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二十章 逼退救人
    苏岚的声音如同黑暗中宣布人们死亡的诅咒,在场之人从未听说过什么土玄真阳术,如此拗口难记的法术名称,是他们这些活了几百年的妖物都闻所未闻的。

    三个妖物没听过,却并不影响老妪对这种法术名称的判断,几乎是青云道人撇下她的同时,滔天巨剑已经斩向苏岚。

    此时的苏岚周身被一团灵光包裹,手上快速凝聚的土形真气化作一张阴阳太极图,面对从天而降的滔天巨剑,狠狠砸出。

    咔咔。

    滔天巨剑化为灵气碎片,落入地下,这令老妪心中大惊,连青云道人都无法破解的滔天巨剑,居然在她手中过不了一招。

    青云道人趁机抹杀三个异类,又在其后退之时,调御灵气幻化的白虎扑杀老妪,老妪弓背横移,险险躲开。

    苏岚一记得逞,再次故伎从施,这一次砸中了老妪身躯,老妪咬牙切齿,急切后退,口中念念有词,施展定身之术。

    在老妪口中咒语刚刚念罢,青云道人咬破食指,急画符咒,虚空顿时出现一道灵气幻化的门户,门户上有道门太极图案,黑白互动,所发正气顷刻粉碎了老妪的定身法术。

    法术一破,老妪遭受反噬,吐出一口血后,凭空消失。

    “道长,快快救人!”苏岚见老妪一走,立刻为自己解封禁法,禁法一去,一头栽倒,生死不知。

    青云道人微微摇头,并没有先去救李空,而是走到苏岚跟前,抓起她的左臂,将自己灵气灌输到她体内,又自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喂她服下后,这才起身看向李空。

    李空很惨,被一柄长剑刺穿胸膛,鲜血流了一地,青云道人为其检查伤势,眉头皱的更紧,如此重的伤势,这小子居然还有一口余气,输入少许灵气,发现李空丹田之中有股暴躁气雾,与此前苏岚施展的禁法有几分相似。

    “莫非,他也学了龟甲天书上的法术?”想到李空此前施展的通天指所蕴藏的威力,青云道人更加肯定。

    疑惑之际,为李空清理伤口,发现长剑刺穿的地方离心脉只有不到半寸,再往左偏移一点,李空即使学了龟甲天书上的法术,也难逃一死。

    待李空醒来时,已经是第三日的上午,青云道人留下一封书信,只道有要事先行一步,瓷瓶中还有三粒疗伤丹,嘱咐他们痊愈后离开。

    天蚕谷。

    李空摸着脑门,对着谷中之物,略感疑惑,一旁的苏岚静坐不语,双目之中亦有疑惑,半响之后,苏岚开口。

    “青云道长为何不等我们醒来再走?”

    “他说自己有要事,先行一步。”李空指了指石桌上的信笺,有些茫然的回答道。

    “可他为何将我们带入天蚕谷?这里与世隔绝,听说但凡入了其中就再也别想出去。”苏岚怀指四周,谷中景色秀美,宛若仙境。

    “可能是为了保护我们,也有可能在提醒咱们。”李空思索后,摇了摇脑袋,他也不明白,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依我看,他是怕老妪寻到我们,但这处天蚕谷他又是如何知道的?”苏岚自言自语。

    “也许这是他修炼的地方。”李空起身,看向谷中一座三层阁楼。“那个地方会不会就是青云道长的住所?”

    “不知道。”苏岚摇头,随即说道:“我感觉青云道人有事瞒着咱们,他完全可以杀了老妪,为何不杀?”

    见苏岚答非所问,一脸郁闷,李空也陷入了沉思,从老妪现身直到他受伤,这中间并无不妥,但青云道人既然救下他二人,按理说在他二人没有脱离生命之危之前,不该离开,可他却果断离开,说明他有天大的事要处理。

    “你说,老妪会不会与青城山有关联?”

    问话之时,他正好看到苏岚眸光一闪,二人恰是同时想到了一处。

    “你听说过没有?”苏岚盯着李空,神情兴奋。

    “听说过什么?”李空思路转的没有苏岚快,被她问的莫名其妙。

    “青城山的事!”

    “青城山怎么了?”

    “听说青城山的镇派神技在六百年前遗失了,如今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三招剑式,与一些普通法术。”苏岚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空皱眉。

    “你的猜测没错,一定是老妪与青城山有牵扯,青云道人发现了疑点故而在救下我二人后,这才急冲冲的离开。”言罢,手指楼阁,“那里应该是青云道人修炼的地方。”

    李空点了点头,没有问苏岚为何如此肯定。

    “咱们关心的不该是这个,而是你爹目前的处境,以及如何快速的找出义庄死尸是何来历。”过了好一会,李空这才拉回思绪。

    “我有个想法。”苏岚望着一脸认真的李空说道。

    “你说。”

    “咱们在此提升修为,修炼龟甲上的法术,等略有小成后,再出去。”苏岚正色说道。

    望着苏岚的表情,李空有些心疼,苏岚考虑的并非是她自己,而是大洞真人的安全。“你爹孤立无援,我们在此修炼不知要多久才能悟出其中玄法。”

    “不,我爹虽然危险,却不至于丢了性命,他有贾无道随行保护,应该不会有问题。咱们修为太低,即使出去了也帮不上忙,何况还有大洞真人要保护。”

    李空点了点头,感觉有道理。“好,就按你说的来。”

    “咦?你腰间的葫芦怎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