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四十章 八卦养阴阵
    “是我!”声音不大,很有磁性,李空听出来了,来的是甄宛。

    “你来做什么?”李空回身,在确定只有甄宛一人后,这才放下警惕。

    “来帮你。”甄宛话落,已经走向铁锺。“这是神文,你看不懂。”

    “神文?”李空身躯一震,立刻联想到了什么,但很快调整过来,问道:“上面写的什么?”

    “咒语。”甄宛回道。

    “你父亲也知道这下面有口铁锺?”李空皱眉,甄宛既然知道,说明已经怀疑这口铁锺很可能是用来控制巨人的。

    “他并不知晓。”

    言罢,看向李空。“空,我不想你死,巨人族的王,修为很是恐怖,你不是他的对手,如今他们脱离我们天神一族控制已有千年,巨人的后代已经脱变,即使找到控制他们的铁锺,也失去了作用。”

    李空有些感动,甄宛为了他,背叛了他的父亲。

    小周王的计谋,李空虽未参透全部,但其之目的还是能猜出一二,他用一颗神火的代价,想要拉拢自己为他办事,又引出白猿抛出的龟形石,把潜藏在暗地的娜拉雪拉上水面,可见小周王早已知道苍弋此人把神龟的下落告诉了娜拉雪。

    于是,来了个将计就计。

    “我必须这么做。”

    李空语气坚定,说道:“从我进入半神山开始,就已经被人限制了自由,苏家是想利用我,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苍弋长老只能算是苏家的代言,而你父亲之所以千方百计让我拿到神火,也是为了我能替他做事。”

    甄宛没说话,她低估了李空的心智,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与他父亲在演戏而已。

    “空,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但如果你真的找到了天神功法,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你该懂我的意思!”甄宛说道。

    尽管她的语气依然冷淡,但语语中的关怀李空焉能听不出。

    李空轻轻点头。“天神功法我修炼不了。”

    “你几时知道的?”甄宛闻言,惊愕抬头,难道她与父亲的对话被李空听到了?

    李空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他不想继续这一话题,更没问甄宛在他们发现巨石下的祭坛后,是否率先下去过。

    很显然,他们提前进入了地下祭坛,并有意泄漏发现神火一事,目的是引出巨人一族,以小小周王的心智,不难看出,神火被阵法所困,要想取出神火,必须填补坤位,而防风氏的到来,正好满足了条件。

    不得不说,小周王的心智极为恐怖,他更是断定,李空在拿到神火后,不会立马吞噬,只有将他逼上绝路,才会吞下神火。

    李空怀疑过甄宛的瞬移之能,能否进行高空转移,如今来看,他的猜测是对的,甄宛既然能下来,就说明她有办法离开,不然如此高度,她下来岂不是找死。

    “我猜的。”李空回了个微笑,想要跳出这一束缚,必须站在另一高度,以上帝的视觉去审视与他相联的一切。

    甄宛脸上微红,她不该来。“咒语只有一句,你听好了。”

    李空点头,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有些话不能点破,哪怕是痴情入骨,也不能一语道破,点破不是看透,会引发灾难。

    咒语并不深奥,但发音很古怪,念完之后,铁鐘缩成巴掌大小。

    这是天神的法器,不是凡间之物。

    “希望你活着回来。”甄宛说完,头也没回,瞬移消失,再一次证实李空猜测,瞬移是可以上下进行的,并不局限于平行面。

    出了地下祭坛,沿着废河一直往西,翻过二座大山,看到一片原始丛林。

    参天古木,遮天蔽日,脖子粗的根须,发达健壮,裸露在地表的庞大枝节形成一张张诡异的神经图网,给神秘的丛林添加了几许幽境。

    李空踩着参天巨木的枝叶,身姿飘逸,形如仙人。

    七步罡气今非昔比,一经施展,好似腾云驾雾,凡人无可企及。

    飞的感觉真好!

    李空内心升起一股少年壮志,没想到他的运气如此之好,几乎没费多大劲,就从居山正蓝提升至上玄紫气。

    这一切都要感谢小周王,要不是他设局引他前往废河,李空也不可能成长的如此之快。

    往西行了一百多里,出现一条三丈深的沟壑,沟壑通向一处高山,大约四十里的地方突然断裂,一条峡谷穿肠而过,在峡谷对面的山体上,有一道人工开凿的山门。

    山门是开在山体阳面的,山体十分光滑,高有百丈,左右两条悬索长满了藤条,垂直向下,落至悬崖下的百丈深潭,此前因该有悬桥通往山体上的山门,不知何种原因,如今已经断裂。

    李空观察了一阵,排除了巨人部落的可能。

    巨人身高普遍在二丈,而眼前的山体虽高,但修造的索桥只能通过普通人。

    既然不是巨人部落,又会是何人所修?

