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二章、兽族刀客
     薛璞,陈浩鹏二人了解此次委托的大致资料,便出发了。

      来到国际五星级酒店门前,见得恢弘气势,一派金碧辉煌,门前数排名贵豪车,不时出入的靓丽女郎,一向一丝不苟的陈浩鹏的眼睛不由的都直了。

      二人身着朴素,于这酒店的富贵之风实在不合,服务人员不由得流露出鄙夷的目光。

      薛璞却不以为意,毕竟富贵加身自然人尽爱重,箪食瓢饮是必鸡嫌狗厌,这是自古的道理。

      进得楼上,正在大理石走廊里撞见一个油光满面的秃顶胖子,五短身材大腹便便,便是这次的雇主尚天良了。

      这尚天良的吴德药业,做的很大,旗下好些个制药厂。生产的抗癌药,在报纸上,电视上均有销售,可以说是一个人尽皆知大品牌。

      而尚天良多少年商海沉浮,凭借和气生财二字通吃四海,除了对于手下员工克扣工资和过分压榨令人诟病之外,简直就是个成功学典范。

      “哦?陈小哥?身边的这位可是薛大师?”尚天良开口问道。

      “正是。”薛璞左手抱右手,拱了拱手,行了一个汉人的拱手礼,不与尚天良握手。

      “哦,呵呵,薛大师的身为高人,作风还真是不拘一格啊。”尚天良道。

      “不敢,只是觉得我中华礼仪,更为尊敬亦更为妥帖。”薛璞依旧我行我素道。

      正在寒暄,谁知想起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哼!渗么中娃力仪,不过是一群妄想复辟的肾井病!跑这里来刷优越感?”

      薛璞豁然一惊,是谁刚一见面就这么恶语相向,还鸡儿带着外国口音?

      定睛一瞧,由于尚天良谢顶起初并未注意,这尚天良身边亦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的穿着马褂的光头男子。

      男子大大的一张大脸,鼻头颇大,两个米粒大的小眼睛流露着凶光,吊角眉,一张大蛤蟆嘴,肥肥的下巴,长得和魔兽世界里面的兽族古尔丹一样,典型的游牧民族长相。

      薛璞细细一瞧,这男性并非光头,而是把一大半脑袋剃光,只在后脑留下一块儿硬币大小的头发,编成老鼠尾巴粗细的小辫子——嚯!兽族,当真兽族!。

      这男性,甚是得意,时不时得还炫耀着自己头上大辫子,故意甩上一甩,大有一种“此为新朝雅政”之态。

      薛璞认得这男子的发式,典型的满清早期发型金钱鼠尾。

      满清入关之后,为了巩固统治勒令中国人剃发易服,剃掉汉人头发,改着满清衣冠,中国人不与同意群起反抗,死者近亿。

      三百年后,清政府被中国推翻,不少旗人仍抱着复辟大清之心,投靠了倭国和人类希望国,和中国人民继续作对,仗着东方面孔和当初的贵族身份仍在倒卖文物,或者在互联网上侮辱中国先烈,故而有些满遗仍留着这大清时期的发式。

     这狗人,自己做着光复大清的梦,还好意思出来嘚瑟?

      再后来汉服运动兴起,老百姓们欲图恢复本民族昔日衣冠,所以在恢复衣冠的同时,对满清这样历史上的屠夫侵略者加以批判,却在这些满遗眼里成为眼中钉,肉中刺,明里暗里的阻挠,时不时的抹黑一番。

      薛璞看着眼前男子甩着辫子,一副大清还没亡的样子很是得意,但对于一个想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薛璞来说,无疑是水火不容的。

      “呦呵?金钱鼠尾,还是个鞑子?”薛璞一怒,一脸坏笑的死死盯住那人眼睛。心中只道:“眼睛好小啊!”

      那男性看着身着藏蓝色交领汉服短衫的薛璞道:“狗皇汉你嚣张什么?!”

