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四十一章 地下城池
    李空吓了一跳,他是真被刺激到了。

    女子的眼睛既然只有眼白,没有眼珠,布满褶皱的皮肤松垮无力,但她看上去明明只有二十三四,及腰的长发拖着血池中的血水,滴落在棺沿上。

    她的话很冷,没有任何温度,与甄宛的冰冷不同,白衣女子是无有生机的死物,死人开口,必有怨煞之气。

    “你是人是鬼?”李空不敢肯定自己看到的是一具死去多年的尸体,还是因为八卦养阴阵吊有一**气的怪物。

    “你无须知道。虎符带了没有?”白衣女子又问了一然,虽是死人面孔,却并不恐怖,唯一令李空恶心的是她身上耷拉的皮肤。

    “你不说明白,我为何要给你。”刚才的恐怖已经一扫而空。

    “它是我们族人留下的东西,你要了没用。”白衣女子并不生气,半截身子依然在棺椁中,也许这就是她不生气的原因。

    李空盯着白衣女子,指着周围的白骨说道:“这些是什么人?”

    “族人。”白衣女子回答的很爽快。

    “天神一族?”李空试探。

    “是的。”她点头,没有眼球的眼睛,好似一团白雾包裹,无法看透她在想什么。

    “你杀的?”李空问。

    “不是。”她回答。

    “何人杀的?”李空再问。

    “天神自己。”白衣女子回道。

    “他们为何要自杀?”李空不明白。

    “半神山方圆三千里,物资匮乏,如此多的天神族人并不利于繁衍,为了后世子孙能回返,我们必须选出一部分人。”白衣女子很平静,不像是在骗李空。

    “选出一部分自杀,以此确保资源充沛,利于下一代繁衍生息?”李空有些震惊,简直不敢想象天神族人会如此残忍。

    “他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活下来,这些你就不必知道了。”她依然没有从棺椁里出来,笔直的肩背透着一股王族贵气。

    李空没有再问,他掏出了白玉虎符。“你是说,用这个就可以唤醒他们不灭的魂魄?”

    白衣女子没有理会,眉宇间不由的皱起,似乎有些不开心。

    “是不是?”李空追问。

    “你将成为他们的统帅。”白衣女子沉默了片刻,开口道。

    李空冷笑。“看来天神一族并不是好东西。”

    白衣女子终于从棺椁里走了出来,在脱离血池的瞬间,她吸收了血池中所有的养分,身上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饱满,眨眼间光鲜亮丽。

    既然这么美。

    强烈的反差,令李空再次晕眩。

    “嗖。”

    白光一闪,虎符化作虚无,落到了白衣女子手中。但她并没有急着激活,而是看向李空。“只有五行属土,命格纯阳之人才能找到我。我不杀你,替我带个话给天神后人,告诉他们三公主回来了。”

    李空没来得急回话,只觉阴风刮过,携裹着他飞向了千里之外,身上的八卦玄阳镜和那枚不知用处的黑黄丹药也被白衣女子拿走。

    郁闷自然少不了,但也明白一个问题。

    白衣女子自称三公主,会不会与当年被魔灵斩杀的天神七子是一家人?

    申时。

    落日部落正西二千一百里。

    望着远方山头上坐着的巨大婴儿,李空的思绪被彻底拉回,他跑了那么远,不就是为了找巨人族,此时看到眼前这个大个子婴儿,心里一阵激动。

    婴儿裹着尿布,上身一丝不挂,看不出男女,蓝宝石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一双粉嫩的大手正抓着一只鸟儿,鸟儿不知是何品种,身上的羽毛已经掉了一地。

    李空比划了一下,婴儿的身高与他相似。

    刚要决定过去,就感觉地震一般,抬头望去,山脚下来了一个二丈左右的女巨人。

    长的并不好看,手里提着一条血淋漓的羊腿,嘴里还哼着小曲。

    原来是给娃送吃的来了!

    婴儿接了她娘送来的羊腿,狼吞虎咽,像极了饿狼。

    李空下意识瞅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比羊腿还要瘦上一些,要是落到婴儿嘴里,也不知会发出怎样的声音。

    也许是咔嚓,也许是扑哧。

    婴儿她娘送了羊腿并没有过多停留,似乎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在为她的娃重新捉了一只鸟儿拴在大树上后,便匆匆离去。

    李空在远处观察了一阵,在确定婴儿已经吃饱的情况下,才提气凌空,落到那只被婴儿拔光了毛,却还没死透的大鸟身边。

    “咦?”

    婴儿没有兄弟姐妹,从未看到过有人与她这般相似,都是小个子。

    “尝尝!”李空堆着微笑,将怀里准备好的水果拿了出来。

    果子虽然不大,但很甜,婴儿吃了因该会开心。

    婴儿有些好奇。“你是族王的孩子吗?”

