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三十六章 金色的血液
    触电般的感觉,一闪而过,李空不敢肯定是不是错觉,再一次直视此物,这一次神象木偶彻底睁开眼睛,脸上露出茫然与欣喜,他的脑袋仰视着天上大日。

    突然,他大叫一声。“孩子们,快跑啊!”

    围观之人,没有谁注意这道苍老的声音来自何地,只有李空听的真切,神像居然开口说话了,他的眼中由起先的欢喜,陡然化为濒死前的恐怖,这是压抑了无尽岁月,在挣扎中看到署光,满足了心愿后,分崩离析的精神状态,随后的恐怖才是他内心深处真实写照。

    “何人在说话?”甄宛立于高处,扫视众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长刀,长刀凄冷透着寒芒。

    “神,神像开口了。”立于李空身后不远,长相清瘦的部落男子,激动的语无伦次,他也看到了。

    “长老,真是神像开的口,说出的那句话?”小周王自然也听到了,但他一心惦记着祭坛里的神火,并没有留意神像。

    “他让我们赶紧跑。”李空点头,他没有跑,而是上前检查神像。

    神像是由火工烧制的陶俑,神情肃然,五官清晰,四肢比例虽然严重失衡,却无法掩盖其之威武。

    “空,你可知道此物为何能开口?”甄宛看向李空,她口中的称呼发生了变化。

    李空微微皱眉,没功夫讨论如何正确称呼他。“当是祭祀之人留下的一抺神识。”

    “有道理。可惜祖上没有记载,不然定能知道是何人留下的神识。”甄宛居高临下,那股气势即使是他父亲小周王,看了都有些皱眉。

    “那我们要不要听他的?”小周王问李空。

    “他是你们的祖先,理当顺从。”为了确保安全,李空如此说道。

    “好,我们马上离开。”小周王毫不犹豫,立刻让族人离开这片区域。

    他的话很管用,一声令下,所有人尽皆后退三十丈,远远的观望着巨石旁的孔洞,只有李空站在那一动不动。

    “空长老,你也暂时回避吧,以防万一。”站稳之后,小周王发现李空居然没跟上,扭头一望,这斯还在原处,纹丝不动。

    “父王,空,有自己的想法,你不要打扰。”甄宛不疼不痒的说了一句,走向十步外,静等李空归来。

    小周王叹了口气,可惜他只有两个女儿,要是有个儿子就好了,儿子是不会因为长大了,把胳膊肘往外拐的。

    李空站着没动,是有原因的,神像是小周王等人的祖先,不是他的祖先,这是其一。其二,当年发生危险,落日部落的祖先一定使用了某种法术,将神识打入神像体内,使其保存至今。

    所以,神像刚才喊的那句,快跑啊,孩子们!因该是几百年前,甚至是千年以前喊的。如果这种假设成立,那们落日落部的祖先在祭坛遇到危险后,一定十死无生,在死之前用最后一口力气,逼出神识,使其附身在神像上,试图冲出地下祭坛,告诉子孙后人究竟发生了何事。

    可惜,被附身的神像在冲到出口处时,被上方砸下的土石掩埋,导致落日部落的子嗣后人,没能继承法术,这也许是他们不懂炼气却身拥神技的原因。

    加之甄宛提到,他们很可能是天神后人,如此这般,李空脑海里出现一副天神降世的场景,这副场景极为宏大。

    天神降世的原因,定与天神七子被魔灵斩杀有关。

    如此推测,落日部落的祖先被困在此处阵法的原因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在寻找天神七子时,来到了这里,至于为何会寻到这里,李空也有线索依据,那就是白猿娜拉雪砸出的那块龟形石。

    落日部落的祖先根据龟形石寻到这,导致被困。

    可以看出,落日部落的祖先面对的敌人极为强大,即使不是魔灵本人,也一定与魔灵有关。

    通过以上推理,李空又想通了一个环节。

    苍弋很可能是有意得罪某个强大人物,从而千方百计诱导敌人将他困在这处与世隔绝的阵法中。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寻找落日部落的文化断层。

    落日部落既然是天神后裔,所具备的神力以及智慧,绝非普通人可以企及,他们之所以混成如今这样,全是因为有人陷害他们,杀光了这里所有拥有神技法术的天神。

    这才导致天神一族文化断裂,无法学习祖辈法术。

    何人杀光了会法术的真正天神?显然,与甄宛口中提到的那只花豹精有关。如果没有猜错,花豹精不只一个,其中一个被巨人所杀。

    另一个则被苍弋所杀,而巨人很有可能是天神的手下。由于文化断层,落日部落的后人丧失了控制巨人的方法。

    如此推断,苍弋进入阵法的目的又多了两个。

    其中之一,受人之托,杀掉花豹精,确保天神血脉能够延续。

    其二,寻找当年落日部落的祖先为何来此搜寻天神七子下落的原因,结果,被苍弋找到了!正是因为那块龟形石。落日部落的祖先来此寻找天神七子,是因为他们发现了龟形石。

    龟形石代表了神龟。

    而神龟的下落只有白猿娜拉雪知道。

    找到神龟背上驮着的黑金铁箱,是他们所有人的方向。

    李空想到这儿,不由的深吸了口气,如果真是如此,那世人为之疯狂争夺的龟甲天书,又有何意义?

