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十四章,福泽禅寺
    千面狐邪魅一笑,拉住薛璞的手。

      二人一路小跑来到停车场,只见贵宾车位听着一辆红色宾利敞篷跑车,样子极为昂贵。

      “你的车?”薛璞问道。

      “噗,对啊,不然嘞?你以为是偷的?”

      千面狐狸香肩一翘接着说:“这车是前前男友送的。我们经常在车上爱爱呢。可惜他粗手粗脚的,弄得人家好疼,所以我就把他踹了~”小狐狸的话语中自然又是刁蛮可爱,过往对她来说如同风轻云淡一般。

      薛璞无奈道:“没工夫听你的情史,我急着办案呢。”

      千面狐对着掌中的小镜子,玉手拈起口红,把樱唇染成朱红,解开马尾改成齐腰的长发。

      回答道:“啧啧,等待是男人的天职,淑女要时时刻刻保持美丽。”

      很快她又脱掉校服长裤,换上性感的黑丝袜,穿上黑色喇叭短裙,外面披上一件米色风衣,带上小礼帽,一副知性成熟的打扮,却愈发撩人。

      纤腰瘦腿,酥臀挺翘,身材甚是精致。

      她随手把薛璞的披给他的衣服叠好,放进自己的包裹:“噗,我的啦~”。

      又纤纤袅袅的站起,从后备箱里拿出两件名牌上衣,走到薛璞的跟前,放在他身上细细比对:“别动,我瞅瞅。”

      薛璞心头一惊,千面狐狸居然送自己衣服?忙道:“你干嘛?无功不受禄啊。”

      “切,谁说送你!好生自恋,汉服固然重要,不过一会儿要去查案!你这一身非要引人注目不可!”

      薛璞拗不过她,竟被小狐狸硬生换上了黑色衬衫领带,配上米色西装风衣。薛璞自然是玉树临风的衣服架,小狐狸瞧见之后竟然捂着嘴,害羞的笑着。

      “好....好帅...”千面狐狸脸上一阵霞红,又是兴奋无比,不觉间竟然跺了几下脚。

      “姑奶奶,好了吗?我们可以去查案了吗?”

      千面狐温婉一笑,娇嗔可人,和薛璞上了车:“噗,走吧...”只见她绑好安全带,拿出杰士邦:“上车了,要不要做点儿别的。”

      “你是带刺的玫瑰,我可不想受伤。”

      “那就算啦,本来还想让你带大颗粒呢~”小狐狸眼神机灵一动,伸手拧开钥匙,踩下油门。

      薛璞看着千面狐狸薄薄的身子,娇小的身材,不由问道:“诶我说,你成年了吗?”

      “你管我?反正你又不会开~”她吹起泡泡糖来,对着薛璞翻了个白眼。

      一脚油门,薛璞跟着小狐狸,沿着顺山的山沟深入,一路上苍山肃木,景色萧疏。

      东北的春天来得晚些,而他们开车所行的路却是新的。

      薛璞离家有些日子,竟然不知这学校后面的荒山,竟然开发出这样一条大路。

      “老啦,时代日新月异,这顺山后面修了这么长一条大路我都不知道。我要去哪?”

      小狐狸道:“噗,大叔,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别叫我大叔,我九六年的才二十三...你呢?”

      “啊,我啊...”

      “咳咳咳,说实话!”薛璞严肃道。

      “嘿嘿嘿,零二的,十六啦~。”

      薛璞心头一颤心道:“果然好小...”说道:“今年一八年,还有两年呗...”

      小狐狸眉目间一时似水忧伤:“嗯,怕是...或许吧。”

      薛璞未等再问,她已然停车,目的地到了。

      停车归位,薛璞诧然一惊,什么时候这后山之上建了一座佛寺呢?只见松柏悠森,禅林幽静,人工瀑布流水潺潺。

      匾额之上以楷书刻四个金字:福泽禅寺,却是拟写的元代赵孟頫的。

      鸟鸣落叶,石狮子矗立,好一番世外桃源的景象。

      寺院的门口,停了许多豪车,什么奔驰,宝马,劳斯莱斯。

      “嚯!好大的佛寺?我上学那会儿还没有叻。”薛璞笑道。

      千面狐狸一条美腿从车门里迈出,甩了甩乌黑的长发,扶住礼帽走出车来:“这寺院是去年才修好的唐代古寺,很有年头呢。”。

      “去年...修好的唐代古寺?有点意思。”