    李空有些惊讶,没想到他既然会说话。“是啊,我才被生下来三个月,你呢?”

    婴儿笑。“原来是个小弟弟,我比你大,已经四个月了。”

    李空也笑。“族王的孩子不能做小,你该懂规矩。”

    婴儿一愣,点了点头。“对对对,族王是王,他的孩子也是王,我该叫你哥哥。”

    李空笑道:“我该叫你妹妹还是叫你弟弟。”

    婴儿大笑。“哥哥好有趣,我是女子,自然叫我妹妹。哥哥可是要带我去下面玩?”

    李空看了一眼拴在树上的大鸟,笑道:“妹妹也经常去下面城池?”

    婴儿道:“那是族王的都城,我娘说那里不能去,族王万一生气会吃了我的。”言罢,看向李空。“哥哥跟我讲讲下面有什么好玩的?”

    李空故作神秘,说道。“美食堆积如山,随处可见。族王身边只有六人,连他自己不过七人,占着那么大的城池,哪有时间管你我。”

    婴儿疑惑。“族王闭关多年,他的话就是命令。除了他与几名手下,任何人不许进入地下都城,否则是要掉脑袋的。”说完看向李空。“你难道不知?”

    李空赶紧说道:“族王不久前生了二胎,我被嫌弃了,所以跑出来玩耍一番,放松一下心情。”

    婴儿似懂非懂,点头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我们就别去地下都城了,玩鸟吧!”

    李空听了想笑,说道:“那好,我们先玩骑鸟,等天黑了,我再带你混进都城。”

    婴儿想了想,最终点头。她咬了口野果,发出奇怪的声音,满嘴的唾沫星子在空气中飞舞。“这果子在哪采的,真好吃。”

    李空指了指地下。“都城的果树上。”

    ............

    二人玩了赛鸟的游戏,鸟很大,足以托起婴儿,李空要了那只没羽毛的鸟,把拴在树上的大鸟让给了婴儿。

    施展七步罡气,夹着大鸟低空飞行,婴儿坐下大鸟受到惊吓,飞行的速度要快上许多,李空不紧不慢跟在大鸟身后。

    玩了半个时辰,婴儿有些腻了,李空顺势提出带他进地下城池。

    婴儿爽快答应,由于李空并不知道地下城池的入口,便忽悠婴儿走在前头。

    走了十里,二人看到一棵古树,古树通天,枝叶繁盛,树身上有个巨大孔洞,婴儿指着孔洞说道:“哥哥出来玩,族王没有派人保护吗?”

    “我是偷跑出来的,他们不知道。”李空心里有数了,这个孔洞应该就是地下城池的入口。

    “那哥哥会保护我吗?婴儿有些害怕,不敢进去。

    李空本来就没打算真的带她进去,哄道:“妹妹在这儿等着,我下去把看门的引开,如果半个时辰还没上来,说明我不能再出来玩了。”

    婴儿点点头。“如果哥哥不能出来,妹妹就回大基山等哥哥。”

    李空心里偷笑,小孩子就是好骗。“一言为定。”

    进了树洞,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漆黑,内部空间很是宽敞,周围镶嵌的宝石闪着光亮,光亮之中有一条手臂粗的藤蔓,晃荡在虚空,当是从树洞上端垂直落下的。

    李空仔细看后,确定没有台阶,提气跃起,抓住藤蔓朝下滑去。

    大约一炷香后,双脚落地。

    站稳之后,回顾左右,这是一间修造平滑的屋子,空间巨大,四周三面石壁,只有一扇门半掩着。

    李空身处其中,有些茫然,虽然屋内没有多余的器物,但木门两侧的灯台多少有些瘆人。两口巨大的陶泥灯盏,黝黑锃亮,就像是两轮明月,手臂粗的灯芯在油脂的浸泡下,通透晶莹。

    灯光是绿色的。

    李空吐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模糊的眼睛,这儿的空气令他很不自在,若不是有灵气支撑,他此时已经昏迷。

    透过半掩的木门,看到了外面的景象。

    是一条笔直的通道,从李空的视线看去,就是悬崖峭壁,给人感觉很是深邃。光滑的墙壁上雕刻着远古神图,李空看了一会,最终作罢,因为他根本理解不了所画图形究竟代表何种含义。

    出了甬道,这才看到脚下高耸的青铜建筑,虽然锈迹斑斑,但依然有着鼎盛时期的辉煌痕迹。

    这座建筑与此前碰到的并不一样,似乎要低矮一些,上面的雕饰也没有那般夸张,显得有些拘谨,符号之中多为猛兽,而不是神文字符。

    李空看的入神,他以为巨人的地下城池会与人族的一样,却没想到区别如此之大,完全是另一种文明体质。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远方的尖塔上跳下,朝李空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