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十一章、《瀚海录》
     东北地区,地处温带季风气候,虽是山林茂盛,植被丰饶,但是对于脑尸蛊这种只生长在热带雨林里的寄生虫来说,实在是难以生存。

      所以郝宝贵的死,排除了误食而亡的结论。

      但倘若是有人故意下蛊,利用脑尸蛊来控制郝宝贵的身体呢?

      而且对于一个基层工人来说,控制他的身体又有什么用?

      薛璞并未停下追查的步伐,晚风习习,城市里空空荡荡。

      往来车辆,夜色如画,再繁荣如斯,却也和他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望着窗外,喝着保温杯里的枸杞水。

      薛璞来到了专案组的办公室,调来失踪维修电力工人的资料。

      王立伟,男,35岁,汉族,没有前科。二十五岁结婚,有一个二年级的女儿。

      夫妻双方均有出轨记录,但为了孩子并未分居,夫妻感情趋于稳定。

      妻子吴莉是商场售卖员,32岁,是家里管钱的人。

      双方父母健全,没有兄弟姐妹。

      失踪当天,王立伟出门之前还吃了妻子给煮的宵夜。

      而由于监控的缺失,王立伟失踪时的录像也是缺失的,同样又是一起无头案件。

      办公室里的专案组人员和薛璞一并是一筹莫展。

      器官...

      对啊,是器官。

      薛璞从办公室里向法医间望去,看着被掏空内脏的躯体,有了答案。

      郑法医,小景等四五个一众专案组人员,豁然开朗,却又心生担忧。

      利用脑尸蛊控制大脑,然后让被害人自己到事发地!

      然后割取器官!对啊,就是这个道理。

      案情一切,瞬间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有人利用蛊虫,控制被害者的思维,让被害者自己来到事发地,然后再把他的器官割取。

      虽然是一个猜想,但是不无道理。

      想到这里薛璞不由得的担忧起来,倘若如此,那受害者的数量岂非巨大,他旋即给陈浩鹏打去电话,让他帮忙调查一下全国的器官问题。

      他也并没有闲着,让小景警官和小蔡警官带领自己,连夜赶往第一次发现郝宝贵尸体的地方。

      郝宝贵的尸体发现在溪湖区新二中的后山,距离市中心有七八公里远,不过城市比较小,已经算是较远的地区,这里也是薛璞的初中的母校附近。

      当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新二中的教学楼的三楼四楼,是初三年部还在亮着灯。

      小蔡看了不禁摇头:“孩子多不容易。这晚了还补课?明天六点还要到校上课。”

      薛璞问道:“这个点儿,补课符合规定吗?”

      小景笑了笑道:“应试教育就这样,反正学完也用不上,我们还是查案吧。”

      小蔡道:“就是,新二中是寄宿学校,他们半夜亮灯,校方给出的解释是孩子们热爱学习,自发组织自习!”

      三人来到发现郝宝贵尸体的顺山公园里,发现依旧是一无所获。

      而且监控里,郝宝贵是走到这里才消失的。

      薛璞趁着星空大亮,三人登临高处,用风水观星之术看着天空,发现这山的风水竟然出奇的好。

      又东西观山岭,发现两侧山岭气势不凡,似一龙一虎卧在两端。

      风水讲究藏风纳气,背山面水,左右山势环抱。

      溪源市是个山城,这顺山之后一山连带一山。

      这溪湖区是个有一个小溪流成的小湖,故称溪湖,小湖向东流水,形成小河注入太子河。

      这小河正流过顺山对面。所谓面山朝水皆备,左右环抱亦足。

      薛璞拿出罗盘,左右去看,见得山势的来龙去脉都在吉位,虽然山小了一点不过也应当是一处好风水。

      薛璞正在窃喜,选了块好地,将来给人看风水时候用,忽然罗盘上发出嗖嗖的声音。

      什么!?掌中的罗盘指针在乱转!

      薛璞甚是好奇,罗盘的指针是有磁力的,若指针沉下去说明此地无宝,若指针跟着磁场上浮说明此地有福。

      但若指针旋转,成为转针,那么此地不是大凶,就是有古怪,需要尽快离开。

      薛璞看见身边两个刑警干事,虽然都是个把好手,但是也不好久留,于是今日作罢,待到明日白天再来这里一探究竟。

      薛璞回到了警局给安排的住所,届时周昀峰已经鼾声如雷。

      春风夜半,明星如灿,帘外城市灯火通明。

      薛璞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从怀中拿出了一本古卷。

      古卷质朴无华,亦是陈旧非常,但是却无半点损毁之色。

      这夜里睡不着,薛璞拿出卷轴来平铺开来仔细翻阅,查找着一切有关于案情的信息。

      还包许多括风水之上的问题,为何在这样的风水宝地为何会出现“转针”这样的大凶之相呢?

      他暗暗思索。

      薛璞所翻阅的这本古卷名曰:《瀚海录》

      这是一本奇书,与其说他如何神奇不如把他说成是一本灵异界的百科图鉴。瀚海录全书分为几个大部分,分别是:神仙,志怪,博物,风水,道术,祖师六卷。

      每一卷所载之内容都奥妙非凡,可以说囊括了所有玄门的资料。

      说是一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奇书也不为过。

      虽然并非事事都有教学,但薛璞如今对于玄学的眼界和见识,也多半来于此书。

      这书据说是他们家祖上传下来的,相传薛璞的大爷爷一次机缘巧合救下了一位叫做秦九一的高人,这位秦九一自称是民.国时期玄学大师陈撄宁的师弟,道行极高。

      秦大师后来收了薛璞的大爷爷为弟子,传授他一些风水八卦的术法并把《瀚海录》传给了他,后来又传到了他远房堂哥薛琢手里。

      薛琢一度成为东北有名的半神仙,甚至一度与气功大师张宝成齐名。

      薛璞是旁支,加上薛璞的姑姑是个佛教徒,认为这些都是不如轮回的贱种。

      所以相关联系不多。

      只是偶尔听闻一些他们家的灵异故事。

      然而虽是远方堂兄,薛璞和薛琢仅仅在网上有过交谈却从未见过,直到薛璞终于看破一切,离开家乡去长安闯荡之时,薛璞才接到了薛琢送来的包裹。

      包裹之中便是这本天下奇书——《瀚海录》。

      而信上的内容则是:“为兄有难,海外避祸。此书宝贵,加以重托。异日重逢,需要还我。万事保密,知人莫多。”

      薛璞素善诗词,看着他堂哥的韵文写的烂得不要,很是无奈。

      而他在开始翻阅《瀚海录》的第一刻起,看见诸天神怪,玄门秘法,方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一方天地。

      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薛璞也知道身怀奇书,不可让旁人知道,但奇怪的是书上文字,并非所有人都能看见。

     于是薛璞也去道堂兄家里找寻线索,可是一无所获。

      薛璞心中疑惑却也只能收好此书,等着将来物归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