      薛璞道:“呵呵,我就嚣张啊!皇者大也,汉者天也!自两千年前的汉朝,皇汉二字已成华夏民族之褒义,如何啊?”薛璞心中虽是气愤,却也是自信。

      薛璞心道“中华文明上下七八千年,经史典故我算是读个大概,你大清满打满算才三四百年,和我比文化?”

     这个男性的汉语貌似不太好,被薛璞怼的哑口无言,只好瞪着薛璞,可惜眼睛又不大,充满了喜感。

      二人的目光死死交锋,目力所至火花四溅,倘若煤气泄漏整个屋子都要爆炸一般。

      薛璞是东北人土生土长的汉族,不由得说出老家的汉语方言:“你瞅啥啊?!”

      本来以为那人会说:“瞅你咋地?”谁知该男性却是普通话都说不利索:“你...你!”

      损起人来没边薛璞,仍是不饶:“你你你,你什么你?我眼睛比你大,一米八五个子比你高,身材比你好,长得还比你帅!啧啧啧,你做人不觉得羞愧吗?你不觉得拉胯吗?”

      那男性显然是个暴脾气,一时被薛璞损的哑口无言,气的满面通红。

      “拉胯?拉胯什么意思的干活。”辫子头道。

      薛璞答道:“噗,东北汉语,你们通古斯人听不懂。噗,也对通古斯人在来到中国东北之前,莫说是东北方言,就是汉话也是听不懂的。”

      尚天良见状急忙去解围:“二位莫吵,莫吵!和气生财嘛!”

      陈浩鹏亦是愤怒说道:“哼!和气?尚老板,我们是绝对不会和鞑子和气的。”

      尚天良笑道:“二位莫气,容我介绍,。这位爷呢是国际友人精通英语,日语中国话说得不是很好,不是什么中国人。

      他全名爱新觉罗·褀焘,是我在美坚国请来的刀术高手,他在美坚国刀术大赛上三获第一叻!我特意重金请他一块儿,帮我们一块对付那个千面狐狸!”

      薛璞一笑:“哦,国际友人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封建王朝的余孽呢?啧啧啧,刀术高手,能刀劈子弹吗?”薛璞仍是不饶人,摆明了要把这爱新觉罗·褀焘气死。

      薛璞言罢,向这爱新觉罗·褀焘左手望去果真持着一把清军制式的牛尾刀,他右手手掌遍布老茧,右臂粗壮,显然是个用刀高手。

      不过即便如此,这褀焘也被气的手臂发颤。

     突然,薛璞只觉一股杀气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爱新觉罗·褀焘宝刀已然出鞘,唰的一阵刀影闪过...

     在场众人一并呆愣,肉眼尚未看清刀客的刀锋所向。

     只齐刷刷想薛璞望去...

     早见薛璞一副云淡风轻之色打着瞌睡,而爱新觉罗·褀焘出鞘的宝刀,已赫然夹在薛璞的左手竖起的食指和中指之间。

     什么!他既然用手指夹住了快刀!

     “听没听说过‘灵犀一指’呀~,爱新觉罗太君。”薛璞微微笑道,适才电光火石只见旁人不知,这褀焘刀是虚击,实际上暗下发掌,薛璞的右手与他对了一掌,虽然没让他讨到半分便宜,不过右手现在兀自发麻,心底暗道此人厉害。

     暗里虽是平手,但明面上却是薛璞空手接住了兵刃,算是胜过一筹。

     一招过后,高下立判,爱新觉罗·褀焘脸色绿了又紫,他想收回宝刀,谁知挪动了几下,这刀在薛璞的指尖竟然不能挪动分毫,心中大为愤恨。

      尚天良拦在中间,笑脸劝着:“嘿嘿嘿,褀爷,薛大师!二位莫急,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大家只要帮我对付了千面狐狸,哈哈哈,金钱大大滴!”

      陈浩鹏一脸无奈,伏在薛璞耳根说:“噗,老薛,看来这褀焘精通日语没跑了,这尚老板夹在中间跟个翻译官一样。”

      “哈哈哈,没毛病...”

