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十八章,黎明前夜
    “快!医生!快一点!”

      “病人心率已经停了,请节哀...”

      “别扯淡!她的魂魄没散,阴差也没有来!不会死的!快些抢救!”

      “家属请您科学一点!”

      “老子不是家属,老子也不相信科学!”

      薛璞衣衫褴褛的竭力的呼喊着医生,而医生却在撤下小狐狸身上的仪器。

      少女小小的身子就那么娇嫩可怜的躺在那里,呼吸,心率,都已经停了,瞳孔...瞳孔也散了。

      医生们纷纷摇头,无不扼腕叹息这个干干净净的花季少女的亡故。

      真是一副绝美的尸体。

      小狐狸的身上缠满了绷带,她肌肤雪白,在雪白的床单上和绷带附近,似乎溶于一色,她温柔的闭上眼睛,绝美的容颜亦如生前。

      薛璞的淡定已然全无,作为一个看惯生死的灵探,可是面对她的死亡时,真的做不到冷静。

      薛璞推开医生,兀自给她按压着心肺,做着心肺急救,可是小狐狸的身子实在太软了,这样的急救无疑是对她遗体的损坏。

      千面狐有一千条命,她是不会这么死了的。

      薛璞开明了天眼,手捏雷法印,心道若是黑白无常真的来了,输便输了,大不了就是一战。

      可是...不对,小狐狸是小狐狸,案子还没完。

      “脑尸蛊”的麻醉药是九天后才生效,今天就是第九天!

      福泽禅寺是贼窝,不能不查!

      薛璞忙给专案组打了电话,让他们去福泽禅寺围寺封山,抓捕活佛以及卓玛那个神秘女人。

      紧接着又去电话给周昀峰,让他务必保护好小狐狸,不让她的“尸体”被人伤害。

      可恶大老铁还是个荷尔蒙怪,不会把小丫头趁热了吧...

      可是周昀峰是自己在这里唯一信得过的人了,薛璞急忙拨通电话,但令人以外的是,周昀峰的电话竟然不在服务区。

      “薛璞...傻薛璞...”温柔清婉的声音,虚弱的传来。

      薛璞起身握住小狐狸的手,她醒了...

      虽然不知为何会如此,但是小狐狸的确是死而复生了。

      “我的天,你吓死了我了...”

      小狐狸口里含着血,猛地一口吐出,薛璞拿过绢帕接住血液。把她的小脸擦得干干净净的。

      薛璞慌了:“对对对,人醒了第一件事要喝水...对...”转身去倒水...

      小狐狸泪眼楚楚,颦眉轻皱,含羞带笑道:“尿尿...我要尿尿!”

      薛璞赶紧端来尿盆。

      神色一凛:“......”

      两个人面面相觑,良久不言,方见得小狐狸双靥之上有了微微血色。

      薛璞把尿盆递了过去绝不去看!

      作者也绝不去写!

      数日后方才去词典里查了,玉净光洁,珠圆玉润,粉苞待放几个成语。

      薛璞说道:“像你这么小巧精致又干干净净的女孩,真的不适合和我这个粗枝大叶的男人拼命。会死的。”

      “噗,生尽欢,死无憾嘛~快走啦,我没事的,还要救人叻!”小狐狸温柔的看着薛璞,浅浅的笑着。

      薛璞疲累不堪,然而夜色深重,斜月半明。

      若是再不去学校救人,这一个班级的孩子恐怕都要死于脑尸蛊!

      事到如今的案件已经差不多梳理明白。

      福泽禅寺或许从修建之初就是一个阴谋!

      表面上和一副普通寺院一样的样子,实际目的便是那活佛一伙瞧中了顺山下面孽死水的风水,以孽死水洞穴作为养尸,炼尸,藏尸的山洞。

      而器官的确是割取后卖钱的。

      至于班级里学生的“脑尸蛊”如何得来,薛璞的推断是班主任王海英,应该是笃信佛教!然后从活佛,或者是住持哪里被诓骗得来的。

      至于那个鱼市藏尸,和周昀峰的事件,虽然暂时无法解释,但是只要抓到凶手,就不难推断出目的!

