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十四章 推理
    苏岚说的突然,李空扭头看她。“发生了什么事?”

    “此前你曾经问我为什么会受伤,我与你提起过杜长生这个人。”苏岚此时浑身都有些颤栗,语气亦是激动。

    “我记得这个人,你说杜长生是你爹的心腹,被你爹派去调查赵国边界发现的古墓一事,后来杜长生在向你爹传递消息时,被神秘人给杀了。”李空回忆后说道。

    “杜长生很可能被人收买,他的死只是掩盖自己罪行的一种方式。”

    说话时,苏岚指着棺材内的一具尸体。“杜长生修炼的是阴毒功,被他击中之人都有一个特点,你看他的手腕,有明显黑斑,这与尸斑不同,一旦中了阴毒功,受伤之处会在瞬间收缩坏死。”

    顺着苏岚手指位置,李空蹲下细看,果然在女尸的左臂上发现一块巴掌大小的褶皱黑斑。“如此说来,杜长生没死,他是杀人灭口。”

    “但我不明白,为何这些人会前往赵国边界,是他们本来就在那边干长工,还是被征调的民夫,如果是被征调,不该出现女人。”苏岚陷入了沉思。

    “会不会这些人本来就是死人。”

    如此大胆的推测,李空自己也有些惊讶,什么人可以在古墓中保存那么多年而不腐,并且自己回来。

    苏岚睁大眼睛,盯着李空,半天没有开口。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有根据。”

    “不,你说的这种可能,或许真的存在。”苏岚当真了。

    “其实想要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只要问问这个村的人就知道了。”二人忙着推理,却忘记了村里的百姓,想要知道这些棺材究竟怎么回事,一问便知。

    “你说的对。”苏岚面色凝重,将几口棺材拉到一旁,刚才屋顶被李空弄了一个洞,上面有雨水漏下。

    李空也一起帮忙,挪好了棺材,二人站在屋前望着夜雨漂泊,愣神发呆。

    “希望我爹能渡过此劫。”久久之后,苏岚打破了沉默。

    “你别急,就算杜长生叛变,投了敌人,又摧毁了古墓,也不见得会伤到你父亲。”李空安慰。

    苏岚悠悠摇头,一脸忧虑的说道:“大周表面上执掌天下,实则赵国旧臣从未死心,他们一直在暗中寻找可以逆天改命的东西。九片龟甲暗藏天机,不仅有至高无上的仙法,还有长生不死的秘术,更是能让乾坤倒转,影响国运气数。

    通过杜长生的叛变,可以分析出赵国遗老手中已经得到一片龟甲,他们引我爹出来,必是为了另一片。”

    “你爹手上也有龟甲?”李空看向苏岚,线索太复杂,他需要时间梳理。

    “南阳真人曾经给了我爹一片龟甲玄文。”苏岚解释道。

    “我师父给过你爹龟甲玄文?”这件事情南阳真人从来没提到过,李空听闻面色大惊。

    “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要你给我的竹简了吧!”

    苏岚的话虽没点透,但以李空的思维不难理解,那晚收拾东西时,竹简落在地上被苏岚看到,竹简上记载的原本是紫阳真气的炼气心法,却莫名其妙变成了他师父南阳真人留给他的一百零八字真诀。

    一百零八字真诀就是龟甲玄文的一部分。

    “原来你爹早就将玄文告诉了你,而你早就背出来了。”李空恍然大悟。

    “所以,他们没能捉到我便把我爹引出来。”苏岚说出了原由。

    听苏岚这么一说,李空收集的线索越发清晰。

    赵国遗老找到一座远古时期的古墓,经过探索,得知里面有一片记载玄文的龟甲,并将此消息有意泄漏给苏元坤。

    苏元坤派出自己心腹杜长生,却不知杜长生是赵国遗老安插在大周的眼线,杜长生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毁尸灭迹,将古墓夷为平地,以被杀的幌子断去回返大周的退路,不在继续留在苏元坤身边。

    赵国遗老将杜长生“被杀”的消息命人传到苏元坤耳朵里,苏元坤为了寻找杜长生被杀的线索,以及古墓内发现的龟甲,这才派出苏岚。

    而苏岚的出现,是赵国遗老早就预料到的结果,本想活捉苏岚要挟她与苏元坤交换他手上的那片龟甲,苏岚却突然失踪。

    苏岚的失踪正是李空无意间施展通天指伤到雀儿所为。

    雀儿飞回之后,带着苏元坤找到苏岚。

    在这一过程中,苏元坤接到一份神秘信笺,而这一神秘信笺上的内容很可能也是赵国遗老提供的龟甲线索。

    故而,苏岚才有刚才的焦虑,才会说她爹上了敌人的当。

    李空将心中理清的线索说与苏岚听,苏岚在看李空时的眼神发生了变化,李空明显感受到此前没过的神色。

    “要想确定此事是否如我所想,就要搞清这些尸体的真正来历。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九片龟甲看似独立,却首尾相连。”

    能得到女孩儿的认可,是所有男儿的心声,更何况眼前的女孩儿还生的这般好看。

    外面的雨小了不少,屋内一片狼藉,大洞真人被李空搬到了角落里。

    “明日一早,我们就去村里打听十二口棺材的事。”苏岚抬手为李空擦去额头汗珠,刚才施展通天指消耗的灵气几乎抽去了他体内蕴藏灵气的九层。

    这一轻微举动,令李空面红耳赤,他不知道苏岚为何突然对他这么好。

    “你真好看。”

    “我知道。”苏岚擦完之后,收起手帕,轻风拂摆,带着少女清香席卷李空的神经。

    “要是我媳妇就好了。”李空这话没敢说,只是在嘴里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你睡一会吧,我给你铺上干草。”

    “这种地方你能睡得着?”苏岚手指周围,不是棺材就是被雷电劈焦的碎尸,虽然恐怖,却没有诈尸来的吓人。

    李空尴尬一笑。“那我给你讲故事吧。”

    苏岚点头。“你说,我听。”

    随后的一个多时辰,李空一直在回忆他与南阳真人生活的点点滴滴,说到动情处,还略带哽咽。

    “你师父自哪将你捡回来的?”苏岚看着李空,这个有些慵懒的穷小子原来身世这么可怜。

    “在一棵李树下,我被人埋了三天,是师父听到我的哭声才寻来救了我。”李空叹气道。

    “你肯定不是你爹娘亲生的,不然怎么会活埋你。”苏岚说到这儿,泪光闪动,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怎么哭了?”李空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她的哭声带着无尽委屈,听的李空好生难受。

    “你别哭了!”

    李空越哄,苏岚哭的越大声。

    “是谁半夜里哭哭啼啼的,扰了老身歇息!”黑暗中传来一个老妪的声音,诡异而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