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十五回,不错的女人
      福泽禅寺内阁楼处。

      一声高呼:“喂,师傅!”

      “活佛大人请贵客相见!”

      活佛?贵客?

      薛璞听到这里,不由疑问,小小禅寺怎会有活佛?

      薛璞和小狐狸面面相觑:“汉传的禅宗佛教,怎会有藏传的活佛?”

      罗盘上的指针不停地转动,薛璞心中只道来者不善。

      “噗,怕什么,死就死咯~”千面狐牵住薛璞的手,跟着接引的小和尚向内阁楼里走去。

      阁楼内部是依照藏传佛教所构件的布局,五颜六色的唐卡,油灯长明,室内昏暗。

      跟着一个身穿红色僧裙的小喇嘛,二人进入地下室。

      绕着盘桓的向下的回廊,薛璞隐隐嗅到一丝恶臭。

      灯火昏暗,千面狐一个踉跄,薛璞赶忙扶住。

      只觉她身子清婉柔素,柔弱无力。

      “如何?”薛璞问道。

      “没事...人家是狐狸嘛,偶尔脚滑一下咯~”

      小喇嘛行了一个佛礼,客气说道:“二位施主,且小心。”

      薛璞笑了笑,说没事。而心底却想起了,罗盘的指针不明所以的转动,和他在《瀚海录》中所查到的,大粽子,孽死水...

      大粽子埋在地下,孽死水埋在地下,活佛仁波切也在地下...

      渐渐的薛璞和千面狐狸适应了地下室里的光线,细细瞧见墙上各种的花色的唐卡,漫天的佛陀画像,庄严中流露出一丝诡异。

      到底是藏传之物,果真与中华文化大有不同。

      进得厅堂,豁然间烛火大亮,红蓝相间的地毯,壁画环绕,在两排长明灯的照耀下发出暗红色的光芒。

      很快阴暗之中,出现一对儿人影,一位红衣老喇嘛,在一位小喇嘛的搀扶下缓缓走了出来。

      “哈哈哈,昨夜佛祖托梦,说我今日会得见两位有缘小友,今日两位贵宾如期而至,真可谓是蓬荜生辉啊...”活佛缓缓说道,他的身体不似太好,步履沉重,五六十岁的模样身体虚胖,黝黑翻红的皮肤布满沟壑,似树皮一般。

      薛璞笑道:“大师客气,在下薛璞见过大师。”薛璞不行佛礼,拱手鞠了一躬,行了汉人的揖礼。

      小狐狸也只右手抱着左拳,放在胸前微微蹲身说道:“噗,秦慕瑶见过大师。”

      薛璞见得小狐狸竟然行了汉人女子的万福礼,心头不由一惊,却是暗暗喜欢,心道她又编出个名字来骗人。

      来者是客,这位仁波切和外面的老和尚不同,很是有礼,并不急着推销自己的产品,只是请二人入座。

      所谓仁波切,便是对藏传得到高僧的尊称。

      唤来小沙弥,给二人斟茶。

      薛璞和小狐狸来者是客,坐在椅子上和这位活佛仁波切寒暄了几句,目光却注视在斟茶的小沙弥身上。

      薛璞问道:“叨扰许久,还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活佛笑道:“哈哈哈,老僧俗家姓曹,藏名尼玛。”

      薛璞拱了拱手,心知这尼玛在藏语中是太阳光明之意,绝无不敬道:“哈哈哈,原来是尼玛仁波切,失敬失敬。”

      灯火昏暗,斟茶的小沙弥纤细的胳膊却白嫩异常,斟茶的手虽是有些粗糙,但是柔荑轻巧。

      身段又是极为窈窕,丰满的身材凹凸有致,眉目深邃秀美,鼻梁高挺,虽然是剃着光头,但很明显是个二十来岁有着异域风情的美女。

      虽然是个绝色美人,可是比起千面狐狸的旷世倾城,风华绝代来还是要稍逊几分的。

      小狐狸笑道:“哈哈,尼玛仁波切好雅致,竟然收了这么漂亮的姐姐做徒弟。”

