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十七章、我赢了
    赌约已毕,薛璞以指为剑,跃入阵中。

      他左脚轻迈,右脚飞踢,一块石头正飞入泥沼,

      没了内脏的重量,傀儡尸行动如飞,瞬间都如狰狞的瘦猴子,扑将上来。

      一时间,剑影如飞,无数傀儡尸被削成数段。

      薛璞脚点沼中石块,顺势一跃飞上天空,双指如剑,口念咒诀:奇门八神力,九地!岩蛇之术。

      豁然间,洞穴岩壁之上,两道石柱如同长蛇一般飞起。

      石柱飞驰,势力难阻,无数傀儡尸撞在上面,登时碾成粉末。

      小狐狸一声嘤咛,薛璞的后背已然被她的血水浸透,心知不可恋战。

      旋即奔着西面生门夺路而走,忽然脚下一软,膝盖直接陷入黑泥沼中。

      不好,一股阴寒之痛,暗蚀入骨。

      虽有金光咒护体,但是仍难抵抗孽死水的阴寒。

      忽然,一个干尸,一爪扑向心口而来。

      薛璞已然无法规避,旋即双手一架,侧身一扭,把干尸拉入泥沼,而自己借力跃起扯住石柱。

      这些傀儡尸,都是久在聚阴地吸收灵气,有的早已从初级的走尸或者跳尸,炼化成了飞尸,毛尸,不化骨。

      有的甚至变异成了异形种,一个个狰狞无比,有的力大无穷,有的迅捷如电,还有的会口喷毒液。

      不少都成了僵尸一样的妖物。

      如今干尸妖化,战力自更胜方才,有的身躯坚硬似铁,甚至一拳便能把薛璞的石岩蛇击碎。

      薛璞再不能如方才一般,轻易摧毁这些僵尸的肉身了。

      他背着小狐狸脚踩岩蛇,在僵尸群中上下腾挪,拳掌并用和这些僵尸斗了半个小时。已然出汗,只看得一地僵尸碎骨烂肉。

      有的被薛璞的剑指斩断腰肢,还在泥沼中不断爬行。

      萤绿的光芒之下,碎掉的头颅里,不少脑尸蛊虫在蠕动着。

      当中一个四爪伏地的犬形僵尸,低沉咆哮,初看之时还在薛璞十米之外,嗖得一跃,利爪已经出划过薛璞的咽喉。

      薛璞却以奇门九遁闪避,只差一毫便会被割断咽喉。

      只看那野狗僵尸,似壁虎一般嗖嗖嗖爬向岩壁,从上而下连吐酸液,酸液命中别的僵尸,竟然瞬间将其化成白骨。

      心道和这些家伙交手,稍有不慎便会丧命。

      然而薛璞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半点诧异之色,与小狐狸笑道:“噗,姑娘,在下为您变个戏法儿!”

      “...好...”小狐狸搂着薛璞,忍痛笑着。

      小狐狸如今命在旦夕,薛璞要不断的同她说话才能让她保持意识。

      突然!那僵尸身如利剑,斜刺里刺中了薛璞的心头。

      那僵尸正要开口进食之时,竟豁然惊异,人呢?只见自己的利爪已赫然插入岩石之中,把坚硬的岩石直接刺碎!

      嘿嘿~奇门九遁,鬼遁,鬼使神差!

      薛璞使出鬼遁,已然替身到僵尸身后,他使掌如雷,猛然击下:“雷法!五雷天心掌!”

      砰——

      那大僵尸被瞬间打成齑粉。

      谁知这雷炁主杀伐,更激得洞中僵尸暴虐,洞穴四周,山呼海啸的尸潮涌来。

      尸潮在黑水沼泽里围攻,如滔似浪。

      薛璞眉头紧锁:“天呐!以这些尸的战斗力极高,可以说远胜西方丧尸片里的丧尸!莫说是我一人,就算是全市也不够他们吃的!

      他们到底是做了多少杀人取内脏的勾当啊!”

      薛璞面沉似水,已经感受不到小狐狸搂着自己的力气了,她...她昏倒了...

      薛璞又想起在警局里看见的一桩桩失踪案件,不止是溪源市,还有整个辽东郡省!或者是整个国内!

