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七章 高处不胜寒
    这一幕,激动的不仅是苏元坤等人,李空也很激动,激动之中还带有一丝惭愧,大洞真人是他亲手埋下的,他既然不知道此人还活着。

    老天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祭拜了几位真人后,苏元坤命人就地取材,打了三口棺材,将三位真人重新收殓。

    李空不免又是一阵伤心,扑在南阳真人身上,大哭一场。

    “你师父不是云风真人吗,为何不哭他,反而哭南阳真人?”苏岚也不理解李空为何这一奇怪举动。

    李空抹去眼泪,正色说道:“他们四位都是我的师父。”

    此言一处,在场之人无不震惊。

    世人皆以攀交名门贵胄为自豪,对于四大真人更是可望而不可及,他是云风真人的徒弟已经是高人一等,谁知他又突然成了四位真人共同的徒弟。

    这是要达到何种天赋才能同时被四位真人看上?

    以至于李空的身份,陡然飙升,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你们别这么看我,要是不相信,可以问大洞师父。”李空指着躺在木板上,脸色尚在恢复中的大洞真人说道。

    “若果真如此,你在大周便能横着走。”穿有灰白道袍的男子,瞥了一眼李空,发现他腰间的酒葫芦,微微皱眉。

    “这位是?”李空突然觉得他即是四位真人的徒弟,就不该与这些人平起平坐,毕竟他师父们的身份高贵,作为他的徒弟,自己理当高人一等,所以在问此人时,语气很不友好。

    “本道,贾无道是也。”

    “原来是个无有宗门的野道士。”李空瞅了一眼,指着自己腰间葫芦说道。“这是我师父南阳真人的遗物,师父说,见此物如见他本人。”

    苏岚在一旁摇头,以为这家伙只是少根弦,原来是个爱慕虚荣之辈。

    李空没理苏岚投来的眼神,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方才他在说出自己是四位真人的徒弟时,众人眼神之中流露出的神色各不相同,苏岚是惊讶,带着某种说不出的欢喜,贾无道则是面无表情,此人城府极深,但李空依然从他的眼神中读取了一丝贪婪。

    贪婪是世人惯有的毛病,贾无道做为一方游道,不该有这种神情,只怕此人的身份另有蹊跷。

    与这些人不同的是,苏元坤是震惊,同时闪过一丝惜才,甚至在他收回眸光时还将余光移向了他的女儿身上。

    苏元坤为何要这么做?

    李空跟着南阳真人虽然没学到什么天大的本事,但识人断物却是信手捏来,苏元坤的眼神很明显隐藏着野心。

    站在苏元坤与贾无道身后的,是两个年青男女,这二人应该是苏元坤的心腹,神态中流露出的亦时欢喜。

    他们为何会欢喜?

    因为他家大人的女儿是从李空的屋里跑出来的,而且衣衫不整,面有潮红。

    本来他们还挺遗憾,可此时却是截然不同,因为李空的身份飙升到了另一高度,他居然会是四位真人共同的徒弟。

    以此身份,与他家大人的女儿相处,岂不是为他家大人的大业助推了一把大力!这个少年若是成长起来,绝对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另外三人皆是中年男子,该是苏元坤手下势力的一部分,他们的眼神分为两种,一种是杀机暗藏,另一种是威胁。

    这三人有问题。这是李空的第一直觉。

    通过以上分析,李空必须找出一条自己的路,摆脱苏元坤在内的势力,尽管他还不能肯定苏元坤寻找四大真人的目的就是为了龟甲玄文。

    用不了多久,他是四大真人的徒弟一事,就会满朝皆知。

    四大真人之所以厉害如斯,是因为他们各自拥有一片龟甲玄文,加之他们的天赋修炼了三种以上的五行灵气。

    试问,这天底下的修者又岂会放过提升自己修为的机会。

    这个机会就在眼前,他就是李空。

    李空的一句话,却将自己逼上了绝路,这也是李空最为懊悔且又无可奈何的事,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争取到照顾大洞真人的机会。

    只有与大洞真人在一起,他才能以最快速度参悟出龟甲玄文上的玄机。

    有大洞真人这样的师父,为何不用!

    李空心里想着,却没注意到贾无道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李空腰间的酒葫芦,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痴迷。

    当今之计,是给众人一个错觉,让众人觉得他是个贪图享乐,爱慕虚荣的小人,即要让这些人相信他是四位真人的徒弟,也要让众人讨厌他的行为。

    只有讨厌他,他才能脱身。

    这些人中定有心怀不轨者,想要靠近他投机取巧,问出龟甲玄文的下落之人,而他自己也不知道另外两片龟甲被紫阳真人和云风真人藏在了什么地方。

    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他必须装作一副小人的嘴脸,迫使苏元坤顺坡下驴放了他,不然一但被苏元坤带到红河郡的苏家,迟早会被歹人害死。

    就在李空思考的空档,一只海东青呼啸着飞过众人头顶,随后盘旋一圈落到了其中一人身上。

    此人在取下海东青脚上秘信后,来到苏元坤跟前,拱手递上。

    苏元坤接过,打开燎有封蜡的秘信,眉头紧锁。但他并没开口,而是仿佛读懂李空内心所想一般,很是厌恶的瞪了他一眼。

    沉声说道:“四位真人皆乃仙驾之躯,岂能葬于荒野丛林,传我命令,将三位真人的遗骸送往红河郡,等候大周国君下旨厚葬,立碑传记,歌颂千秋。”

    “尊命。”身后一对年青男女应声领命。

    “青鸾,青木,你二人务必仔细,不要磕破了真人仙躯。”

    言罢,看向李空。“既然你又是大洞真人的徒弟,理当守护在真人跟前,为了确保万一,岚儿你留下来,也好见机行事。”

    苏岚身为苏家大小姐,又得其父真传,何其聪慧,听其父苏元坤这到一说,立刻领悟了其中关键,当即正色点头。“阿爹放心,大洞真人醒后,女儿定将他老人家请到苏府作客。”

    “恩。”

    苏元坤临走之时,给了苏岚一个瓷瓶,瓷瓶里装着的正是疗伤丹药,丹药共有三枚,呈黑色,嗅之清香,带有淡淡药味。

    “拿着!”苏岚递给李空。