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三十七章 回去的路
    神像木偶从地上爬了起来,背负双手,傲立在废墟之上,那股浑然天成的气质,宛若天神临凡,当他将天神一族回去的办法解说之后,天空忽然暗淡,他眼中的那抺神芒也随之消散。

    从头到尾没有提到天神修炼的功法,更没有提及他是落日部落祖上第几代天神后人,留给小周王的只有无限疑惑,与那呼吸不畅令人自窒的感受。

    李空有些失望,要是有天神功法,他的未来将直登苍穹,天下一切势力都与他并列前行,但很遗憾,这只是少年李空的一厢情愿。

    也不知苏岚现在何处,吃饭了没有,会不会惦记他的生死?

    心中升起的暖意,莫名之间把李空推入一种玄奇的意境,这种感觉好似独处天穹,四周漆黑一片,唯有苍穹之上的繁星标注了一条通往玄天宫的道路。

    小周王似乎习惯了李空时常发呆,见他一动不动,双目迷茫却带有异样光彩,拉着甄宛悄悄离开,走之时没忘记给他的祖先磕头谢过。

    眼前的神像木偶肃然挺拔,高大的躯体屹立在废墟中,像极了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士,只是他手中少了一柄长剑,要不然会更加威武。

    李空转过身来,他的跟前是漆黑的孔洞,下方的祭坛虚影在刚才璀璨的星光下若隐若现,神像木偶的话飘荡在李空耳边,不知为何,他有一种虎落平阳的错愕感,这种感觉也不知因何而来。

    冷风吹袭,萧瑟无味。

    子时,甄宛捧着烤熟的地瓜悄悄出现。

    “空,你一天没吃东西了。神火就在下面,父王说等天亮了再下去,以防万一。”

    李空转身,甄宛肤色较黑,个子挺拔,体形健美,黛眉如剑,精致而冷淡。“即有神火,为何下方一片漆黑?”

    伸手接过烤熟的地瓜,折成两半。

    甄宛接过,连皮一起,大口吞下。

    李空有些发蒙,与甄宛的吃相比起来,自己就是小白兔。

    地瓜很甜,不知道她从哪弄来的,为了不被甄宛压制,李空用了三口,将地瓜整个吞下。

    刚吞下,他就后悔了。

    他不想做小白兔,但也不愿做大灰狼,主要是他不饿。

    甄宛没有给他递水,也没有侨情的像个小媳妇,上前给他捶背。“神火并不是火,而是一种液体,用来淬炼身体的药物。”

    “我现在只想喝水。”李空被噎住了,满脸通红,甄宛却神色无常,一脸风清云淡。

    “这里没有水。”甄宛的回答。

    “没水?咱们来时,不是看到有河?”李空有些恼火,主要是生他自己的气,他是文明人,非要学野人进食,活该。

    “我们只喝天上的无根水,落地的水,天神是不喝的。”甄宛解释。

    “你......”李空被气的险些晕过去。“好吧,我不是天神,你去取来,我喝!”

    “不行,你现在是我们天神的人,不能碰有根之水。”她很严肃。

    “我要是被噎死,你就得守寡。”李空回以同样严肃的表情,他快被气炸了。

    甄宛犹豫了一下,最终点头。“为了你,我破例一次。”

    “快去取来,我快不行了。”李空假装倒地,气喘吁吁。

    甄宛皱眉,贝齿轻咬,扑向李空。

    李空大惊,“让你去取水,你扑向我干嘛?”

    “别动!”压着李空的同时,甄宛施法瞬移,去了三十里外的窄河。

    窄河宽约一丈,自西向东。

    位于一座山脊之下,河水清澈见底,可见倒映月牙,星月参辰。李空推开怀中甄宛,仰望星空明月,光影婆娑,震荡惊魂,风高黑煞,万缕迷蒙。

    甄宛被李空推开,并不生气。“父王让我早些与你做成美事,不如借此良辰美景,你早些把事办了,只有这样,你才有资格享用神火淬炼身躯。”

    李空愣住了,没想到一个地瓜吃出这么多事。

    看来他小看了小周王的心智,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计划好的。

    吃地瓜定会口渴,要喝水就得离开废河,抬头再看月色,朦胧凄美,正是办事的大好时机。

    他着了小周王精心布下的美人陷井!

    “你是认真的?”李空读书少,脑海中存有的词汇,还是他师父南阳真人留下的那部词典,此时的感受有些激动,美人不一定都是白的。

    “你想反悔?”甄宛盯着李空,不给他躲闪的机会。

    “不,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李空如实说道。

    “那只白猿?”她第一次露出冷漠以外的表情,贝齿之间还留有地瓜的香甜,从不漱口的她居然有着两排洁白的牙齿,这与小周王的满嘴黑牙形成鲜明对比。

    “我的口味没那么重。”被她如此一问,李空有些恼怒,难道在他们心中,自己就是个另类?连只白猿都不放过?