      “我们先听听具体任务,把钱赚了,这褀焘我们可以日后再收拾!”靓仔陈浩鹏说道。

      两家暂时罢兵,先不动手。

      于是尚天良便带着众人便来到会客厅里,开始商讨如何防范和抓捕千面狐狸的计划。

      总统套房的会客桌前,尚天良拿出千面狐狸的预告函,一张白色的贺卡,上面用漫画的风格画着一位吹着泡泡糖微笑的性感少女,想来是千面狐狸的自画像。

      空白处用“簪花小楷”写着:三月初四,赏瓷酒会,我将来取北宋汝瓷珍品净瓶。,文字写罢,上面还有一个少女淡淡的粉色吻痕。

      薛璞接过预告函,上面犹残留着少女淡淡清甜的芳香。

      看着那娟静素雅的笔迹,薛璞心头一喜只觉得这个女人做事古怪颇为有趣,不由得心驰神往了一番。

      这千面狐狸是个手段高明的神偷,她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什么,天下间没人能拦住。

      却为何偏偏要在满是社会名流,和媒体的赏瓷酒会上,发出预告函去偷取这样一个稀世珍宝呢?

      即便是有通天的手段,这千面狐狸的做法不是自信,而是嚣张。

      这显然不符合一个睿智女性所做为的事情。

      想到这里,薛璞愈发的好奇,摸着下颌仔细揣度着千面狐狸的用意。

      看着那件国宝的照片,薛璞说道:“北宋汝瓷净瓶。的确是稀世之宝,尚老板真是大手笔啊。”

      “哈哈哈,哪里哪里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尚天良道。

      薛璞嘴上不说心里却知晓,这汝瓷是五大名窑之首,素有“汝窑为魁”之称。有“似玉、非玉、而胜玉”之美称。

      不过由于北宋汝窑烧造时间极短,只在北宋哲宗到徽宗短短二十多年间有烧造,这金兵侵略之后,靖康之难这手艺也就失传了。

      所以这北宋汝瓷极为珍贵,相传仅仅是一件笔洗就拍出了两亿多RMB的价格。尚老板这净瓶自是宫中所用,想必价格不亚于那件笔洗。

      薛璞问道:“这等汝瓷精品可遇不可求,不知尚老板从何处得来?”

      听得薛璞这样问,尚天良面有难色,不知如何作答:“呵呵....这个,这个?”他的目光不住看向那爱新觉罗·褀焘,爱新觉罗·褀焘却把目光避开,显然难以回答。

      薛璞自觉当中猫腻,也不便多言了:“哈哈哈,英雄不问出处,珍宝亦然,尚老板既然不愿意回答,那薛某也不必多问。只需告诉在下需要做些什么便好。”

      尚天良清了清嗓子,拿出了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卡,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这里有十万块,薛大师和陈小哥先收下。事成之后十倍相赠!”说罢便将银行卡递过。

      尚天良接着说道:“早就听闻薛大师有玄门道术,明阴阳,辨风水,晓奇门,有驱使六丁六甲之神的本事,只求明日那千面狐狸若来,一来帮我保护住宝贝,二来帮我擒住那女贼,生死不论!”

      薛璞笑了笑拿过银行卡道:“诶,保护宝物,我自当义不容辞,但是这杀人的买卖在下不做。那千面狐狸本事通天,我尽力去捉,但若是捉不到,亦不会伤她性命。”

      听了薛璞这话,尚天良也不生气,继续连连答应,心知薛璞是个遵纪守法的良民。

      薛璞看着一旁握刀不语的爱新觉罗·褀焘心中也明了了,即便我不动手,这爱新觉罗·褀焘也自不会放过那女贼。

      这正事商讨结束,薛璞和陈浩鹏被安排到了酒店住下,入夜里听得外面脚步急切,出门一瞧,楼道里里里外外的安保人员无数,想是为了明日酒会所请来的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