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三十八章 防风氏
    废河南岸。

    小周王脸色凝重,望着地上惨死的族人,他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在他的面前是一个身高约有二丈的巨人。

    原本覆盖在地表的巨大石块,已经不翼而飞,裸露出的远古祭坛散发出神秘气息,透过星空的月光洒在巨人身上,使他本就威武的躯体,更是蒙上了一层诡异色彩。

    远远看去,既如山峰般伟岸。

    “交出神火,可饶你不死。”巨人语气沉闷,炸如天雷,气势高涨,目空一切,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先祖,曾经是天神手下的一员大将。

    “防风氏,你敢造反?”小周王鼻翼抖动,虽是仰视,却有君临天下的气势。

    “造反的是你们,弱小的种族也敢自大称王。”防风氏砸出手中巨石,震的大地颤抖。

    轰隆巨响,惊起林中兽种四处溃散,侥幸存活的几个部落族人,也在余威下被气浪掀翻,飞向早已饥肠挂肚的豺狼猛兽。

    李空救下两个,施展七步罡气,绕到防风氏身后,借以缓冲之势,一剑刺出,正中巨人肩膀。

    巨人吃痛,调转身躯,发现是个瘦小人类,睚眦暴怒,拔起身旁树木,甩飞出去,正中李空左肩。

    李空身在半空,顾不得身上伤势,强行作法,左指掐动,灵气逼出,再移半寸,姿态尚未调整妥当,天际雷云已经落下。心中疑惑,自己催发通天指尚在蕴酿,天上雷云又是何人引来。

    咔嚓。

    电光闪过,一条雷龙笔直落下,与真龙不同的是,这条雷龙是由天地灵气汇集而成,形体接近实质。

    “还好来的不迟,神火现在何处,快快交出来,免得受那雷劈之苦。”雷龙落地,被丛林中走出的瘸腿老头收入怀中。

    李空正要发问来者何人,却见小周王陡然暴起,手中赤剑破风斩出,径直插入瘸腿老头的后背。

    “宛儿,就是此人杀害了你的母亲。”

    甄宛刚刚现身,就听到小周王愤然怒吼,横移上前,一剑砍掉了瘸腿老头的脑袋。

    瘸腿老头的脑袋在空中抛了个优美弧度,最终砸在了草堆里,李空以为他必死无疑,却没想到,没有身躯的头颅既然与甄宛打斗起来,手中所用兵器正是雷龙所化。

    心中好奇,探头查找草丛里的脑袋,却见两支利箭嗖的飞出,贴着李空脸皮射向甄宛。

    事发突然,谁会想到没有脑袋的身体还能正常打斗,更没想到掉地的脑袋还能射出箭来。

    甄宛瞬移躲开,自虚空现身,垂直落地,重重的踩在脑袋上,脑袋一碎,身躯失去平衡,轰然倒地,但他手中雷龙幻化的兵器却再次幻化成瘸腿老头的样子。

    由于不知道是何方妖物,正寻思着后方巨人可能发起的偷袭,扭头之际,防风氏已经趁机跳入地下祭坛,身后的小周王看了一眼李空,眼神复杂。

    李空没有多想,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既然神火是淬炼身体的奇药对他修炼有用,就不能落到别人手里,至于他与甄宛之间的关系,他有信心处理好。

    跟着防风氏跳入地下祭坛,顿时感到一股诡异气息从黑石上弥漫开,防风氏巨大的身躯在此时莫名消失,雾气升腾,在李空眼前呈现出一座古老祭坛。

    阴风刮过,李空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这与夜黑独自行走不同,面前的诡异祭坛与他下落时看到的阴阳七星坛砌成的八卦阵图有着明显区别。

