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十三章 十二口棺材
    老道闻言并不言语,只是微笑点头,与李空擦肩而过,踏阶上行。

    走了二里,李空这才问苏岚为何不说真话。

    苏岚则是说道,青山派从不出山,更没听说与清风岭有过来往,为了确保万一,不说真话只是权宜之计。

    李空想想是有道理。

    又走了二里,李空实在坚持不住,便放下大洞真人。

    “我葫芦里还有些水,你先喝。”李空解下腰间酒葫芦,递给苏岚。

    “等出了这座山,我们就找个驴车,你再坚持一下。”她接过葫芦,对嘴喝了两口,还给李空。“你也喝。”

    李空接过,望着山道发呆。

    “喝呀!”

    “我不渴。”李空摇头。

    “你也别担心,只要咱们出了山,我就有办法联系上我爹。”苏岚抢过葫芦,为李空拔开盖子,送到他手里。

    李空说道:“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把大洞真人送到红河郡?”

    “这个问题,之前已经解答过,四大真人不是普通人,自然不能随便安葬。得由大周国君来决定如何安置。”苏岚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空摇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苏岚盯着李空,等他回复。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李空想了想说道。

    “哪里不对劲?”

    “不知道。”

    “我来背吧,你休息一下。”苏岚走上前。

    “不行,你是女人,不能背,我来。”李空自然不让。

    傍晚时分。下起雨来。

    好在二人走出不远,前方出现一座义庄,见到义庄二人心中有底,这附近应该有村子。

    “这里好多棺材。”放下大洞真人,李空指着黑暗中森然的棺材说道。

    “只有非本村的流动人口死后,才会被停放在义庄,看这些棺木大多都是新的。”此时天色已是暗沉,进了义庄后阴风阵阵,吹在苏岚的发梢上,轻盈飘逸,为其添加了几分灵动。

    “不管了,今天只能在这儿将就一晚。”绕着棺材转了一圈,李空得出一个结论,棺木确实是新的,棺盖上的尘土并不厚重,顶多也就二三个月的样子。

    他疑惑的是,棺木之间为何要用大铁链锁起来。

    “我来点火,你去找些枯树枝来。”苏岚道。

    二人分工,很快燃起篝火。

    枯树枝在院中东墙脚就有,好在雨水不大,并没有彻底浸透。

    “这里的棺材为何要用铁链锁起来?”吃了干粮,李空问出了心中疑惑。

    苏岚见多识广,经李空问起,缓缓说道:“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可能?”

    “第一种,棺中之人非正常死亡,导致魂魄残留不去,这种情况会引起诈尸。第二种,棺中之人,生前被僵尸咬伤,尸体导致异变,除了符咒降服,还需铁器阻隔避免其破棺而出。”苏岚道。

    “你认为是哪一种可能性比较大?”李空问。

    对于这样的分析,李空还是比较认可的,在道法之中,确实有降妖除魔的符咒,有些厉害的符咒能抵上天雷之威。

    “不好说。”苏岚摇头,并没有妄作推测。

    “我认为是第一种。”李空言道。

    “说说看,为何这么肯定?”听李空之言,苏岚来了兴趣。

    “这边荒郊野岭,突然出现一座义庄,已经令人起疑,若不是三个月前有人上山,我也绝不相信山下会有村子。”李空说了一半,陷入回忆。

    “这与棺材里的死尸有何关联?”苏岚歪头问。

    “三个月前上山的是一对夫妇,听我师父南阳真人说,他们上山是为了求辟邪符咒,我当时只顾着看那妇人,没注意他们之间的具体谈话内容,此时想来,在三个月前山下的村子就有古怪。”

    “这么说,倒有可能。可是你如何推断出棺中之人非正常死亡?”

    望着屋外,雨水越下越大,只是一会,刚才他们走过的路面就被大水淹没,深秋时节很少有这么大的雨,苏岚为篝火添加了木材后,扭头看了一眼背后的一排棺材。

    听她这么一问,李空故作深沉,道:“你抬头看屋梁上。”

    苏岚抬头,只见丈许高的房梁上贴了四张符咒,苏岚不是道士,不知道用朱砂画的符咒代表什么意思,但李空是南阳真人的徒弟,哪怕再不上路子,也认得这种最为普及的辟邪符与镇妖符。

    “南阳真人画的?”

    “我也刚发现。”李空起身,施展七步罡气,跳上了房梁。

    “不能撕......”

