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十五章 造化之物
    义庄的房舍不多,只有三间,而且还是连在一块,中间树有一根顶梁柱,没有实墙阻隔。

    方才闹了一阵子,也没发现这里头还有别人。除了十二口棺材,就只剩下光秃秃的门板与斑斓青灰的破旧地砖,此时突然自黑暗里传来老妪的声音,令二人头皮炸起,不知所措。

    苏岚第一反应就是一声尖叫,而后扑向李空,钻进了他怀里。

    李空下意识护住苏岚,但他牙关打颤有些心虚。

    正面对敌,他不怕,就怕那些阴森恐怖的东西从背地里跳出来,这种感觉令人慌乱失神。但李空毕竟是南阳真人的徒弟,岂能被这一道声音吓唬住。

    “哪个老不死半夜里出来吓人。”骂人的是李空。

    “砰。”

    话音刚落,就感觉身体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撞上墙后,却没有掉到地上,而是悬浮半空,如同贴在墙上的靶子。

    李空倒飞之时,苏岚也跟着遭殃,待她从墙角爬起,一脸惊愕。

    “什么人?”

    缓过神来的苏岚,退到李空身旁试图将他从悬浮的半空拉下来,可她无论如何用力,李空就是纹丝不动。

    她的喊话无人理会,仿佛空间被封,时间停止,就连李空的表情都保持着不变。

    “李空......”

    “别叫了,他死不了。谁让他骂老身!”黑暗中走出一个黑袍老妪,瘦的让人怀疑是不是从地下爬上来的饿鬼。

    “你是什么人?”苏岚看的真切,她是凭空出现的,额头冷汗直冒,不由得后退一步,摸出匕首,保持警惕。

    “不要紧张,这义庄由老身看管,刚才你们把屋顶搞了个窟窿,又把这满地的棺木搞了个稀巴烂,老身都忍了,唯独你这大半夜的哭哭啼啼让老身很是懊恼,这才忍不住出来。”

    老妪拄着拐杖,缓缓移向一旁的大洞真人。“这个死尸你们自哪捡来的,可否送给老身?”

    “不行,你别碰他。”见老妪要打开箱子,苏岚不惧危险,冲了上去。

    “砰。”

    苏岚被老妪手中的拐杖打飞,摔在地上,弄的浑身污垢。

    “你要这个死人做什么?”老妪阴声开口,脚步却没停下。

    “跟你有何干系?”苏岚心中愤然,从地上爬起,盯着老妪。

    “这义庄里头好久没人送油灯了,要是老身没猜错,你们背的这口箱子里该是个矮胖之人,这种死人的油脂用来炼油是极好的。”

    言罢,也不管苏岚的眼神如何盯她,自顾自的打开箱盖。

    苏岚本要冲上去阻拦,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老妪在打开箱盖后,愣在当场,禁锢苏岚与李空的法术也随之失效,李空被摔的七荤八素,苏岚上前去扶,拉住欲要冲向老妪的李空。

    “我们不是她对手,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苏岚轻轻摇头,老妪的修为已至化境,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她是人是鬼?”李空满脸不可思议,什么样的妖法可以将人定格在半空。

    “不是妖法,不过是御气之术。看她样子,不像是鬼,只是长的不像人。”苏岚可能还处于震惊中,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二人不在言语,立于黑暗中的一角,注视着老妪究竟要做什么。

    只是,足足一盏茶的功夫,老妪都未曾动弹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李空看向苏岚,苏岚一脸茫然,难道大洞真人自己活了过来?心里这么想着,反而有了底气。

    底气一上来,脚步便随心跟上,不知不觉,二人来到了老妪五步外,老妪佝偻着背,一副沉静在回忆中的表情。

    “她好像哭了。”苏岚拉了拉李空衣角,指着老妪小声说道。

    顺着苏岚提示的角度望去,果然有晶莹泪花,一个干瘪的活死人,既然也有这种悲伤的一面,着实令李空大吃一惊。

    久久之后,老妪开口。“你们是什么人?”

    “你又是什么人?”李空更加坚信这个老妪可能认得大洞真人,看样子二人之间的关系还不一般。

    “老身是他的师叔祖,大洞是我一手带大的。”老妪佝偻着背,尽显伤感,她的话中饱含着岁月痕迹。

    虽然没有转身,但李空可以感受到,这其中一定有着非凡的刻骨记忆,不然老妪也不会是这般神情。

    “前辈,这位是大洞真人的徒弟。”苏岚趁机开口,想要以此来安抚老妪的心神。

    老妪闻言,微微转身,打量李空的同时,指着大洞真人。“你真是他徒弟?”

    李空点头。“此前多有冒犯,还请前辈莫要怪罪。”

    “大洞怎么死的?”老妪并不感到高兴。

    苏岚微微皱眉,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她一时半会想不到哪里出了问题。

    “大洞师父是被歹徒刺杀身亡的。”李空没说真话,实则不是他不想说真话,而是不能说。

    “大洞这孩子从小多病,十四岁那年突然失踪,以为他是得了无上造化,没想到如此不济,不但长的肥壮,既然连个刺客也躲不过。”

    她神情呆滞,似在回忆,尽管话中有揭短的成份,却令人无法产生抗拒的之心。就像是一位老人在疼爱自家的孩子,这种氛围感染了李空与苏岚。

    不由的,他们陷入了沉思。李空更是想着要不要将大洞真人留下的龟甲玄文交给这个老妪。只是这个老妪有些奇怪,这一切显得太过巧合。

    外面的雨还在下,不时有雷声炸响,闪电轰鸣,忽闪的电芒撕开阴沉的义庄,将死寂拉伸至另一高度,哪怕有李空等人的活气干扰,依然传来阵阵冰寒。

    李空循声望向院中,在雷电忽闪之际,他好像看到了一抺影子,是大洞真人的,此时的大洞真人指着黑暗中的泥泞小道,似乎在让他快些逃命。

    突兀之间,一道电雷劈在了屋檐上,硬是将沉重的屋梁劈的粉碎。奇怪的是,屋顶居然没有坍塌。

    老妪微微抬头,挥手之间掀飞掉落的杂物,那张干瘪的老脸没有了此前的伤感,却而代之的是阴森的冷意。

    “大洞是不是把龟甲给了你?”

    她问的极为突然,以至于苏岚与李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二人依然沉浸在老妪编造的悲伤情绪中,不能自拔,哪怕外面雷电交加,也没有影响他们分毫。

    咔嚓。

    又一道闪电落下,院外的枯树瞬间焚烧,夜雨中燃起的枯树带着诡异的恐怖。

    在火光的摇摆下,一只狐狸抖身幻化,刹那间变成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此人立于院中东南,鼠目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屋内的棺木。

    就在苏岚反应过来,想要拉着李空逃跑之际,屋外地动山摇,东南方来了一匹黄皮老马,同样抖身幻化,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模样。

    妖物现身后,并没有冲进屋内,老妪虽然皱眉却也并没表现的十分惊讶。

    “怎么,你们也想要与老身争那造化之物?”久久之后,老妪嗡声开口。

    李空与苏岚正疑惑,却听其中一口棺木下,发出泥土破裂的声响。

    由于二人离的较近,看的异常清晰。

    一束青色植物,破土而出,将棺木整个穿空,棺木中的死尸狰狞无比,这束植物恰巧从死尸的脑门中窜出,顶着棺木升长出一朵妖艳奇花,血色的纹路,散发着致命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