      但见一个僵尸,似乎是尸群中的领袖,血盆大口张开,这尸体如今已经脱了人形,更似一直猎犬,它猛地一吼,所有的僵尸都结成序列。

      这吼声极是震慑,尖锐刺耳,音波会成罡风,破空袭来。

      这个怪物体型巨大,动作迅捷,身上不知是粘液还是淤泥,如粘稠的沥青向下流趟。

      开口一叫,从嘴里能看见肋骨。

      那罡风极快,薛璞顺势一闪,正切在崖壁之上,竟然把岩石如豆腐一样切开。

      薛璞施展虎遁全力一挡,登时手臂发麻,一个空翻落下。

      他双眉紧蹙,心中一骇“犼”!《瀚海录》中有载,这“犼”是活尸所化的最高境界;相传被活埋的矿工,未死之时被矿气侵入就会变成半鬼半尸的干麂子。

      而干麂子和僵尸血肉搅合,最终重组,在聚阴地吸收天地灵气,最后就会变成“犼”这样的怪物,有的犼得道之后还能成仙,成神,而有的便会变成为祸一方的大妖,甚至能吃掉龙。

      薛璞虽有《瀚海录》又精通道法,然而从业以来,虽是从未失手,但是这犼却是从未对付,也未敢对付之物。

      他回看小狐狸濒死之状,心头一凛,心道断然不可把这好的姑娘断送于此。

      旋即定下神来,仔细应对,心底却是激动:“哈哈哈,‘犼’?你越是名头大,我也是对你有兴趣!”。

      豁然间,罡风再来,尸潮涌动。

      薛璞跃入尸群,施展“纵地金光”瞬间来到那犼的面前。

      谁知那犼的动作竟然比仙人可以瞬息万里的“纵地金光”还要快!

      嗖嗖嗖利爪飞驰,薛璞施展鬼遁急忙闪开,以地遁召唤岩石猛.撞。

      刷刷刷,岩石又被它的利爪如豆腐似的整齐削断...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薛璞觅得时机,施展雷法,王灵官指,结出手印,以右食指从中指背后扣住无名指,又以大拇指压住小拇指。

      心中默念:“浩浩九天,震震雷霆,至刚至勇,昭昭神明!”

      把中指如利剑一般竖起,顿时一股赤红色三昧真火似一柄钢鞭一样砸了过去。

      那犼见得王灵官手印,肃然一惊,急忙闪避,虽是迅捷无比,但是也被三昧真火擦中尾巴,一阵咆哮极是痛苦。

      豁然间发出更为强劲的罡风向薛璞吼去!

      薛璞届时无法闪避,四周已经被四个飞天的不化骨围住,已经成了退无可退之境。

      “你这妖物,我要带妹子走,你却如此拦我!休怪我无情啦!”

      薛璞顺势双手无名指背对竖起,左手中指扣住右手食指,左手中指,左手小拇指被左手大拇指按住,右手小拇指被右手大拇指按住,做成一座山峰之状。

      结出了道家善于防御的五岳印,口道:“五岳厚土,厚德有行。山艮为岳,镇佑我灵!”

      轰然间,一座山形的护盾,立在薛璞身前。

      铮铮两声金属之响,薛璞被直接震的后退,两臂已然发麻,心中暗暗赞叹。

      借着吼风之力,薛璞冲破了不化骨的包围,双脚蹬在洞穴高处墙壁,顺势手掐剑诀,四处观察地理之位,掏出罗盘判定八方。

      豁然间施展出土石之术,沿着奇门盘局的布局设下三奇六仪的方位,竟然在地上赫然汇集起一方巨大的石头做成的罗盘来。

      那石阵诡异妙绝,分别在日,月,星,三奇之位,形成一座座八角石柱,又沿着戊、己、庚、辛、壬、癸六仪之处形成石墙。

      洞中僵尸顿时向薛璞袭来。

      薛璞闻着洞中恶臭,心中谋划早生,站在土石磊成的罗盘之外,口中却以古调吟诵一首唐诗:“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武侯祖师,谢过啦。”

      只见得无数僵尸,傀儡尸,活尸,死尸,还有那只大犼,都在罗盘石阵当中,追逐薛璞,可是它越追,越在阵中打转,始终够不到薛璞分毫。

      而石阵之上,云气雾气,缭绕成雷。

      薛璞所使的奇门阵法,名唤武侯八阵图,是《瀚海录》中记载,诸葛武侯所创制。

      当年蜀主刘备伐吴兵败,诸葛孔明曾在江边设下奇门石阵困住了东吴大将陆逊。

      若非诸葛亮岳父黄承彦所救,恐怕一代名将便会殒命阵中。

      薛璞如今使出,可见当年威力。

      而这洞穴当中的恶臭想必是尸体腐烂和淤泥散发出来的沼气。

      薛璞一个踉跄,以周天来运行自己的周天奇门,来配合八阵图使用,加速了阵中沼气的堆积。

      紧接着他施展雷法中最具威力的五雷正法,所谓雷法便是以心火挤压肝木之气所成的一股罡气,这股罡气最具杀伐威力,而雷可生火。

      这一劈一炸之间产生的威力可想而知。

      轰隆——

      薛璞竭力护住小狐狸的脏腑,以五岳印抵御爆炸的冲击,整个山洞哗啦啦,竟然塌陷了。

      而薛璞和小狐狸随着冲击气浪,向着西面的隧道飞去,远远见得一点光亮。

      光...

      是光...

      是通往河边的水道!

      小狐狸软软伏在薛璞怀里,看着夕阳明媚,天地间一副温暖舒缓的颜色,街道整洁,惠风和畅,她望着薛璞淡淡笑着。

      此时的她早已无半分力气,薛璞温柔的说道:“姑娘,这个赌我赢了~”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带着笑意温柔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