    话未喊完,李空已经撕下了一张,这是镇妖符,他也会画。

    “哗啦。”

    “什么声音?”苏岚后背一凉。

    “好像是棺材动了一下。”李空俯瞰下方,刚才动的确实是棺材,是东边那口红棺。

    “棺材怎么会自己动?”夜雨漂泊,阴风阵阵,满屋的棺材任由谁都会不自在,苏岚此时的脸色一片煞白,这是被吓的。

    “会不会是我刚才撕了一张符咒?”说话时,李空已经跳下房梁,落到了苏岚跟前。

    女人天生胆小,哪怕是刚杀过妖物的苏岚,在面对满屋的死尸棺材也不由地皱眉发虚。

    “快贴回去。”苏岚后退一步,指着房梁喊道。

    “恩。”李空感觉有道理,正要跳上房梁,却见东南角的一口黑棺也动了一下。

    棺材共有十二口,东面四口,西面四口,正北四口,刚才动的两口皆在东面,与他撕下符咒的位置很是贴切。

    “会不会是诈尸?”苏岚吓的不轻。

    “看样子像。”李空也吓住了,此时已经跳上房梁,将手中符咒贴至原位,但符咒已经失效,在贴上之后,棺材震动的更加激烈,东南的四口棺材都发出磨牙切齿的声音。

    咔咔咔。

    这是指甲自棺中留下的声音。

    随着剧烈晃动,缠绕在棺材外围的铁锁也开始抖动,棺内的异响越发激烈,随时都有破棺而出的可能。

    “你会不会捉鬼?”

    “没捉过。”

    “画符呢?”

    “会一点。”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画一张。”苏岚一喜。

    “可是......”李空有些尴尬,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

    “没有朱砂。”

    “真是笨,用指血,我见道士做过法,因该可以的。”苏岚紧张观望,东面四口棺材已经有一具棺盖被推开了一道口子。

    “我试试。”李空一咬牙,咬破自己的右手食指,发现没有黄纸。

    “直接画棺盖上。”苏岚喊话之时,已经冲向一具即将破棺而出的死尸。

    李空不敢犹豫,尽管心中没底,却还是硬着头皮跳上棺盖,与苏岚一起压在上面,随后开始画符。

    苏岚满头是汗,可以看到她在微微颤抖,李空没有马上画符,而是回忆了片刻,这才下指绘画。

    符咒很复杂,每一个爻纹符号都代表了一种念力的加持,李空画的并不快,就在他即将画完,一只白皙的尸手从棺盖下伸了出来。

    苏岚躲闪不急,被抓个正着。

    冰凉刺骨带有尸油般滑腻的温度,令苏岚一阵作呕,惊呼之时,左手已经掏出匕首朝着尸手斩了过去。

    “画好了。咦,怎么还在动?”李空心中一凉。

    “要念诵咒语,你想想南阳真人作法时念的什么。”苏岚急的都快哭了,掉在地上的白皙尸手既然还在扭动,实在太恐怖了。

    “我想想......”李空叹了口气,他也着急。

    “快,另一具棺里的死尸也要出来了。”

    不等话说完,苏岚已经从东面的红棺跳到了一旁的黑棺。

    李空心急如焚,越是急切,越想不出咒语。

    一怒之下,李空掀飞棺盖,后退三步,等着尸体自己跳出来。

    苏岚愕然,不知道李空在搞什么鬼,刚要开口喊叫,就见屋顶被雷电劈开,一道闪电击中了红棺。

    红棺被雷电击中后,缠绕在上面的铁锁闪着白光将所有棺材都给震碎,苏岚险些落到棺材里,凌空挪开,踉跄落地。

    刚才一时心急,差点忘记自己还会通天指,只是一招,就解决了所有棺材里的尸体。

    闪电之后,棺木被点燃,烧焦的尸臭味充斥着整个义庄。

    李空捂着鼻子,一个个检查,看看有没有漏掉的。

    “你看,这服饰好奇怪!”经过检查,果真有一具尸体没被烧焦,在经电击后,尸体没有了作祟的先机,已经死透。

    “这是赵国人的服饰。”苏岚一眼认出。

    “赵国人怎么会跑到大周来?”李空疑惑。

    苏岚不语,低头检查这具尸体,从样貌上看,该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脚上还沾有污泥,污泥之中似有白色粉末。

    “看看其他尸体脚上有没有这种白色粉末。”苏岚遥指左右。

    李空不明所以,挨个检查。“这个也有,还有这两个也是。”

    “我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了!”苏岚面色凝重。

    “哪儿?”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有关赵国边界发现的古墓吗?”苏岚反问。

    “你是说这些死尸都来自赵国边界的古墓?”李空震惊,这太不可思议了。

    苏岚眉头紧锁,检查了死尸的指甲后,更加确定。“他们生前被活埋在了古墓里,但既然是活埋,这些人又是如何从那么远的地方回到这儿的。”

    “会不会是被施了某种法术,让他们自己回来。你不是说古墓后来被人夷为平地吗!”李空眼中精光闪动,像是发现了一个天大秘密。

    “你说的对,这些人是自己回来的,村民们一开始还没发现,后来才发现异常,所以才上山问你师父讨要符咒,将他们镇压在义庄。”

    线索串联,立刻拨云见日,苏岚陡然惊叫。“不好,我爹上了敌人的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