    李空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苍弋是受苏家老祖委托,并以必死之心,完成这一艰巨任务。

    苏家到底是什么存在,与玄天宫究竟存在着怎样的联系?这是个迷。

    思维的跳跃,不得不把李空从忘我的状态带入另一种境地,也许他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否则苍弋怎么可能强行将大推衍术摄入他的脑海。

    不知不觉,李空发现自己被卷入了一场滔天阴谋。

    “空,天黑了,你要吃点什么?”甄宛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旁,虽是关心,语气中却没有一丝柔情,这令李空十分郁闷。

    “我不饿,请你父王过来。”李空不冷不热的回了句。

    甄宛没出声,李空看她时,发现她已经到了三十丈外,正在与小周王说话。

    “哪天我要是也会瞬移之法,啧啧......一定牛逼到掉渣。”李空心里意淫了一下,感觉有失身份,干咳几声掩盖猥琐一面。

    没一会,小周王来到李空身边。

    “空长老,何事唤我?”

    “神像既然是你祖先留下,不可能只留下一句话,我猜测,很可能隐藏着某种神技功法,不如你来唤醒他。”李空思索后,给予提示。

    “如何唤醒?”

    被他这么一问,李空立马想到这个小周王很可能是近亲结合的后代,不然脑袋瓜子怎会如此愚钝。

    小周王不知道李空想什么,一脸期待的望着李空,在他心中李空就是神仙一样的人物,跑的快他见过,可会飞的人,他只见过一个。

    “甄宛说,你们是天神后裔,可是属实?”

    “别的不敢说,本王这一点绝无虚假,不信你看。”言罢,拉开左肩衣领,露出胸前金色的鼎器爻纹,他很自豪的指着胸口说道:“只有真正的天神后裔才有。”

    “他们呢?”李空指着族群中的其他人。

    “他们是天神的仆人,没有金纹印记,只有胎记。”小周王一脸坦诚,两排漆黑的牙齿再次露了出来。

    “既然如此,用你的血滴在他额头上试试,或许有效果。”

    为了避嫌,李空叫来了甄宛,自己离开了。

    小周王是个性情中人,冷酷的表外之下藏着一颗大爱之心,这么好的机会,不可能让李空走掉,别说祖先真留下什么神技秘法,就是没有他也要趁此机会拉拢李空。

    李空无奈,只好回头,但他让小周王下达了一个不许靠近,全体转身的命令。

    天神后裔的血,有着与普通人不一样的颜色,李空惊讶的发现,小周王的血是金色的,他把目光移向甄宛,甄宛轻轻摇头,表示她的血并非金色。

    小周王的人生似乎达到了巅峰,他骨子里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在这一刻尤为突出,李空心中苦笑,一个天神的子嗣既然被他当成了野人。

    金色的血顺着指尖滴在了神像额头,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神像冰冷的外表下是空洞的躯体,没有一丝温度,更无生机可言。

    此前发出的竭斯底里的呐喊,没有再次响彻夜空,换来的是冰凉的冷视,那股不食烟火的目光冲淡了小周王心底的唯一骄傲。

    金色的血又能怎样?

    依然如卑贱的蝼蚁,随意被人踩踏。

    “试试他的眼睛。”李空不死心。

    小周王照试,结果一样,没有反应,一点抖动的征兆也没有,还不如地上的烂树技,被人踩后还能发出几声骚动的抽搐。

    “试试他的嘴巴。”

    小周王坚信不移,结果一样,屁都没放一个。

    “试试他的耳朵。”

    小周王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李空,用力挤压自己的指尖,把那珍贵无比的血液撒向神像木偶的耳朵。

    神像还是没动,死一般的沉寂。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李空一阵脸红,好在天色已暗,别人无法看清他,不然定是尴尬无比。

    “试试他的肚脐眼。”李空把心一横,指了指神像肚子上圆溜溜的孔洞,很是认真的说道。

    小周王愣了片刻,最终点头。“若再不行,本王就放把火烧了。连下方的神火也不要了。”

    他如此一说,甄宛却是归然不动,她无比坚定的看向李空。“空,我相信你。”

    李空顿感压力巨大,万一还不成,他该怎么办。

    金色血液滴到神像肚脐的瞬间,一道金光充斥天宇,虚空中出现琼楼玉宇,仙宫鹊桥,万灵山海,众生百态。

    “孩子,当你看到这副神图,说明我们几个已经遇害,下面的话,你一定要记住,这是天神一族回去的唯一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