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八章、来啦,老弟儿~
    “被害人?”周昀峰赫然一愣。

      薛璞笑了笑没说什么,长舒了一口气。

      凶手和恋人都喜欢重回事发现场,恋人是想重温美好的回忆,而凶手是怕遗留证据。

      周昀峰一时惊愕,却在薛璞的要求下回到了事发地。

      半晚黄昏,街道上行人稀少,显然是个僻静地段。

      四周平静如初,就连警察也没有,很难想象这里发生过命案。

      周昀峰带着薛璞来到了那家足疗店。

      薛璞一身的汉服短衫裋褐是明代男子劳作服,也是日常着装,但是由于深蓝色的布料,配合他蓄发,发髻上插簪,总让人误以为他是道士。

      可这说他道士又不像,哪有道士经常斜挎着一个小布包的?

      “老板我来找个小姐。”薛璞趴在前台没精打采的对开店的中年妇女说。

      中年妇女前台一愣,道士还来找服务?看着薛璞没精打采的样子,一对重重的黑眼圈挂在脸上,严肃的令人发指道:“阿弥陀佛,我们是正规足疗店,不提供特殊服务~”

      薛璞一脸无奈心道:“诶~第一我不是道士,第二哪有对着道长念阿弥陀佛的,啧啧啧什么文化吧?”无奈的只好换个地方打瞌睡。

      周昀峰见此危局一下窜出来:“老姐,是我!”

      中年妇女瞬间喜笑颜开,甚是欢迎:“来了老弟儿~,你要啥服务?我给你说我们这有特殊服务,媚狐舒体,仙女含香,法式按摩,还有泰国来的呐~ 要不要尝个新鲜?”

      薛璞二人心里都懂,相视一笑,却不敢尝这个新鲜,把来意说了一遍,就要找昨晚前台招呼客人的姑娘。

      这个工作人员大失所望,只说没有,说他们店昨天夜里停电,并未开张。

      周昀峰一愣,还要理论,却被薛璞拉着来到后院的鱼虾市场。

      此时鱼虾市场还未关门,街边都是放学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中学生。

      学生们男的被剃了寸头,女生被剪了短发,走在路上除了身材不等,其余都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一口一个尊师重道,一口一个孝敬父母,竟然连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都不遵守,就连夫子也不尊敬。

      “快些走,别吃晚饭了,补课班就要上课啦!”一个女学生道。

      “对对对,今天讲新课,不花钱上补课班的都听不到!”一个小和尚一样的男生。

      一脸凶相的德育主任在穿着校服,苟在角落里,悄悄抓早恋的和带手机的。

      而在路边卖鱼的商贩,也在紧着吆喝,不时瞄一眼漂亮的学生妹。

      碎掉玻璃门,今天已经被打扫干净,这里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薛璞和周昀峰觅得时机,趁卖鱼的不注意,贴着墙根跑进仓库里。

      鱼虾仓库里很是阴沉,常年不见阳光,屋里阴寒,鱼虾的腥味扑鼻而来。地上湿滑走起路来要小心一些。嗡嗡的苍蝇,不时会撞倒脸上。

      仓库的里面有一个后门,也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楼梯。

      “大老铁,你不觉得有古怪吗?”薛璞道。

      “丝毫不觉得...”

      “铁子,昨天若是你杀了人,白天这里发现尸体,都不可能开张,但是这里依旧开得好好的!”

      “嗯,好像有几分道理...”周昀峰想了半天。

      二人四下寻觅,气氛尤为紧张,薛璞和周昀峰翻着装鱼的冰柜下面,亦是忐忑。

      薛璞和周昀峰挨个冰柜摸索,手上凉凉的翻了许久。

      忽然薛璞望着墙角,他自幼眼睛干净,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周昀峰瞧不见的他却能瞧见。

      墙的角落,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浑身冰冷,身上尽是湿漉漉的黑水,并且没有双足。

      薛璞有天眼,能分清鬼魂的类别,这鬼虽然很丑,但一不看旁人,二无有杀戾之气,不是幽魂亦不是怨鬼。

      这种魂魄,除了三元佳节和其他特定的节日外会在阳间游荡外,也只有在死去的头七才能在阳间转转了。

      “头七?”薛璞呢喃道:“铁子,昨晚袭击你那人,是不是,约莫四五十岁,高颧骨,小眼睛,脸上有一个大痦子?”

      听了薛璞的话,周昀峰甚是惊愕:“铁子正是,你怎么知道!”

      薛璞眼神犀利,认真道:“行了,这回我可以肯定,你不是凶手了!”

      “什么意思?”

      “因为一个死去七天的人,是不会被人杀死第二次的。”

      薛璞见那中年鬼魂荡漾在那个冰柜前,心中便知他何故盘桓。

      薛璞走到了鬼魂盘桓的冰柜下,鞠了一躬道:“逝者长已矣,还望早生安息。”

      说罢把手伸进全是海鱼的冰柜里,从下面捞出了逝者的手臂。

      “干啥呢!”

      二人的谈话惊动了卖鱼的,卖鱼的回头一怒,呵斥道:“你们在做什嘛!?”

      “不好,大哥!他们要偷鱼!”

      “他妈的,昨天偷门,今天偷鱼!盘他!”

      突然四周一黑,拉门降下,完辽!被发现了,十来个浑身的肌肉的壮汉顺势而出!气势汹汹都是练家子!

      周昀峰一愣忙道:“不好,铁子快跑!人太多了打不过啊!”

      但已来不及,周昀峰眼疾手快,一脚踢翻一个,一下飞起,把一个按在地上一顿暴打:“铁子,你撤我掩护!”他这一身天生的腱子肉,可是神力,一般战士不是他对手。

      薛璞微微一笑,只见面前一人飞拳打来,他手插在兜里都不必掏出。

      他顺势身子右边一侧,那人就摔了一个踉跄,薛璞单脚在来人迎面骨上一绊,便把那人摔个狗吃屎。

      谁知后边一人拳头猛进,薛璞笑他力气虽大,却下盘不稳,如法炮制使用太极的桩功,罗天十二桩,连避带踹把那人蹬飞,忽悠一下摔进了冰柜。

      薛璞的功夫极高,身怀太极和截拳道门的功夫,寻常人哪里能敌?

      旋即笑道:“来来来,我要打十个!!”

      “妈的,偷鱼的也太能打了。”

      叶问一般的嘲讽,令得众人一并胆寒!十个?我们加起来才十个!?

      领头的大哥道:“兄弟,住手,别打了!你们要多少鱼我们给你就是了!还有昨天晚上的门是不是你们偷的!?”

      周昀峰一愣,赶忙退开。

      看着都在气头上的众人,薛璞淡定说道:“我们来并不是偷鱼,而是为了查案...”他猛地一抽,把尸体扯出冰柜,说道:“都看看吧,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