      薛璞和千面狐狸都不是礼佛之人,也对那些装神弄鬼欺骗百姓的和尚深恶痛绝,来到寺院纯粹是为查案。

      进得前院,看门的不少和尚看见小狐狸开着豪车前来,便已然交头接耳说是来个大客户了。

      四五个小僧人,纷纷上前说道:“嘿嘿嘿,阿弥陀佛,施主上柱香不?我们寺啊,那是有求必应!二位一对般配的紧,上一柱香保佑感情绵长,事业有成。”

      小狐狸斜侧身子,摘下墨镜,轻挑娥眉,向僧人抛了个媚眼:“噗~大师你真的希望我和他感情绵长么~”

      千面狐打了个啵,那三十多岁的壮年和尚心头一怔,顿时酥作一团。

      薛璞进到寺院的前院里,迎面见得恢弘庄严的大雄宝殿,去看钟楼鼓楼,见得院子东西走向有四五十米,就是纵向也有二三十米。

      他见家乡变化,不由得欣慰,要知道这块地当年是个土厕所。

      可是看见这一百多平方米的前院,薛璞的心底不由得开始算计:“这佛寺光前院的大小,就有一百多平方米,还不算上后院,容纳一个班级绰绰有余。

      而且此地也和发现郝宝贵的尸体,在同一条风水脉络上,如果凶手把这里作为犯罪地点再好不过了。”

      一个长须僧人形容枯槁,甚是有古人风貌瞧,白花花的胡子随着微风荡漾。

      见薛璞头上扎着发髻,不是会点什么,就是喜欢国学,应该是个信士,上前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生的慈眉善目,定是与佛祖有缘之人。今日来我莅临我寺,不知有何所求。”

      薛璞心头一喜:“如今我来此寺查案,和大师攀谈上关系,定然有不少帮助。”

      旋即说道:“大师客气了,在下前来只是游玩,并无夙愿。况且《了凡四训》有云:命自我立。实无心思叨扰佛祖。”

      薛璞心中道:“了凡四训虽是汉传佛教故事,但是命自我立,实则出自张三丰祖师爷的:命自我求,福自我造。这老和尚像模像样的攀谈一下佛理,探探他的底细。”

      谁知这老和尚面色一凛,似有惊愕之色显然是答不上来后半句,只说到:“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法力无边!施主不要客气,我们佛寺,有求签,看风水,解太岁,阴阳宅,算命,批八字的业务。施主大可不必客气。”

      千面狐狸憋着乐,余光撇着薛璞,合着这大师和您一样是个神棍哈~

      薛璞心中一百个妈卖.批跑过心道:“靠!大师你这是抢我生意...太不地道了。话说,你们佛家也解道家的太岁?况且...况且这了凡四训的梗你倒是接啊!!!”

      只见大师掏出一串佛珠,说道:“此物乃是先师当年...”

      薛璞抢话道:“砍火麒麟送哒?”

      “对啊,施主莫不是认识家师?既然认识,故人情谊,这串佛珠之卖您998,支持支付宝转账...”老和尚贱兮兮的笑道。

      薛璞整顿神情:“不买没钱...”

      老和尚看见小狐狸的豪车,和他身上的名牌故弄玄虚疑问道:“哦?阁下面色红润,必是大富大贵之人啊,怎会没钱?要不这样,您在我这上一柱一千六的高香,保证您财源滚滚呐!”

      小狐狸憋住笑:“大师还会相面!相的准了...要多少您说!”

      千面狐狸摘下眼镜,让老和尚看,老和尚登时双眼发直,美的痴傻住,赶忙揉了揉眼睛:“哈哈哈,女施主,面色红润,是长命百岁之相啊!”

      千面狐狸抿嘴一笑,看着薛璞,心底乐开花了:“噗,算的准!”踮起脚偷吻了薛璞一口,俄而眼眶湿润,却又赶忙带上墨镜。

      “小狐狸你干嘛?”薛璞道。

      “瞧你生的好看,起了色心...”千面狐狸急忙给老和尚扫码转账。

      薛璞心底焦虑案情,已然顾不及其他,对千面狐狸的举动也当做有钱任性。

      立马从风衣的大兜里拿出了风水罗盘。

      只见罗盘之上指针狂转。

      薛璞看向小狐狸说道:“不好...有鬼...”

      而这老和尚还一脸懵逼:“施主您手里的这是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