    要真是那样,岂不是与苍弋老家伙属于同一物种?

    李空的脑海里出现了那抺飘逸的雪团,在虚空飞舞的白猿身姿既然也有柔美的一面。“她是个可怜的孩子!”

    “你把她当成孩子?”甄宛微微皱眉。

    李空没有回答,他走向小河,掬水畅饮,这儿的水甘冽清甜,是他有生以来喝过的最可口的甘露。“她才十六岁。”

    “你和她已经?”甄宛冷漠的眸子,闪过一道凌厉杀气。“我去杀了她。”

    “你别误会。”李空吓了一跳,赶忙起身抓住甄宛的手。“你这是什么逻辑。”

    “你连她的年轮都知道如此清晰,一定与她有染。”甄宛双目冲血,女人的嫉妒之心在此时被她发挥的淋漓尽致。

    “好吧,我确实与她同住一屋,但没你想的那么龌蹉!”李空有些无奈,不是所有女人都像苏岚那样知书达理。“你回去吧。”

    甄宛以为李空会狡辩,没想到他既然亲口承认,天神眼中的长老,居然是一个衣冠禽兽,连只母猿都不放过。

    久久之后,她开口道:“只要你与我成事,今天的对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你威胁我?”刚刚坐下的李空,再次被甄宛的逻辑刺激到。

    “我只是给你台阶下。”甄宛红着眼,一副慷慨就义的面容。“神火是奇药不能落到旁人手中。”

    李空叹了口气。“不管你怎么误会,如何刺激我,我都不可能接受你。我有喜欢的人,她在阵法外等我。你说的神火,我并不感兴趣。我答应苍弋长老教会你们与外面的人沟通,就一定会做到。”

    甄宛面对河水,站了许久,临走时说了一句。“神火出世,半神山的野兽妖物会来抢夺,我们不是它们的对手,如果你不要,我们只能毁了。”

    李空想要叫住她,但晚了一步。

    甄宛的话有两层含义,其中之一是对刚才对话的高度解析,说此前的话只是为了导引出一个方向,这个方向便是李空成为天神后裔的强大助手,帮助天神后裔回到他们的故乡。

    如何让李空心甘情愿的帮助他们回返故乡?这便是小周王让甄宛借以夜色朦胧培养情感的原因,而甄宛的那些话,不过是一种激将手法,希望通过这种激将手法完美的实施自己的计划,让李空在自惭形秽中爱上她,被她征服。

    捕获男人的方式有很多种,无疑小周王的这招含羞的手法,极为高明。

    如果刚才李空把持不住,或者因为愤怒,直接把甄宛给办了,那么小周王将得到一笔巨大财富,同时可以顺理成章的将神火送给李空。

    小周王相信,以李空的手段,完全可以制服丛林中虎视眈眈的猛兽妖物。

    其二,甄宛用坦诚暗示李空,他们的计划中包含的部分是借助李空之手,走出这处阵法,找到通往回去的路。

    李空陷入了沉思,神像木偶说的话是绝密,却被他听在耳中。从他得知天神绝密的那一刻,他的生死已经与天神绑定在一起。

    甄宛的意思很明了,如果拒绝,就毁了他。

    这个他,不是神火,而是连同神火一道,一起毁灭。

    还有十二年,玄天宫就会派人下界,六百年巡视一次,不仅仅是为了选拔天资聪慧之人,另一个目的应该是暗中寻找当年天神下界的去向,以及线索。

    一瞬间,李空体悟到了甄宛的心境,她不想隐瞒李空,但又不能直接告诉李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某种行为提示李空。

    李空苦笑,是他小看了天神后裔,小周王一直在装傻,这出双簧戏,演绎的确实动人,让他自以为身居高位,挥手间动用部落所有男女为自己做事。

    “我早该想到,一个尊崇神权的部落,怎么可能三言两语便接受一个外来人的统领,原来,这些都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李空自嘲道。

    怪不得,苍弋在此生活了三百多年,却没有改善部落生活,显然他是明白人,天神后裔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改变,他们的目标是找到神火,发掘祖先可能留下的东西,以此来壮大自己。

    这处密封的空间里,不仅有他们天神一族的后裔,还有各种凶猛的野兽,以及甄宛此前提到的巨人。

    原来,这处被阵法覆盖的地界,叫半神山。

    半神山方圆三千里皆在阵法中,如此大的地域,拥有其他物种也在情理之中,不然,历经千百万年,落日部落仅靠自己不可能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空,出事了。”正当李空想明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丛林中传来甄宛的急切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