      尼玛仁波切道:“卓玛,是从藏区跟着我来的,所以她不会说汉话。不过她很是勤勉。”

      千面狐狸瞧着卓玛微微一笑,卓玛行了个礼,便往后厅去了。

      薛璞心底自是不相信什么佛祖托梦这样的话,心知这尼玛仁波切必然和案情有所关联,不妨开门见山,是敌是友以他的本事都无所谓的。

      要知道,这“脑尸蛊”所能使用的人,除了苗疆一脉就是这密宗之人了。

      “大师,实不相瞒,我们此次前来看似游玩,实际上是来查案。”

      尼玛仁波切道:“哦?查案?”

      薛璞笑道:“仁波切自是得道之人,不知可否听过‘脑尸蛊’一物?”

      尼玛仁波切说道:“脑尸蛊,是何物?平日里我参研佛法对此一无所知。”

      小狐狸问道:“听闻院里的住持,说寺院里有善解风水的人,可否属实?”

      尼玛仁波切笑道:“哈哈哈,杂教邪说,我佛无量不甚知晓。”

      薛璞心头一怒,心道这些恃钱傲物的僧人好生瞧不起人。旋即掏出罗盘,见得指针乱转,薛璞口念口诀,罗盘指向正对室内。

      薛璞徐徐问道:“尼玛仁波切,既然不知风水,那便请问为何要居于地下?莫不是有助于修行?”

      尼玛仁波切道:“哈哈哈,此事说来话长,二位先饮茶,容我细细道来。”

      千面狐狸和薛璞对了一下颜色,她便端起茶杯缓缓饮下,薛璞一脸坏笑,装作逗她模样,一手兜翻了茶碗,茶水洒了小狐狸满身。

      “哎呀,你好坏!人家都让你弄湿了。”

      尼玛仁波切脸色一动,薛璞瞧出来茶有问题。

      薛璞笑道:“大师见笑,我素爱与她逗趣。”旋即端过茶碗一饮而尽。

      尼玛仁波切的神色方才平静。

      薛璞虽是一饮而尽,然则其早便心中默念金光咒法:“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这道家的金光咒可以驱邪避祟护佑身体,然而所学不当反会走火入魔。

      薛璞依照《瀚海录》上所学之法,催动咒语虽不及那正一道派的纯正,但是却不至于走火入魔,亦能起到护佑脏腑之功。

      看着后堂隧道的幽深冷寂,似一个没有底的深渊,而莫名的恶臭就是从那里发出的。

      薛璞心中对于孽死水的疑虑更增。

      要知道这孽死水,虽然是风水的大凶之地,但是作为修炼邪功或是炼尸,是有极大帮助的。

      这样的聚阴地,就算是普通的尸也能被练成飞尸和不化骨。

      “好茶,好茶,入口虽涩,后有回甘。”薛璞说道:“大师,今日所来其实有一个不情之请。如若应允,金钱无差。”

      那尼玛仁波切见得薛璞饮茶之后竟然侃侃而谈,赶忙起身回到后堂说道:“我要如厕,容我稍后。”

      小狐狸水灵灵的双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薛璞笑道:“哼,讨厌鬼你把人家弄湿了...”

      “那我给你擦一擦呀?”薛璞笑道。

      略~~小狐狸做了个鬼脸。

      很快尼玛仁波切带着徒弟卓玛出来,和蔼的说道:“呵呵呵,二位往下的地宫是我所修建,道路崎岖,我让卓玛引领二位。老身身体不适,就就不作陪了,阿弥陀佛。”

      二人写过仁波切,跟着卓玛掌着一盏烛灯,向深处走去。

      这后堂后面的隧道极为幽暗深邃,烛火缭绕,昏暗的灯光下两个美人的身材,迷离梦幻,薛璞只道这卓玛的身材虽好,但还是壮了一些。

      不如千面狐狸的身子娇嫩可人,有骨质匀称,又是纤瘦又是性感。

      不觉间瞥见小狐狸稚嫩的侧脸,含羞且美,烛火照的通红真是千娇百媚,她身上一股兰香冲散恶臭,看得人心底痒痒的。

      “你,你真的有男朋友吗?”薛璞问道。

      “啊?我...我前男友昨天才分手,我昨天是危险日啦,他居然弄在里面你不知道多可恶!我可不想再打一次孩子,不过有一个健美冠军和我表白来着!一米九多叻,我准备答应他呢...”