    心中疑惑,李空施展七步罡气,脚下汇集一团白雾,横移虚空,来到山体上人为开凿的山门察看情况。

    山门前是一块空地,只有一尊鼎炉,鼎炉为青铜打造,苍斑尽显,无不古朴。

    舍了鼎炉,走向山体,并没看到有机关之类的暗门。

    施出身法,刚要离开,一瞥之下,发现山体与鼎炉正对之处有白光闪动,回身皱眉,七步之后回到山体跟前,探手抚摸表面灰青之处,清除上面的苔藓污泥,露出里面的铜镜。

    与古人所使用的铜镜不同,此镜乃道家八卦玄阳镜,可照破阴魂,摄煞辟邪。

    铜镜见光后,射向鼎炉正中的炉口,山体传来微微抖动,似乎有灵性一般,李空震惊,莫非又是什么宝物不成。

    来到鼎炉前,这才注意到被铜镜光束照过的地方,呈现青绿光泽,炉口中吐出一枚黑黄丹药。

    这种丹药李空从未见过,将其捏起,嗅闻之后眉头紧锁,散发出的并非清香之气,而是有股浓烈的土腥味。

    一阵阴风刮过,山体抖动的更加厉害,李空横移三丈,落到山门口的凸石上,皱眉打量,是何妖物作祟。

    鼎炉在山体晃动中轰然倒地,发出的青铜之音,震耳欲聋。此时正是午时,天空一片清明,并不像有妖物出没的症状。

    地动山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半炷香后,嘎然停止。

    灰尘消散,倒地的青铜鼎炉旁出现一个方形小孔,巴掌大小,离的老远就看到白玉雕刻的虎形玉佩,这令李空大感好奇。

    青铜鼎炉下即使藏有东西,也不该是一块玉佩,该是装丹药的瓷瓶或者炼丹的奇书才对,怎么会出现一件毫不相干的东西。

    虎形玉佩只有中指长短,雕工精湛,虎口微张利齿透着寒芒,栩栩如生,吊睛虎目,凶光外露,杀气逼出,尽显不凡。

    握在手中温润厚重,顿感精气十足,有股征战沙场,取敌之首于千里之外的豪迈之感。李空心中震撼,此物在手,如同掌握了千万兵马。

    莫非这是兵符?

    李空心中激动,左右翻转,虎形玉佩通体白玉,没有一丝瑕疵,这东西该如何使用。

    正想着,一块巨石从山上滚落,所到之处,片甲不留,轰隆巨响引起的气浪席卷着草木地皮,将整座山体推向一侧,露出的青铜尖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这是一间由青铜铸造的屋舍,也不知出自何人之手,青铜屋舍上刻画的夸张线条无疑不在告诉李空,这是天神一族拥有的东西。

    心中震惊之余,李空忘记了躲避。

    任由灰尘淹没,山石碰撞。

    待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手中的白虎兵符不知去向。

    李空呆滞的目光,如同见鬼一般盯着眼前被气浪阻隔的圆形壁垒,在壁垒外是砸向他的山石土木。

    他被一团白光包裹,毫发无损。

    待到尘烟散去,白光消失,一道柔和的光芒一闪而过,李空看的仔细,这道白光正是虎符所化。

    远方,闪着光芒的青铜屋顶,依然在阳光下流淌着神韵。

    李空有些恍惚,这一切太不真实了,难道又有什么奇遇等着他?

    收好虎符,将手中的那枚黑黄丹药揣入怀中,随手收了八卦镜,最后检查了一遍鼎炉内部,确定没有其他东西,这才提气上行,前往远处破土而出的青铜古屋。

    从远处看,已经令李空震惊,当近距离接触后,眼中的骇然之色更是无以言表,那种感觉太过虚幻。

    推开青铜古屋的门,李空看到了满屋的尸骸,强烈的反差令他有些晕眩,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能收获一屋的宝贝,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白骨成堆,却有个特点,一共分为八个区块,在中间有个方形血池,被八堆白骨围在中央。

    西北全是头骨,西南全是胸骨,东面全是脚骨,西面全是颚骨,东北全是手骨,正北全是耳骨,正南全是眼珠,东南全是下盘骨。

    李空一看,心中立马有数,这是按照人体骨胳排列布局的八卦养阴阵,用来滋养魂魄,逆天改命。

    “虎符带来了?”血池中央,升起一口血红棺椁,从里面爬出一个皮包骨头的白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