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九章 使命
    李空一惊。“有人想害你?”

    大洞真人摇头道:“不是害我,是把我当怪物囚禁起来,供他们研究。”

    李空不解。“何人有这本事,能囚禁大洞师父?”

    大洞真人苦笑道:“你以为若大的大周国就真的只有我四人修成了太玄?”

    李空惊疑。“难道不是?”

    大洞真人伸手给李空一巴掌,李空只觉脑袋生疼,一阵晕乎。“南阳那酒鬼就没跟你说?”

    李空摸头揉搓,龇牙笑道:“师父从不正经教我,即使教我,也大多是在醉酒的情况下,也就这几年给我说了些有关修行的事。”

    大洞真人撑着身子,从板床上爬了起来。“天底下厉害的人可不止我们四个,之所以被我四人寻得龟甲玄文,全是运气。本来我四人商量好,一同假死。等过个两年再一道出来寻找下片龟甲,没想到那几个老顽固真把自己玩死了。”

    李空听闻,面色大惊。“啊?”

    见他一脸震惊,大洞真人叹气道:“这下可好,四人死了三个,留我一人独活。用不了多久,那些潜伏在暗处的修真大老就会纷纷出山,寻找我的下落。”

    “你是说,不该将你挖出来?”李空有些纳闷,不挖出来,他岂不是也如他师父一样真的死了!

    “哼,休说埋了七日,就是七年,老夫也不见得烂成骨头。”大洞真人霸气的说道,也不知是真是假。

    “那现在怎么办?”见这老头红光满面,李空有些害怕,可别是诈尸。

    “当然是继续装死,他们见我不醒,不敢冲我下手,但我要是继续活着,必然会被围堵,追问龟甲下落。”大洞真人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对了,大洞师父,我正要问你呢,还有两片龟甲在哪儿?”李空饶头,讪笑道。

    “真是个榆木脑袋。”大洞真人瞪了李空一眼,却并不回答。

    “啥意思?”李空没听懂。

    “酒葫芦记得妥善放好!”大洞真人没说,伸手拍拍李空腰前的葫芦。“我每隔三个月醒一次,别让他们把我安放在密封的空间。”

    “大洞师父,你们不是让我去寻找龟甲吗?我总不能天天看着你呀!”李空为难。

    “有道理,今夜子时,你假扮坏人,拿刀捅我个透心凉。然后对外宣布,我被暗杀了!”他想了想,出了个主意。

    “那你岂不是真死了?”李空心中大骂,这四个老家伙没一个正经的。

    “死不了。老夫没那么容易挂掉。”他有些自负的说道。

    “透心凉还不死?”对着大洞真人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李空想不出词来形容,难不成这老家伙疯了不成。

    “四片龟甲,老夫皆以参透,所以,死不了!”大洞真人起来走了两步,到桌前给自己盛了碗鸡汤。“挺鲜美。”

    “然后怎么安置?”李空本想告诉他,这碗是他的。

    “随他们拖走,只要别把我烧了,他们爱放多久放多久。”言罢,放下碗,盯着李空。“再没将我葬入地宫之前,你哪里也不许去。”

    “那我岂不是要防着他们找我要龟甲?”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李空本来的计划是远离那些人,现在大洞真人如此一说,先前的计划全都落空。

    “他们不知道你是我们徒弟。”大洞真人很是认真的说道。

    “我已经告诉他们了。”李空低头。

    大洞真人骂道:“你这是找死。活该。”

    “怎么办?”李空问,他这徒弟的角色扮演的真是绝了。

    “让老夫想想!”大洞真人来回踱着步子,绕着板床走了一圈又一圈。

    突然,猛的回头,盯着李空。

    “老夫给你换张脸谱,如何?”

    “啊?”李空吓的半死,这老家伙真是个疯子。

    “不成,苏岚会不认得我的。”李空摇头,老不死的尽出馊主意。

    “那就没办法了!你自己处理,别死了就行,不然南阳老鬼要哭了。”言罢,走回板床躺下,再不言语。

    李空一阵纳闷,怎么跟做梦似的,望着板床上纹丝不动的大洞真人,再试他的鼻息,根本没有一丝活气,这与挖出来时一样,就是个死人。

    可他明明起来跟自己说了半天废话,难道是幻觉?

    李空回身,看向桌上的碗,碗口上还沾有大洞真人的口水,是真的!

    就在李空胡思乱想之际,苏岚又回来了。

    “你为什么不出来追我?”苏岚气鼓鼓的坐回桌旁,一脸愤怒。

    “你自己跑了,我干嘛要追你呀?”李空没谈过恋爱,不懂这其中的套路。

    “你......蠢货一枚!”苏岚指着李空鼻子骂道,顺着拿起桌上的龟甲进了屋里。

    李空摇头,他有些失落,原来苏岚这是在演戏,给自己台阶下而已,哪里是真的希望他追出去。

    没一会,苏岚又出来了,一脸忿然,将龟甲丢在桌上。“你怎如此无耻。”

    “我咋了?”李空不明,去拿桌上的龟甲,一看之下,眉头大皱,上面的玄文既然凭空消失了。“怎么会这样?”

    “问你啊!”苏岚这次是真火。

    李空思索之后,将视线落到了大洞真人脸上。这老家伙好像在笑!

    是他搞得鬼!

    “无妨,玄文已被我记住,我默写给你。”说着就要进屋去取笔墨。

    “算了,别假惺惺了。我不稀罕。”苏岚起身,回了西屋,没一会,传来呜呜的哭声,这是委屈的泪水。

    李空叹了口气,苏岚伤心,他这心里也不好受,但他不打算去解释,绝不能因为儿女情长连累大洞真人。

    大洞真人之所以抹去龟甲上的玄文,定有深意!

    他有使命在身,十二年后大周气数衰竭,乾阳消亡,阴气上浮,妖魔横行,祸乱人世,只有龟甲上的仙法才能救世,惟有匡正阴阳,力挽狂澜,才能为天下百姓谋得福祉,造福苍生。

    这是李空此时的想法。

    随着苏岚的哭声渐渐消弱,李空在等到半夜后,去了趟后山,待他回来时,手上多了一把匕首。

    黑夜风高,残枝摇影。

    一声尖叫,从屋内传来,大洞真人被人暗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