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三十章 神秘老者
    野猪很大,数十人合力既然显得吃力,也不知是何品种。李空身处半空,看得真切,光是一只猪耳朵就比一个人大。

    如此庞然大物是如何被射杀的?

    为首之人走近之后,立刻被棚户里跑出来的女人围住,说的什么鸟语,李空听不懂,但观其神情应该是赞美一类的话。

    抬着猎物的男人们很是受用,得到女人的赞美,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在放下猎物后,便准备开膛破肚,分割食物。

    直到这时,为首的男子才将目光从李空身上移开,此前的一段时间,他一直盯着李空,眼中满是疑惑。

    也许在他看来,李空不仅长的清瘦,还穿着奇怪的衣物,更令他奇怪的事,李空的肌肤既然粉嫩,似如女人一般。

    男人就该强健,何以柔如女子,轻如鹅毛。

    在此人走向李空的同时,举刀斩向李空的女人这才转身冲首领男子喊了一声。

    这一次,李空听懂了。

    女人喊的是爹爹。

    居然是首领的女儿。

    随后,女人指了指自己的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脚,最后扬起刀指向被网兜吊起的李空。

    李空明白了,原来首领的女儿并非想杀他,而是要放了他。

    首领男子却是摇头,指了指李空的衣服,又指了指他女儿裸露在外的胸脯,说了一句,“哈起亚。”

    李空鬼使神差的居然听懂了。“你要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女儿?然后放了我?”

    首领男子即点头,又摇头。

    这一下,李空震惊了,并不是首领男子拒绝放他离开,而是他居然可以听懂李空的话。

    “你能听懂我们大周国的语言?”

    “切克切......”首领男子点头。

    “切克切?就是听懂的意思?”李空一阵感慨,发现自己既是如此天才,连野人的话都能听懂了。

    首领男子点头,朝李空挥出一拳。

    拳风犀利,搁在人身上就如冬日的寒风,带着勾刺,若不是他手上留了三分力道,恐怕就刚才那一击,就能要了李空的小命。

    难怪那么大的野猪都能被他们射杀,原来此人的修为如此精深。

    网兜落地,首领的女儿上前割破捆扎的荆棘,自地上抓了一把草根,放在自己嘴里嚼烂后,又吐了出来,随后看向李空,指了指他受伤的地方,轻轻点头。

    虽然明白首领女儿是想为他疗伤,但李空却没有立刻同意,而是脱下自己的外袍,送给了首领女儿。

    正当首领女儿接过时,一旁的首领男子陡然发出一声沉闷的鼻音,鼻音很是沉重,仿佛来自幽闭的深渊,随后就看到他一脸谦卑的对着李空跪下。

    李空大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何首领男子会突然跪他。

    正在分割猎物的族人男女,听到首领的呼声,从四面八方跑来,在离李空尚有十步之遥,便恭敬跪拜。

    一时间,弄的李空一头雾水,只有首领的女儿用异常的眼神打量李空,最后把视线落到了李空胸前露出的白玉挂件上。

    这是苏岚当初给他的,他怕自己掉了,便打了个孔洞,用麻绳将其栓上,挂在脖子里。

    难道是因为这个白玉挂件?

    再看众人虔诚膜拜的神色,李空越发觉得可能性极大,不然没有理由解释这一切。

    短暂的沉默,李空开口,“你知道此为何物?”他取下白玉挂件,托举头顶高声喝道。

    之所以如此断定野人首领认得这块玉佩,并非李空妄下定论,而是佐证诸多线索,最终敲定。很显然,苏岚的祖上有着一个惊天之秘,而这个秘密不但与玄天宫有关,而且还与九片龟甲有关。

    苏岚此时虽然不知踪影,但李空却并不担心,她一定有事瞒着自己,也定然知道野人一旦见到他脖子上的白玉挂件就会顶礼膜拜。

    正如苏岚预料的那般,野人首领在见到李空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白玉显得极为恭敬,而李空也一下子明白了他之所以出现在野人部落,很可能是苏岚特意为之。

    如果真是苏岚所为,目的又是什么?