      “嗷,没事我就问问...本来我还有个朋友,我还想把你介绍给他呢。”

      “噗~你的朋友一定没有钱!我可是拜金女哟~”眼皮一翘甚是可爱。

      “....”

      小狐狸忽然扯住薛璞的手臂说道:“薛璞...别多想,其实我是一个很坏很坏的脏丫头...”

      薛璞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噗,我觉得你这个女人还不错...”

      这隧道狭长幽深,深不见底,而眼前的这个叫卓玛的女喇嘛却是阴鸷冷淡,偶有的一丝笑意...

      走了大约十分钟,手机的信号已然全无。

      薛璞不禁感叹这个地下的工程量了,短短数年,这里竟然又这么大的空间。

      突然走在前面的卓玛,回身一笑,那笑容极是邪魅,或是得意一种掩饰不住的得意...

      “哈哈哈哈哈哈~~~”

      薛璞脚下一颤,双眼顿时漆黑。

      千面狐大惊,薛璞已然踩中了陷阱,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说时迟那时快,千面狐狸皓腕急抬,袖锁飞出,一个小重力球带着一条细长的特制绳索拴住了正在下落的薛璞。

      “薛璞!你怎么样!”

      薛璞只觉一股力量拴住手臂,往下看时,下面不知多高,若是跌落必然粉身碎骨。

      “我还行。”薛璞立刻问道:“小狐狸,你怎么样!”

      小狐狸一手拎着薛璞,一手怒视眼前的卓玛,娥眉羞皱,劈开一字马,把修长的美腿,架在陷阱入口。

      “我还行!”

      薛璞道:“那就好!”

      谁知光头美人卓玛耸了下肩,竟然开口说话:“她马上就不行了!”那声音阴冷至极。

      小狐狸惊愕之时,连发九枚飞针,嗖嗖嗖——

      飞针撞击在岩石上,火花四溅。

      好快的身法!

      这些梅花针,竟然被卓玛轻易的闪过,小狐狸眉头一皱,正要再发飞针。

      只看卓玛僧袍的袖子里藏了兵刃,猛得掏出,立时刺入!

      “啊!”小狐狸一声娇柔的惨叫...

      噗嗤一声,血光飞散,血液溅满了隧道...

      卓玛猛地拔出了刺穿小狐狸心口的利刃,再补一刀,把小狐狸性感的美腹一刀刺穿,手法利落之快世上罕见。

      小狐狸柔弱的身子倒在血泊当中,美丽的双眼轻轻闭上,嘴都是鲜血,抽搐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一只手臂还扯着下落的薛璞。

      卓玛踩着小狐狸的脑袋,使劲往地上蹭了蹭,啐了一口痰:“呵,小贱人,到死都不忘男人。”

      卓玛瞧着深渊之下的薛璞已然荡到了悬崖一侧有了落脚之地,正在呼喊着:“小狐狸,你怎么样!说话啊!”

      殊不知小狐狸已然遭受重创,生死不明。

      兀自冷笑拎起扯着小狐狸的头发,把她软软的身子举在半空,对薛璞说道:“她死啦!被我杀死的!你知道她血肉分离的样子多美吗?哈哈哈哈!”说罢又用袖中的利刃在她的身上又抽.插了几下。

      薛璞站在悬崖之上已然怒不可遏...

      眼见这卓玛松手,把她丢下:“你们在下面喂怨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