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十章 情非得已
    屋内一片狼藉,喝剩的鸡汤撒了一地,桌椅东横西倒,将不大的空间闹了个底朝天。

    令他二人震惊的是,一把匕首正中大洞真人的胸口,力道刚猛,直接被钉死在板床上,堪称狠辣。

    鲜血顺着板床流淌在地,在板床上汇集成一片血色汪洋,殷红璀璨,炫丽夺目。

    苏岚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屋中的一切,她才刚刚睡着,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一旁的李空面无表情,对自己的杰作还是比较满意,望着一脸焦急,眼眶红肿的苏岚,他的心有些微微作疼。

    他第一次骗了她。

    不论是善意还是恶意,李空知道自己与苏岚之间很难再如之前那样,因为他们之间有了隔阂,这种隔阂卑微而脆弱,经不起风吹雨打,又谈何海枯石烂。

    没有生死交割,一切的情爱交融皆参杂了虚情假意,无非是为了原始冲动,才喜欢对方。

    李空不懂情爱,他的成长中没有女人记忆,对于女人的关爱更是无处寻找,但他此时却因为苏岚眼眶中红肿的泪目,变的多愁起来。

    苏岚喜欢自己!

    而他,也喜欢苏岚。

    但二人之间却不似那般的清纯,被一片甲片阻隔着。

    这是李空心里最悲哀的地方,也是他最无奈的选择。

    “别难过,他走的很安静,没有痛苦。”李空正感慨着,苏岚却反过来安慰他,这令他心中更加触动,险些忍不住说出了事情真相。

    “我没事!龟甲上的玄文真不是我抹去的。”李空趁机解释,他不想与苏岚之间产生隔阂,即使有隔阂,他也希望由他自己来承担。

    苏岚没有回他,朝他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然后走出屋外,没多久,一只大鸟落到了屋前的空地上。

    “取来笔墨,我要把大洞真人离世的消息告诉我父亲。”

    “好!”

    李空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两张纸和一支毛笔,右手提了半截凳子。

    “这是其中一片龟甲上的玄文,你也一并带回去给你父亲,不然你无法交差。”李空将其中一张写有玄文的纸张卷好后塞到苏岚手中。

    苏岚接过,没有道谢,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李空一眼。“等我阿爹派人过来,我就离开了,你要一起走吗?”

    李空想了想,点头道:“瞒不住了,世人早晚会知道我是四大真人的徒弟,该来的迟早会来。我陪你一起,大洞师父是真人,不能草率的埋葬在山野中。”

    “从今往后,你会活的很累。”苏岚的话不知是有深意,还是对李空的担忧,总之眼神之中少了几许温柔。

    “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李空把已经蘸了墨汁的毛笔递给苏岚。

    苏岚收好玄文,蹲下身子开始书写信件。

    李空没有回避,苏岚的字很工整,透着刚毅与霸道,这也与她的人一样,而她则像她的父亲苏元坤。

    二人送走雀儿回到屋内,开始收拾。

    李空没问苏岚为什么不将写给她的玄文一起让雀儿送回去,也许苏岚是为了安全起见,毕竟,全天下的人都在寻找龟甲,一旦遗失,后患无穷。

    谁掌握了龟甲上的玄文法术,谁就天下无敌,而这个天下,是强者的天下,大周国君不过是个名义上的君王,想必大周国君也在极力搜寻九片龟甲。

    “昨晚,你为什么要哭?”李空问。

    “你为什么不进来哄我?”苏岚反问。

    “我......”李空语塞。

    “你喜欢我吗?”苏岚没有放过李空。

    “喜欢。”李空毫不犹豫。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苏岚陡然抬头,盯着李空。

    李空心中一惊,难道苏岚发现了?

    “我没骗你呀!”李空含糊回答。

    “这是什么?”苏岚自地上捡起一卷竹简,佯怒道。

    李空一拍脑门,这不是紫阳真气还能是什么。“这是......”

    “......”

    苏岚打开竹简皱眉说道:“这分明是另一卷龟甲玄文,字数明显比你此前给我的要多。”

    李空疑惑,接过一看,眉头大皱。紫阳真气的全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师父南阳真人临终前传他的一百零八字真诀。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把字多的龟甲给我,你分明小心眼。”苏岚佯装生气。

    李空想要解释,但最终还是咽了下去。紫阳真气非同小可,这是他最后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哪怕是苏岚也不行。

    “这是我师父南阳真人给我的遗物,定是昨夜的歹徒慌乱之中遗失的。”李空觉得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

    “倒是有可能,很明显,歹徒是冲着这上面的玄文来的。”苏岚顺着李空的话,进一步推理出结果。

    “还好没遗失,不然我师父一定死不瞑目。”李空道。

    “既然是你师父南阳真人给你的,你当妥善保管,别再弄丢了。”她手里拿着扫帚和簸箕,俨然是一位贤惠的小媳妇。

    李空有些痴呆,他要是没答应四大真人当什么救世主,该有多好!

    “你又发什么呆!”苏岚一抬头,正好看到李空痴呆的眼神。

    “给你。”李空把竹简塞到苏岚手中。

    “我不要,这是你师父给你的,你留着,要是真想弥补我,我们就一起去找剩下的几片龟甲。”苏岚不要。

    “好,但要等到三个月后。”李空说道。

    “我知道你孝顺,我已经想好了,回去后,让我爹把你安排在四大真人的仙冢前,给他们守墓,一来可以避开闲杂人,二来你也可以趁机修炼法术。”

    没想到苏岚的思绪如此缜密。

    “听你的。”

    插在大洞真人胸口的匕首二人没去碰,就算苏岚要拔,李空也会阻止。

    屋里收拾一番,已是辰时。

    虽然疲惫,二人却没有睡意。

    李空问了苏岚几个问题。

    一是关于她那天夜里为何会被马行风追杀,二是他父亲与大周国君之间的微妙关系,三是红河郡有多大。

    关于第一个问题,苏岚没有隐瞒。

    事情并不复杂,不久前,赵国边界,发现一座古墓,苏元坤怀疑可能存在着龟甲玄文的线索,并派出手下心腹,杜长生前去查探。

    杜长生调查之后得知,这是一座远古时期的诸侯墓,占地十几亩,光是陪葬品就不计其数,其中就有一片残破的龟甲。

    在将消息送回途中,却被神秘人暗杀。

    由于此事关系重大,苏元坤便派出他女儿苏岚前去调查,希望能得到那片龟甲的线索。

    但是,当苏岚抵达时,古墓却被人夷为平地。

    失去了这一线索后,只得回返,途中路过清风岭。

    想到不久前听他父亲说,四大真人在清风岭斗法,便想过来请教,同时将这一消息告知四大真人,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帮助。

    却没想半路杀出个马行云,非说龟甲被她盗走,古墓也是她摧毁,这才一路追杀。

    打斗之时,被马行风的同伙放箭射伤。

    逃跑之时,却见天雷作响,随后就从高处跌落,失去了意识。

    在回答第二个问题时,苏岚只说了一句,“阿爹不是坏人。”

    “那红河郡有多大?我从未去过。”李空问。

    “快马跑半月,南北有一条红河,很长,很宽,光是河面就有五十里宽。苏府离红河渡口三百里,那里都是我苏家说了算。”

    李空竖起大拇指。“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