      小狐狸的苏醒,已经让医生们分外震惊,纷纷围上去看这个医学奇迹。

      薛璞却步履如飞,已然来不及换衣服,身上都是小狐狸的血。

      “门卫大爷!开门呗,让我进去!”薛璞来到新二中的门口。

      “哟呵!谁啊,你说啥!我听不见!”

      薛璞把脸伸进保安室:“葛大爷,我啊!偷你家狗那个!”

      薛璞中学毕业于新二中,门口的葛师傅可是老相识,毕竟逃课打球可没少和这个大爷打交道,想当初葛大爷一边放狗一边看门,薛璞还把他们家狗崽子抱去过班级。

      “快开门!让我进去!”薛璞道。

      “不行,不行!你这调皮捣蛋的一天!进去不是祸祸学生吗?”葛大爷指着薛璞说道。

      “我,警察!有工作!”薛璞赶紧把警察临时给他的证件拿出来。

      “别扯,你还能当上警察了?就你小子这发型就不合格!瞧瞧你这一身的血,又和人打架了吧,往学校跑个什么?把流氓分子找过来难为学校啊?”

      薛璞无奈:“我真是警察!现在人命关天,葛大爷我没和您闹!”

      “不行,不行!嘿嘿,警察就更不让你进了!学校有规定,警察不许进!你们这些警察,想抓学生补课!哼!没门儿!再说了,学校有规定,出了问题我们看门的负责,可不能让你们进去!”

      薛璞已经气炸了,登时施展“纵地金光”直扑补课的九年三班。

      教室里,灯火大亮,学生的课桌摆满了厚厚的书。

      前排的同学无论男女,都带着大眼镜片,佝偻着腰看着一个中年胖女人拿着教鞭,敲打着黑板讲题。

      教鞭落在黑板上震耳欲聋,砰砰砰!

      台下稍有走神,一个粉笔头就扔过去!

      未等如何,老师又是一个黑板擦!

      “王小明!你站起来!爹妈就这么让你上课听讲的吗?少教育的东西!”教室里厉声骂道。那声音薛璞从走廊外面就能听见。

      “老师嗓子哑了还给你们上课!不知道点儿好赖啊!不像话!”

      黑板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数学公式。

      x=2+3b-6,b=1-2+2b。

      问这个2b是多少?

      还有一些三角函数,把这个J和这个P放在这条直线SB上,就得出了JB...

      等等,等等...

      薛璞常年的数学零分分子,看见数学题就头疼。

      还有一些高端的什么tan啥的就看不懂了。

      走廊里黑黢黢一片,薛璞学着德育主任,从前窗往教室里望。

      正被这个这个面目可憎的中年胖女人瞧见,这个胖女人薛璞印象很深,是他初中隔壁班的班主任。

      也是年级部的主任,每年的优秀教师内定人选。

      就是她在任期间,以压堂闻名全校,凡是她上完的课,大部分同学都会去请假上厕所。

      作业超多,打人超狠,骂起人来嗓门最大,放学还TM最晚。

      而且她班级的女生,有一个因为她的侮辱自杀了。

      一别多年,王海英老师还坚守着工作岗位,任劳任怨,孜孜不倦的教育着莘莘学子们。

      王海英老师窥见探头看得薛璞,并没在意,以为是巡查的德育主任。

      谁知薛璞却破门而入:“老师,各位同学,等等再上课!”

      薛璞赫然闯入了课堂,薛璞出示了证件:“我是警方顾问,现在形势紧迫...需要大家配合!”

      王海英看着薛璞衣衫褴褛,都是血迹,哪里像什么警察,大嗓门喊叫起来:“出去!我不管你是谁!都不许在我的课堂上捣乱。”

      薛璞摆出,食屎啦你的张学友表情:“警察!教育局抓补课的啦!”

      王海英登时害怕,吓得瘫坐一团,圆滚滚的汗珠从苍白布满沟壑的脸上滚滚而下,起身就跑。

      怎知被薛璞用奇门定住,撤回教师的办公桌。

      “咳咳咳,王老师,老实交代吧!脑神丹是怎么回事!”

    ——————————————————————————

    新人新书,小萌新,请各位书友加入收藏,给我一个讲故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