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三十九章 神火淬体
    防风氏算是彻头彻尾的被李空给忽悠住了,看他那笨拙且滑稽的打坐姿态,李空很想过去拍拍他的脑袋。

    大推衍术,果真是个好东西,只是这种法术虽然在他脑海中,却是来去无踪,无法掌控,要不然以后碰到顺眼的,只要推衍出他们的祖上十八代,必然能震慑当场,为自己卖命。

    十二君卦,各有独立阵眼,如今坤位归虚,从黄泉四路拿取神火便容易的多。

    神火虽无火力,却晶莹透彻,流露出金光水泽,也不知是何种神奇药物,既然能淬骨炼魂,巩固修为。

    李空深深呼吸,心神闪动,七步罡气化为一股无形气浪托住他的双脚,缓缓上升。

    摘下神火的瞬间,李空的身体爆射出一抺诡异的紫气云团。

    漆黑的夜空瞬间被璀璨霞光笼罩,紫气云团不断膨胀,最终形成一座天宫虚影,令人无比震撼。

    李空望着手中豆粒大小的神火,心中说不出的激动,就是傻子也知道这东西绝不一般。能引来如此奇特的异象,说明神火不仅能淬炼身躯,或许还有其他用处。

    刚要走,这才想到防风氏还坐在坤位阵眼,朝他喊了一声,发现没有动静,走近一看,眉头大皱,防风氏既然石化,成了一具死人。

    怎么会突然没了气?

    刚收的小弟,就这么嗝屁了。

    是十二君卦运转所需的能量夺走了防风氏的寿元,还是神火刚才爆发出的神光震碎了他的命魂?

    不管是什么原因,李空心里一阵惋惜,能收一个巨人当随从,那得多牛掰!

    遗憾总是有的,带着一丝郁闷,李空走出祭坛,却发现一个严重问题,他不会飞,根本出不去。

    抬头目测,离地面当有十丈。以李空目前的手段,不可能一跃而出。

    把视线移至神像木偶身上,即使跳到他们头顶,也不可能一次借力,飞出去。

    要想飞出去,除非李空的修为晋升紫气,然后借助神像木偶才能离开这里。

    手上黄豆大小的神火,如今黯淡无光,但李空知道只要吞服,身体机能必有大的改善,这东西不属于他,而是天神留给他子孙的。

    一旦吞下,自己的命运将与天神一族彻底绑定,小周王等人的死活他必须承担起责任。

    李空思索着,回想起甄宛所讲的故事,神火是在落日部落的祖先向花豹精祭祀族内少女之后,求来的淬体灵药。

    如果花豹精是天神一族的敌人,那么这种所谓的神火,他们定然有许多。

    这也意味着,李空一旦与天神一族的人命运绑定,他所面对的敌人将是极其强大的种族。

    他的师父南阳真人希望他寻得龟甲玄文,修成无上神通,为世间除魔斩妖,匡正阴阳,而他的师祖南风子则让他重建山门,光复南山宗。

    但李空发现,自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已经背离了他的初衷,甚至不知道自己因何被卷入。

    不论如何,李空都不能忘记他师父的遗愿。

    轰隆。

    神像木偶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将最后的一丝力量献给了李空手里的神火,顷刻间四分五裂,但他们似乎察觉到取走神火的人并非天神后裔,一股怨念之气从他们眉心溢出,化作十二道黑影朝着李空杀来。

    其中一道是被石化后的防风氏。

    在其鬼哭狼嚎的攻击下,李空狼狈逃窜,逃至一处废土中发现一口不知年代的生锈铁鐘。铁鐘很大,足够容纳他。

    铁鐘内的李空无比郁闷,望着手中神火,他咬了咬牙。

    神火他必须吞下,不然必死无疑。

    寅时。

    小周王等人冲破血雾,用他沾满鲜血的双手斩下了一头凶兽的脑袋,甄宛握着雷龙鞭望着下方隐约冒出的红光。

    “空,你一定要拿到神火,将其炼化!”

