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二十五章 湖下古墓
    二人虽然紧张,但眼神中却是充满了渴望,要是真成仙了这世上的一切与自己再无瓜葛,可问题是,千年人参熬成的汤汁,真有此等奇效?

    片刻后的愣神,李空率先捧起陶瓮。

    “你等一下。”苏岚突然开口,她此时很激动,浑身有些颤抖,主要还是对未知事物的渴望与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产生的情绪波动。

    李空闻言,微微停顿。“干嘛?”

    “要是真成仙了怎么办?”苏岚问的很紧张,此时双手死死的拽住李空,生怕他喝了一口人参汤后,就羽化飞升。

    “不会成仙,我师父说过这世上还没有令人立地成仙的药丸,即使有,也不可能是喝一口人参汤这么简单,虽然这株人参是在灵根水的滋养下长大的,但我可以肯定,成仙没那么容易,咱们想多了!”言罢,抱起陶瓮喝了一口。

    苏岚正要阻拦,却见李空身影模糊,陡然消失。

    “李空......”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在李空消失的一瞬间,苏岚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陶瓮落地的刹那间,被她接住。

    接住之后,慌张四顾,哪里还有李空的影子。

    难道他真的成仙了?

    苏岚惶恐,没有一丝喜悦。

    “李空,你在哪儿,可别吓我!”喊声响遍天蚕谷,得到的只有无尽空寂,哪里还有李空的身影。

    疾思之际,苏岚抱起陶瓮也喝了一口,一口下肚,身体陡然一轻,只感觉面前疾风遁走,随后消失在了原地。

    在苏岚消失的瞬间,陶瓮落到了地上,里面剩下的千年人参汤,溅了一地,洒落在青石上,与尘土混于一处。

    一百二十里外,一处峡谷盆地上方,波光盈盈,晚霞在水波中映照出一条长长的纽带,纽带在微风中随波飘荡,上面的雾气凝成一朵洁白的莲花,莲花根部扎在湖水中,圣洁高雅。

    湖水底部,一座椭圆形古墓,斑斓古拙,四周环绕着色彩鲜艳的小鱼,充满了生机。小鱼的游动带动了水纹的波动,每一次撞击在古墓外灰白的墙体上,都会溅起一圈圈细微的涟漪。

    涟漪荡起,波光闪动,将本无生机的古墓烘托成一处神圣之所。

    李空呆若木鸡,仰着头望着古墓上方,游动的鱼群,内心充满了疑惑。

    难道,这里就是仙界?

    自己果真成仙了?

    可是仙界为何看上去如此压抑,没有一点仙灵之气,反倒有些阴森恐怖,看上去就是一座没有活气的古墓。

    墓顶上方流动的湖水,清澈的有些过份,碧蓝色的流纹在灰白墙体的结对比下,显得更像是一副高人创作的神图。

    意境高远,图有深遂。

    李空愣了半响,正在扭头看向拱形墓墙,却见一个女子从墓顶上方掉了下来,正好压在他身上。

    嘭。

    苏岚被摔的七荤八素,好在身下有人肉垫背,没有伤到。

    “你也成仙了?”李空有些惊愕,他有些后悔喝那瓮里的人参汤。

    “你相信吗?”在看清身下之人是李空后,苏岚又惊又喜。“我们这是在哪儿?”

    “不是仙界?”听苏岚语气,李空摇头叹息,环顾左右,自言自语道:“我感觉这里是处古墓,要是真的成仙了,一定是霞光璀璨,九天神佛都能感应到。”

    “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苏岚依然在纠结中,她实在想不明白,既然没有成仙,为何会突然消失在清风院,随后出现在这里。

    拱形的墙体,光滑晶莹,空间巨大,站在其中分不清西南东北,脑袋晕眩,有种恍惚之感,李空走向一侧,伸手抚摸后,陷入了沉思。

    刚才二人都过于激动,人在激动时是无法沉着思考的,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二人会因为喝了一口人渗汤而出现在这里。

    是人参的问题,还是这处古墓与人参有联系?或者说是某种契机巧合下触动了什么机关。

    李空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将目光移到苏岚身上,此时的苏岚也已经冷静下来,见李空看她,便主动开口。“你之前说,人参自悟土遁之法,你我二人都喝了千年人参汤,会不会无形之中也参悟了土遁之法,故而才会出现在这里。”

    “有些道理,但过于牵强。我感觉是因为触动了某种古老阵法的机关,或许这处古墓埋葬的正是天蚕谷的主人!”李空皱眉思索,道出了心中所想。

    “你说的不无道理,可为什么青云道人没有发现,偏偏被我们给发现并触动了阵法机关?”每个人的思维模式都不相同,苏岚的疑惑正是站在二人对环境无知的基础上。

    她这么一说,李空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仿佛想到了什么。“也许,我们会有大造化。”

    “你指的是?”苏岚瞳孔一缩,也想到了一种可能。

    “我也只是猜测,走吧,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出现在这里,必有原因,不管是触动了古老阵法,还是喝了人参汤,亦或是某种契机巧合,想必这里面的东西一定不简单。”说着,主动上前拉住苏岚的手,走向古墓正中的圆形石柱。

    长这么大,苏岚是第一次被人牵着手,除了他父母,没人碰过她,李空的主动,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实则,李空在牵上苏岚手的那一刻,只有一个目的,他担心自己又会触动什么古老阵法,凭空消失,之所以厚着脸皮上前拉住苏岚的手,也是寻找一些安全感。

    苏岚没有拒绝,跟着李空来到古墓正中,眼前的圆柱形黑石发着冷光,与墙壁上千年不灭的油灯相比,如同黑暗中的一尊神灵。

    “墓中空荡荡的,只有这根石柱,你说这石柱会不会是通往地下的入口?”问的是李空,这也是他真实的想法。

    “我看不像,倒像是一口竖起来的棺材。”苏岚否决。

    “坚起来的棺材?”经苏岚如此一说,李空倒退几步,仔细打量,果真有三分神似。“棺材不该平放在地上吗?怎么会坚立站起?”

    “可能与穹顶上方的水流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