英,心头无奈,毕竟是教过自己的老师,虽然他已经不认识自己了。

      她所犯下的错误,薛璞已经录音,必然会得到应有结果。

      薛璞说道:“行了,现在事关大家生死,确定所有吃过脑神丹的同学,起立我来给你们驱除体内的蛊毒。”

      同学们纷纷震惊,班长问道:“警察叔叔!把那个什么蛊毒去掉了,是不是就再也不能考满分了!要是这样我就宁可被吃掉脑子了。”

      同学们议论不止:“对啊,对啊,如果去掉了,不能考满分成绩下降,那还不如被吃掉脑子,好让家长不来责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