    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李空并不知道。

    “尕隓,带他来见我。”一个声音从不远处的棚户里传来,很是苍老,所用的语言亦是大周国的语言,令李空更加疑惑。

    刚刚理清的思绪再一次被搅乱。

    首领听到呼唤,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李空,发现自己的女儿没有下跪,对其进行了严厉批评,冲李空行了几个奇怪的礼节,表示歉意!随后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李空跟他前往部落南边的棚户群。

    李空点头,但他没有马上跟上,而是把手上的外袍塞到首领女儿的手里,这才转身离开。

    他无意间的一个动作,掀起了一片哗然,惊呼之人多为族群里的妇人,狩猎回来的野人男子口中高喊,“呼呼呼!”不知何意,脸色甚是严肃。

    听到呼声,首领微微止步,却没有阻止众人,而是朝几个妇人模样的野人说了些什么,这些妇人便簇拥着首领的女儿去了部落北面。

    李空想问他们刚才惊呼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又没问,跟着首领男子进了南边棚户群中一处相对大些的草棚。

    进了草棚,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老者正咪眼盘坐在一处草垫上,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牛头大小的透明水晶球。

    野人首领恭敬跪地,在行礼之后,退到一旁等待老者开口。

    老者身上穿着粗布麻衣,一脸的慈祥,虽有老态之形,却仍然掩盖不了一身正气,在此人睁的瞬间,棚户中闪动一抺七彩光华,自老者身上绽放开来。

    李空惊呼,莫非此人是神仙!

    “晚辈见过老前辈!”

    “你可知道此为何地?”老者平视李空,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

    “晚辈不知!”李空如此回道。

    “那你可认得此为何物?”老者似乎并不在乎李空的回答,指了指矮桌上一块青甲龟壳。“她为何没来?”

    “啊?”李空有些转不过弯来。“她是谁?这难道是龟甲天书?”

    “恩,看来你知道的不少。”老者点头,却并没有回答李空,口中的她指的是何人?

    “老前辈知道我?”

    老者双目微闭,轻轻点头道:“你可是李空?”

    “晚辈正是,老前辈是......神仙?”见老者虽然蓬头垢面却掩盖不了一身正气,李空如此猜测也是试探。

    李空言罢,望着老者,等他回复,却见老者并不言语,即不点头,也不摇头。

    过了许久,老者这才缓缓说道:“当日我在无涯岭参悟真经,忽闻天地之间被某一法诀震荡,寻之方晓,清风岭有人逆天而行,试图以龟甲秘法开启时空之门,窥察乾坤。”

    “前辈发现了什么?”李空紧张发问,当时他就在场,岂能不知。

    “四人修为皆达太玄巅峰,本可借以龟甲秘法窥视乾坤,却被一人自暗中强行施法封藏,导致灵气反弹,道损阴阳。”

    “是大洞真人?”李空紧张发问。

    “不,并非四人中的一人,而是另有其人。”老者道。

    “另有其人?是何人?”李空松了口气,他不希望是大洞真人。

    “无法得知,不过正因为四大真人施法,才让我找到了这片龟甲。”

    挥手之间,矮桌上的青壳龟甲落到了李空手上,老者继续说道:“此地为兜风崖,方圆三千里皆在阵法之中,我被困已有三百六十年。见到苏家人替我转告他们,黑暗即将来临,务必早作准备。”

    “前辈活了三百多岁!?”李空巨震,不可思议的盯着老者。“你与苏家是什么关系?”

    “不要大惊小怪。我能不死全靠一口仙气,不过很快我就要死了。”老者言罢,扭头冲一旁站立不动的野人首领说道:“我死之后,把我的眼睛挖出来,悬挂在东面的铁木神树上,能保佑你们百年无灾。”

    野人首领跪地领命,随后看向李空。

    老者见野人首领目视李空,缓缓开口。“他会得到我的一道仙气,与你们生活三年。”

    李空一听,有些急了。“前辈,我还有事要做,可不能在这耗费三年啊!还有你说的仙气,我哪能要啊,我李空修炼靠的是自己本事,能不能得无上造化也是命中所定,不能凭白无故受你恩惠。”

    “你要想离开这里,必须要有这口仙气,不然会与我一样被困在这儿。”老者鄙视道。

    “既然出去一定要有仙气,那你为何还被困住?”李空没好气的反问。

    “因为我的敌人无比强大,与其被追杀,不如在此阵中逍遥自在。这口仙气我炼化了百年,若不是看在你与苏家人有缘,我可舍不得。”老者说道。

    “行吧,但三年太长,我又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会疯掉的。三天行不行?”李空开始还价。

    “至少三年,否则你这辈子也别想出去。”老者威胁。“把你的手放到水晶球上。”

    李空刚想说,自己进来全是苏家人所为,若是出不去,苏岚一定着急,但想了想好像这些都是废话,与这老头说了等于白说,苏岚一定是自己进不来,这才冒着危险把自己送了进来,进入这处与世隔绝的阵法应该是让他寻找龟甲天书。

    如今龟甲天书的另一片已经到手,自然要早些脱身。

    李空的手落到水晶球上的瞬间,他的脑海里多了一种奇怪的语言,这种语言极为古老,有些词汇既然用的是鼻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