    李空看到无数双眼睛自黑暗中注视着他,一座座高大的神像木偶凭空出现,白色的雾气沾附在神像漆黑的体表,阴冷而夸张的黑色眼线在木偶咧开的嘴唇旁盘旋。

    每一尊神像木偶的脸上都挂满了痛苦,但他们似乎甘愿承受这一痛苦,虚空中扭动的血红色液体正在他们合力之下,处于悬浮状态。

    这里没有灰尘,干净的有些让人意外。

    李空想到了古墓湖底看到的鱼儿,那些没有眼睛的鱼儿是支撑定魂珠的唯一力量。正是因为李空破坏了古墓阵法的支撑节点,才导致被湖水吞噬。

    眼前的十二方位,各有一卦,组成十二君卦,在十二君卦的阵眼上,盘坐着十二尊神像木偶。

    复、临、泰、大壮、夬、乾、姤、遯、否、观、剥、坤,掌管阴阳生死,四季衰旺,分别对应十二君。

    二十君是十二消息卦的简称,是阴阳八卦人盘最外围的动态数据,内藏八煞劫曜,四库阴阳,二十四山劫煞,流年禄堂,四路黄泉,是开门放水,寻龙点穴之秘要。

    每一尊神像木偶都掌控着一种五行力量,以此来牵扯祭坛内开启的阵法,能世代运转,生生不息,且能产生假象,使人从外围无法看清内部情形。

    李空惊叹天神一族的智慧。

    但此时,在西南角,缺失了一卦。

    西南为坤,坤纳乙,乙为万物之精,为东方之木,可化精魂,催发青龙之气,坤代表地之母,泽天之德。从土从申,土位在申。伏羲画八卦未有其字,后由仓颉以音造之。

    显然,巨石下挖到的那具木偶便是坤位神像。

    以此推断,坤位阵眼已经松动,导致祭坛天穹坍塌,这也是为什么巨石洞口的神像木偶没有逃出去的原因,由于坤位无人镇守,导致阵法失去平衡,神像木偶这才有此痛苦表情,苦苦支撑。

    在阵法失去平衡后,为何十二君卦依然可以坚持上千年之久?

    李空没有找到原因,他的视线移向了缺失的坤位,要想拿到正中黄泉位上的神火,必须寻找可以代替的阵眼。

    李空陷入了沉思。

    十二君卦已经缺失坤位,若再有闪失,神像木偶所具备的那点灵力必然灰飞烟灭,移动任何一具,都有可能造成神火摧毁。

    能否通过小周王等人帮忙,将地面上的神像木偶复位,以此达到平衡?

    李空最终摇头,此法绝无可能,理由很简单,支撑神火不灭的能量不可能仅靠阵法维持,十二君卦上盘坐的神像木偶很可能携带着落日部落先祖的神识。

    但这些神识已经处于沉睡状态,不可能被唤醒,即使唤醒也帮不了李空,反而会引起落日部落先祖的不满,甚至会勃然大怒与李空玉石俱焚。

    神火是留给天神后裔的,而不是留给李空的。

    如今唯一的办法,是找到一个五行属土,且形体巨大,在力量上可以压制坤位阵眼的人。

    这个人去哪找?

    李空一阵头疼。

    砰。

    不远处传来石柱破裂的声响,李空回头,看到一具高大的身影正从黑暗中走来。

    正是防风氏。

    见到防风氏,李空心中一喜,此人身高二丈,面如磨盘,四肢粗大有力,灵智与人无异,主要是他的命魂属土。

    如何让防风氏乖乖听话,坐到坤位阵眼,这是李空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就在他无计可施,急切思考对策之时,脑海中忽然出现有关防风氏的一切信息。

    这是大推衍术,在关键时刻突然自行运转所致。

    “站住,防风氏十三代子孙,见到本尊还不下跪?”李空气走周天,降下一道天雷,落到防风氏脚下。

    防风氏一愣,刚要开口怒骂。李空趁热打铁。

    “你可知本尊何人?”

    “本尊乃是你祖上防风浩偈的师父,难道你父亲防风大条没有跟你说起本尊的来历?”

    李空威吓冷目,字字诛心。

    防风氏刚要发怒的大脸,陡然一变,这个小小人族究竟何人,他为何知道自己父亲的大名,还能准确道出他是防风氏第十三代子孙!难道他真与我防风祖上有关?

    “你是何人?”防风氏懵了。

    “本尊乃郝仁仙尊,与你祖上防风浩偈有缘,曾收他为徒。你们现在掌握的大力神诀便是我当年所传。”李空恬不知耻,依着脑海中的信息,照读不误。

    “你知道大力神诀?”防风氏彻底懵了。

    “此术乃本尊所援,如何不知。”李空佯怒。

    “那你可知我父亲为何而死?母亲又为何而疯?”防风氏有些激动,只要李空回答出来,就立刻给他磕头。

    李空冷冷道:“防风大条吞噬九焚赤练蛇,修炼心火不灭术,导致精血凝固,毒发身亡,你母姵蛾因山崖跌倒颅骨受创,这才疯癫。”

    “噗通。”

    防风氏跪地就拜,他对李空的身份坚信无疑,显然眼前的这个人族少年,就是先祖防风浩偈的师父,郝仁仙尊。“后生拜见太公。”

    “恩,方才你在外面伤我,念你无知,恕你无罪,起来吧!”李空摆出一副高人姿态,举手投足间尽显非凡。“你为何而来?”

    “回太公,族王命我来取神火,淬炼身躯。”

    “神火对本尊有大用,你去那边坐着,本尊传你一招大日神诀,比之当年的大力神诀还要威武十倍,算是对你的补偿。”

    李空指着十二君卦的坤位,面无表情的说道。

    “尊太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