    雷龙鞭就是天神一族祖上的兵器,因滋生邪气,反噬其主,故而逃离了天神一族的掌控,如今再次获得,令天神后裔实力大增。

    三日后。

    一道紫气从东边升起,原本清朗的天空,突然呈现异象,祭坛上方被白雾遮挡的阴影似乎受到某人召唤,缩成一团,跌落下方。

    与此同时,一位少年披头散发踩着云团冲天而起,正是李空。

    炼气有三大境界,被称之为地格九阶,分别为洞真,洞玄,洞神,洞渊,居山,真元,上玄,升玄,太玄。

    很多人修炼一辈子只得勉强混个居山蓝气,可李空此前渴了一口灵根水,就一下子晋级为居山正蓝,如今吞噬了神火,更是一跃提升至上玄紫气。

    紫气修为已步入真人之列。

    此等速度令人惊叹,这已经不是普通机缘可以形容,简直是夺天地造化。

    不仅如此,李空掌握了土属灵气,但凡有土石之所,皆可被他化为灵气使用,若是今后能悟出五行灵气中的另外四种灵气属性,那他的造诣将无人可及。

    “为了自保,我必须吞下。”

    他的声音透过云层,伴随着轰隆巨响,击中一只想要偷袭甄宛的猛兽。

    通天指的威力再次升华。

    李空的声音带着嚣张与狂妄,那股少年得志冲满天,震碎山河地不摇的精神,在他身上演绎的恰到好处。

    “空,恭喜你。”甄宛露出难得的笑容。

    “其实我真不想要神火,实在是逼不得已。”李空说这话时,脸上带着无奈,但并不隐藏内心欢喜。

    言罢,他看向是小周王。

    小周王脸色平静,没有了此前的恭维之色,如今在看李空时,眼神中多了一丝欣赏,这是上级对下级的赏识。

    李空注意到了这一点,说实话他有些反感,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从来没有逼过谁,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他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赏识,在李空认为,赏识是自私的一种表示,更是对他人自我价值的约束,只有上级才会惯用这种眼神。

    李空不是他的下级,更不会成为他的下级,哪怕他选择了与天神一族绑定生死,也绝不接受这种被人冠以名义的束缚。

    同级之中,没有赏识。

    只有居高临下,才会看到有别于自己的才华。

    “神火我会还给你。”李空淡淡的说了一句,施展身法已经去得远了。

    小周王望着离开的李空,嘴角露出一抺寡淡的微笑。“苏家这次要失算了。”

    “父王,空是好人。我不希望你伤害他。”甄宛没有看他父亲,而是望着李空离开的方向。“他早晚会知道苏家只是利用他。”

    “等我们找到先祖留下的功法,他就失去了价值。”小周王收回视线,仰望星空。“先祖说,遗落在世间的九片龟甲拼凑起来,便是回去的坐标。但神像木偶说的话却与先祖全完相反,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甄宛没有思考小周王的疑惑,指着下方已经坍塌的祭坛说道:“防风氏一死,巨人族只剩下七人。先祖的墓在他们城池下方,我们必须想办法将他们引出来。”

    “他有大推衍术,有他帮我们寻找,定能事半功倍,我们回去等消息就行。

    如今他吞噬了神火,却又不想娶你,定会想方设法寻找可能存有神火的地方,据我所知,巨人先祖的墓中不但保存了天神一族的完整功法,还在一处封闭的空间里留有神火。”小周王道。

    “父亲,你早就知道空不会娶我,对不对?

    你让我向他讲诉先祖的事迹,就是为了引导他分析出我们部落与苏家有联系?为了不欠我们的人情,他一定会进入巨人城池找到神火,并连同天神一族的功法也带出来,天神功法只有天神一族的人才能修炼。”甄宛望着小周王,眼中无比痛苦。她既然与他父亲合伙把李空推向深渊。

    小周王只是冷冷一笑,什么也没说。他所布下的这个局,一环扣着一环,即使解开其中一个,也逃不出另一个。

    丛林深处,李空躺在一块青石上,咪着眼睛,望着云空发呆。

    他的计划确实是寻找巨人部落,此前利用大推衍术窥探防风氏,对巨人族的情况算是了如直掌,但要想进入地下城池,并没那么容易。

    甄宛曾经说过,巨人的先祖其实是天神的仆人,由于文化断层,天神后裔对巨人失去了控制。控制巨人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左手托着腮帮,李空回想起这几天躲在铁鐘里修炼时碰到的怪事。

    仿佛有人提着铁鐘在行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莫非这铁鐘与控制巨人的方法有关?

    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李空脑海里蹦出。

    夜色寂静无光,李空施展七步罡气,身形飘逸回到了废河,小周王等人已经离去。

    李空熟门熟路,从高处跳下,很快找到那口巨大的铁鐘,此前受怨气干扰,没有时间去研究,如今他已修成上玄紫气,神像体内溢出的黑煞怨气早已经消散。

    细看之下,鐘身锈迹斑斓,有多处硬伤,上面刻有的阳文字迹也已模糊不清,但依然被李空看出,鐘身上的文字与湖底古墓所得到的青甲龟文属于同一年代。

    “谁?”李空研究的入神,身后突然出现一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