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二十九章 被野人俘虏
    “你先别问,让我好好想想!”苏岚放下李空,跳到了黑石下,皱眉思索起来。

    李空没再多问,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他对如今的社会结构产生了疑惑,看来这世上真有神仙,而且不但有神仙,还有神仙留下的宝贝。

    至于定魂珠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宝贝,李空并不知道,不过看苏岚的表情,貌似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要真是厉害的宝物,那他二人岂不是走了狗屎运,难不成此前说的话,真被他胡乱猜对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岚的目光从惊异变成了疑惑,又从疑惑变成了恐惧,随着神情的变化,李空越发觉得苏岚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你想好了没有?”李空有些急了。

    “别说话。”苏岚抬手打断了李空的关心,她的眸光中闪过一丝皎洁的光芒,给人一种仙子临凡的感觉。

    望着她思考的样子,李空再次回到了黑石上,这一次苏岚没有叫他,李空抬头打量头顶湖水流动的小鱼,此前没有细细数过,这才发现小鱼一共有十二条。

    每一条鱼儿的尾部都有一个奇怪的文字。

    “是十二地支!”

    由于他叫的突然,惊醒了正在沉思中的苏岚。

    “你确定?”苏岚起身,有种后知后觉的错愕感。“不要惊扰它们,等我上来。”

    说这话时,李空已经捉了一只小鱼在手上。“咦?这小鱼怎么没有眼睛?”

    “快放回去。”苏岚急切发话,她感觉到了危险。

    “地震了!”

    “轰隆隆。”

    李空没来得急反问苏岚,他们所处的位置突然开始抖动,脚下的黑石在快速分解,头顶的湖水发出滔天大浪,四周墙壁呈现挤压状,一定是受不了湖水压力,处于崩溃边缘。

    “快走。”苏岚气恼无比,却也无可奈何,眼看着他们苏家老祖留下的谜团即将解开,却被李空的鲁莽化为虚无,心里如何不恼,如何不气。

    “咔咔。”

    墙体最终没有承受住外界湖水的压力,顷刻间土崩瓦解,化为一堆泥沙,冲向二人。

    “走不了了......”李空后悔莫及,这话一说完,他就被湖水给呛到,随后就感觉口腔中灌满了水,眼睛被泥沙冲洗,生疼无比。

    在剧烈的挣扎后,胃部已是膨胀到了极点,但本能令他张开口鼻,向天地索要空气,越是呼吸,鼻腔中吸入的湖水越多,直到脑海中被浑沌的泥沙淹没,肺部及胸腔接近爆破时,他彻底晕死过去。

    有灵气修为又如何,照样逃不过狂暴的压力。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一缕阳光穿过稀薄的云层在他脸上形成一道斑斓光艳的网格,迷迷糊糊,李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人吊在了高空,苏岚不知去处。

    视线所及,下方低矮的棚户与散放的羊群中有几个小孩正在甩动着手中的羊鞭,正想高喊却发现自己嘴里被塞满了枯草,一股臭味瞬间弥漫,充斥着他的神经。

    想要挣扎,这才注意到反绑的双手上既然是倒刺藤条,稍微动弹一下,遍体传来锥心之痛。

    深深呼吸,稳住心神,内观五脏,还好丹田之中充裕的灵气尚在,只是受到了外界束缚暂时无法重开气阀。

    静心宁神,咪眼下望。

    李空发现脚下这处地段是一处原始丛林,放羊的孩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脚下并无草鞋,遮体之物也是兽皮妖群。

    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却也听南阳真人说过,大周边境有野人部落,他们过着腥臊未化,饮血茹毛,以充其虚,食之始也的生活。

    难道自己在昏迷中被野人捕获了?

    正在李空胡思乱想,拿着羊鞭甩动的野孩突然指着他大叫起来。

    野孩嘴里叽里咕噜,不知乱叫个啥。

    没过一会,草棚中冲出几个妇人,手上拿有的兵器各不相同,也兽骨,也有狼牙棒,与其中一个大毛孩说了一通话后,这才把视线落到了李空身上。

    几个妇人穿的很少,坦胸露腹,该遮的地方全都暴露在空气中,脸上并无羞涩,倒是李空满脸通红,他长这么大可从来没见过女人的身体是什么样,没想到第一次见就是七八个光着身子的野人。

    野人也有五官精致的,其中一个就特别对李空的胃口,看了一阵后,李空大感遗憾,没想到他一世英名却要沦落到如此下场。

    要不是嘴巴被堵住,他一定会大喊救命,顺便补上一句,恬不知耻!

    心里刚有骂人的冲动,那个长像较为精致的野人举起手中的骨刀,缓缓走向李空。

    本来离的较远,看的不太真切,此时就在眼前五步,李空想要闭上眼睛都没有理由说服自己,只得呜呜几声,表示自己被逼无奈。

    精致野人,并没因为李空邪恶的眼睛在她身上扫荡就放过他的诚恳,反而高举的骨刀越发具有寒意,仿佛随时都会落下,给网兜里吊起的男人扑上一刀优美弧线。

    李空有些着急,他即希望精致野人快些砍下,又不希望野人此时的姿势有所变化,这是一种紧绷后拉扯的曲线,是人体所能达到的最极致的美。

    何况在这种精致曲线下凸起的两团玉峰上是那张坦然自若,毫无羞涩的脸谱,这张脸有着说不出的精美,通过这一曲线,李空看到了人性的大爱,看到了人类繁衍不绝的神奇。

    咻。

    白色的骨刀狠狠落下,没有一丝犹豫。

    生死存亡的关头,李空闭上了眼睛,体内急催的灵气并没能冲开闭塞的气阀,他把心一横打算来个鱼死网破,逆行周天,反冲气血,以此冲开闭塞气阀,强行震开束缚在他体表的荆棘,却听到一声粗犷的男高音响起。

    说的什么李空没听明白,但意思应该是住手一类的话。

    李空极目望去,从山林中走来一队人马,数量约有二三十人,喊话的正是他们的首领,年纪四十不到,身体异常强壮,在此人身后跟着的野人正合力抬着一头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